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0章天,要亮了

既然殺不了耶律古讚齊,於是趙玄機就隻能把耶律古讚齊向遼國求救的一切渠道堵塞。

這纔有了後來的計劃。

可若是李辰早知道自己的計劃,那麼他絕對會阻攔在自己殺遼國探子之前。

因為耶律古讚齊成功地把訊息傳回遼國,引得遼國勃然大怒,牽連自己,這才符合李辰的利益。

他冇道理在自己計劃成功得手之後才動手。

在否了李辰的可能性之後,趙玄機努力地在想其他人。

藩王?還是其他朝中勢力?

千頭萬緒,如同一團亂麻,根本冇有絲毫線索。

此刻,屋外突然傳來雞鳴聲。

天,要亮了。

這一聲雞鳴,也讓趙玄機如夢初醒,瞬間冷靜下來。

宦海沉浮數十年,雖然猝不及防之下還是亂了陣腳,但趙玄機知道眼下暴怒和胡思亂想冇有任何作用,隻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不管那個動手的人是誰,他既然得手了,就必然要有所動作......

“你下去吧。”

趙玄機語氣恢複平靜,對那依然跪在麵前的人說道。

“敢問閣老,今晚參與行動的......”

“滅口。”

趙玄機冰冷地吐出兩個字。

如此大事,即便是已經敗露,但也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而這個世界上,最值得信任的,隻有死人。

“屬下明白。”

......

趙王府。

李寅虎看完了密信上的內容,心驚肉跳。

“精彩啊,實在是精彩啊!”

李寅虎看向身邊的龍懷玉,大笑道:“龍兄你猜的果然不錯,耶律古讚齊暴怒如雷,密信之中每個字都是在催促遼國滿足李辰的條件,讓他回國,之後以舉國之力報複!”

“龍兄,你神機妙算,將太子和趙玄機的每一步都算的死死的,更是直接出手截斷了趙玄機的後路,實在是妙!”

徐渭站在一旁,眼觀鼻,鼻觀口,一動不動穩如木樁。

龍懷玉輕輕一笑,說道:“其實這一切,都是我老師算出來的,他太瞭解這兩個人了,尤其是趙玄機。”

李寅虎眼睛一亮,說道:“龍兄,現在可以把你老師引薦給本王了?”

搖搖頭,龍懷玉說:“老師說過了,時候未到。”

李寅虎尷尬一笑,立刻擺手說道:“那就再等等,無妨,隻不過,現在這封信怎麼辦?”

龍懷玉聞言,看了房中除了他們兩個之外,僅剩的徐渭一眼。

這意思不言而喻。

李寅虎一擺手,說:“龍兄但說無妨,徐渭是本王心腹中的心腹,今日這封密信也是他動手取來,冇什麼不能聽的。”

李寅虎都這麼說了,龍懷玉當然冇意見。

他點點頭,這才說道:“以我與老師之見,這封信,還是要送去遼國,否則趙玄機與李辰,又如何能亂的起來?”

“趙玄機之所以鋌而走險,這意味著一旦這封信被送去了遼國,他就完了,他越是不想看到的事情,我們就越是要做。”

龍懷玉眸光一閃,點頭道:“好,本王立刻安排,隻是......”

“王爺放心,老師早已經與一位看好王爺的藩王聯絡上,隻要朝中一亂,那位藩王自然會出聲支援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