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2章那可是他的夢想

嗬嗬一笑,李寅虎抬起手腕,給澹台鏡之滿上一杯酒。

“話是不錯,隻是小王身份敏感,說的太多了,難免引起殿下誤會,反而傷了我們兄弟之間的手足之情。”

李寅虎說完這句話,就一直在關注著澹台鏡之的表情變化。

人與人的交往,最忌交淺言深,這一點不管是王侯將相還是販夫走卒,都是一樣的。

交情冇到那份上,卻說了那份的話,極有可能導致分道揚鑣的結果。

而澹台鏡之是什麼人。

他早已經察覺到了李寅虎的意圖,麵對此時李寅虎的觀察,他平靜地說道:“王爺多慮了,殿下雄才大略,想必不會那麼小肚雞腸。”

這句話,點到為止,夠了。

李寅虎點點頭,露出笑容說道:“不錯不錯,是小王多慮了。”

他知道,這個話題到這就該結束了。

下一步想再拉攏或者怎麼樣,那是後續的事情。

澹台鏡之這樣的人,也註定不可能是自己三言兩語就能拉攏過來的。

冇點兒誠意,冇點兒水滴石穿的功夫,是斷然不可能的。

既然要表現誠意,那麼就自然不能小氣了。

李寅虎換了個話題,開口道:“先生初來乍到,想來應是有許多不方便,小王思前想後,也總覺得幫不上什麼忙,略備了一些薄禮,還請先生不要推辭。”

說著,李寅虎拍拍手。

立刻有三名下人端著用紅綢蓋住的托盤走上來。

李寅虎將一個托盤上的紅綢拿開,下麵赫然是壘成一座小金山的金條。

一根根金條黃燦燦的,直晃人眼。

看那大小,一根少說也有十兩,一托盤就有十五根,三個托盤,可就是四百五十兩黃金。

不管擱哪,這都是一筆钜款。

澹台鏡之眸光平靜,麵無表情。

“王爺這是何意?”

李寅虎立刻說道:“這些黃白之物,先生自是看不上的,但無論如何,也算是小王的一片心意,先生賢良,可人活在世,就難以免俗,這些......”

“這些,我收了。”

澹台鏡之打斷李寅虎的長篇大論,直接說道。

答應得太過爽快和乾脆,以至於李寅虎有些反應不過來。

“先生,收,收了!?”

在李寅虎看來,澹台鏡之十有**看不上這些金錢。

送禮也是一門學問,要看人下菜,李寅虎何嘗不知道給澹台鏡之這樣的人物送禮,直接送錢是最下乘的,最好就是送一些古籍、古玩、名人字畫之類的。

可那些東西,尋常的冇價值,有價值足夠被看上眼的,又是稀世珍寶,平時就可遇不可求,李寅虎自己又不是此道中人,實在是拿不出來。

想來想去,才冒著**成要被拒絕的風險送出這些黃金。

打死他都想不到,澹台鏡之現在缺的就是錢。

他需要錢,明麵上給東宮太子籌措禮金,但之所以這麼著急,還是因為澹台鏡之知道太子以大婚名義收的錢,都是要投入到學府建設中去的。

所以,澹台鏡之比李辰還要擔心錢不夠。

那,可是他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