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1章臣,佩服

輕笑一聲,李辰說道:“所以現在耶律古讚齊可千萬不能出事,他的性命,不僅僅值八百萬兩白銀和兩萬匹駿馬,更值咱們大秦朝廷閣老的一條命。”

蘇震霆眼神發亮,由衷地說道:“殿下考慮之周全妥善,一箭數鳥,臣,佩服。”

“太子要殺閣老!?”

趙清瀾提著鳳袍裙襬,鳳眸含煞,快步靠近厲聲質問道。

差點兒把皇後給忘了。

李辰平淡道:“後宮不問政事,此事......”

“他既是閣老,更是國丈,既然是國丈,那麼便也是家事,本宮問不得嗎!?”

趙清瀾似乎早就料到李辰會如此搪塞自己,開口道。

李辰微微皺眉,他看著趙清瀾說道:“你覺得本宮還有的選?”

趙清瀾抿著嘴唇,說道:“我勸你三思,有些人,不是那麼好殺的,他能在朝政常青數十年而屹立不倒,如今雖然讓你崛起,掌握了不少權力,更是許多事情上步步退讓,但你真的就有自信一定能鬥得倒他?到時候,不要反被鷹啄了眼。”

看著趙清瀾,李辰淡淡說道:“如果這是勸告,那麼本宮多謝母後關懷。”

說完,李辰臉色一肅,語氣也跟著嚴厲起來,緊接著道:“可如果是威脅,那麼兒臣請母後思量好了再說話。”

“朝政,從來都是皇家獨權,任何人不得染指。”

李辰麵無表情,冰冷道:“閣老,越界太多了。”

趙清瀾看著李辰冇有絲毫感情和表情臉,隻覺得一股寒氣從腳底下直躥頭頂。

人涼,心更涼。

之前因為李辰救了自己一命而產生的些許感激盪然無存,趙清瀾的語氣放緩,可卻充滿了冰冷,她說道:“殿下若是一意孤行,本宮也隻能勸殿下好自為之。”

話說完,趙清瀾轉身便走。

她知道,這一走,便是兩人徹底開戰的信號。

她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李辰對自己的父親舉起屠刀,更知道自己父親不會放過李辰。

雙方的矛盾,隨著王騰煥的死和今日所發生的事情,已經徹底不可調和。

決戰,就要到來。

可是,自己的父親真的能如同以前一樣,笑到最後嗎?

趙清瀾突然對這個問題產生了動搖。

親眼看著李辰崛起,她太清楚李辰這一路走來經曆了多少腥風血雨,這個男人,越來越可怕。

可怕到她已經不敢再對自己這邊的必勝抱以百分百的信心。

趙清瀾走後,李辰對蘇震霆說道:“蘇將軍,有一事請蘇將軍辦。”

蘇震霆立刻拱手道:“請殿下吩咐,臣萬死不辭。”

蘇家早已經深深地打上了東宮的烙印,是真正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所以隻要是李辰的命令,蘇震霆絕對會下死力氣去辦。

李辰轉身,對蘇震霆說道:“請蘇將軍回去之後聯絡蘇家好友和那些老部下,特彆是在京畿地區帶兵的實權統領,務必確保萬一發生意外,可以隨時調動兵馬。”

蘇震霆眸光一淩,問道:“殿下是擔心內閣鋌而走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