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5章屬下意見

“如此有三個好處。”

“其一,可重新利用荒廢的田地,不至於無人耕種。”

“其二,可以安排掉西山行省囤積的至少一半災民,讓他們分到一些田,重新迴歸正常生活。”

“其三,可以感化叛軍,讓那些叛軍放下武器,拿起鋤頭,不再作亂,畢竟法不責眾,朝廷要懲戒的也是那些帶頭造反的叛軍將領,而非這些農夫。”

“但害處也有不少。”

“其一,本朝開國至今,隻有數十年前,月牙關慘案之後,邊疆數城幾乎成了鬼城,朝廷遷移了三十萬百姓過去居住,分發田地。但那一次和這一次在本質上有所不同,故此,可以說因災而重新分田,本朝尚無先例,一旦開此先河,全國其他省份如何作想,尚是未知數,要知道,雖然西山行省受災最重,可不代表其他行省就輕了。”

“其二,重新分田,怎麼分,誰多誰少,其中牽涉到多少利益勾結,一旦操作不好,好心辦壞事,到時候更容易激起民變。”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條,那些田地雖然荒廢,可其舊主大多是有錢有勢的人,他們多數在災前就已經舉家逃離,若是回來,又該如何處置?”

李辰說完之後,掃了各自若有所思的三人一眼,道:“都議一議吧。”

徐長青第一個開口,他拱手道:“殿下,本朝開國以來,隻有當年太祖定鼎江山之後實行了分田,按照當時的政策,田地以家庭戶人頭而分,男丁和女丁又各有不同份額。”

“但當時國家初立,百姓們自然要從朝廷手中按規矩分到田,等於是混沌初始,一切按照朝廷佈置的規劃計劃行事,並無不妥。”

“分田一旦落實,三百六十餘載來,除去民間自行交易、土地兼併之外,朝廷再未插手,天下人也默認田為私產,朝廷不可擅自收回,雖有律法規定,田地無人繼承,荒廢超過十年,可以由官府收回,但卻並不符閤眼下的情況。”

“趙大人主張在西山行省分田,其考慮的是西山行省一隅的情況,但殿下卻要放眼天下,此先例,臣認為應當慎重,不可擅自動了先河。”

關之維事從工部,對田地上的事情並不算瞭解,但他卻有一個在當地頗為富庶的家族,算起來也是地主階級的一分子,所以他站在自己的立場角度出發,開口說道:“殿下,既許多田地其舊主尚在,若是官府全部回收分發給百姓,那麼舊主必然不答應。”

“加之其他地方的地主、權貴階層見之唇亡齒寒,怕是反對的聲音不會小,乃至於到了朝堂上,也會形成巨大阻力。”

“誰都知道一旦開了先河,後續朝廷便可照章辦事,誰也不想自己的田突然多了一份被收歸國有再發放給普通百姓的風險。”

“故此,臣以為,此事不妥,易激起群臣反對。”

聽了兩人的意見,李辰看向遲遲冇開口的周平安,問道:“你的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