-

第514章分田

顯然,這份奏章上麵的內容必然是非同小可,趙河山要麼不敢自作主張,要麼就是希望通過趙蕊在李辰身邊的地位,促成奏章內容的通過。

李辰對此心知肚明。

“大冷天的,這麼光著跪在地上乾什麼,起來。”

李辰拿過了奏章,順勢拉著趙蕊的手腕把她拉回到床上。

伸出胳膊摟著趙蕊,讓她靠在自己懷裡,李辰笑眯眯地說道:“不過挺好看。”

趙蕊俏臉微紅,剛纔被一嚇,又被冷風一激,此刻身上格外敏感嬌柔,隻恨不得整個人化作一灘水融進太子殿下身體裡纔好。

把趙蕊安撫下去,李辰心頭卻並不輕鬆。

隨著他手底下的人多起來,每個人也都有了自己的心思和手段。

趙河山借趙蕊的手遞奏章這事,可大可小。

他還是覺得應該敲打一下。

“後宮不得乾政是本朝鐵律,任何人哪怕皇帝都不能違反,更不要說你與本宮,所以日後有這樣的事情,便不要做了。”

“你父親有很多辦法可以快速安全地把奏章送到本宮手上,如此多的心思,用在正事上,本宮會欣慰許多。”

李辰輕輕一句話,卻重重地落在趙蕊耳中。

她立刻說道:“嬪妾知道了,絕無下次。”

深知道李辰秉性的她現在已經明白,在太子殿下身邊,隻要不忤逆殿下,不去碰一些紅線,日子就可以過得很滋潤很舒服,偶爾發一些小脾氣也是無傷大雅,太子殿下也會寵著。

眼下她已經和皇後那邊劃清界限,若是再失去了太子這個依靠,她可真就隻能等死。

所以趙蕊無論如何,是不敢觸怒忤逆李辰的。

李辰已經打開了奏章。

他粗略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趙河山的意思。

他合上了奏章,起身說道:“你先休息,本宮有點事,稍後回來陪你用晚膳。”

趙蕊不敢強留,開口道:“那嬪妾起身為殿下更衣。”

“不必了,讓萬嬌嬌伺候吧,你先休息。”

李辰說著,起身披了一件內衣就把萬嬌嬌叫進來給自己更衣。

穿好衣服,李辰對萬嬌嬌說道:“去將周平安、徐長青還有關之維,叫去習政殿。”

話說完,李辰頭也不回地離開。

半個時辰之後,習政殿內,現在東宮最重要的三名高層彙聚一堂。

眼下東宮附屬的官員,多數以這三人為首。

其實主要還是徐長青和關之維兩人。

周平安這人初來乍到,自然冇什麼班底,況且不知是因為不想引起李辰忌憚的緣故,還是他自己性子如此,周平安也冇有去拉攏自己班底的意思。

但周平安的分量,卻絲毫不比徐長青與關之維低。

“叫你們來,是有一件事情與你們商量,看你們是什麼看法。”

李辰說完,示意萬嬌嬌把手中來自於趙河山的奏章轉交三人傳閱。

徐長青第一個接過奏章,他細細地看了一番之後,表情有些精彩,然後把奏章交給關之維。

等關之維和周平安都看完,李辰才說道:“內容很簡單,西山行省佈政使趙河山的意思是,眼下西山行省受災嚴重,災情雖稍有緩解,但因人口凋敝,荒廢了大片的田地,他打算把這些田地全部收歸國有,然後再分發給下麵的災民,讓災民有田可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