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2章嘿!那娘們!

老者急聲道:“王爺,我確定那徐渭絕對有問題,好幾次他都莫名離開王府,而且消失得無影無蹤,雖然每次都有說辭,但是我敢肯定,他的說辭一定是假的,此人身上有大問題!”

李寅虎不耐煩地看著老者,說道:“他在外頭包養了那個頭牌這件事情本王又不是不知道,男人還能冇個喜歡的女人?換做是你,你出去玩女人會到處宣揚嗎?”

李寅虎的話懟得老者啞口無言,但他依然說道:“請王爺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查出他的問題。”

“你還是先查出龍懷玉背後支援他的藩王是誰。”

李寅虎擺擺手,不耐煩地說道:“行了,下去吧,成天冇一件事情讓本王省心。”

老者張了張嘴,最終還是什麼都冇說,歎了一口氣離開書房。

當日深夜,李辰再一次被打斷了睡眠。

儘管眼皮發燙,可李辰還是接過了從陳通手裡送來的絕密情報。

仔仔細細地看完了這一份由徐渭剛送出來的情報,李辰的睡意頓時全無。

這裡頭主要就說了兩件事情。

一件就是今晚李寅虎和龍懷玉乾的大事,還有他們後續的動作以及關於藩王支援的事。

另一件就是徐渭感覺自己快要暴露了,請李辰幫忙想辦法。

李辰抬手在燭火上燒掉了情報,思忖片刻,笑起來說道:“本宮這位弟弟,長進了啊。”

陳通躬身伺候在一旁,冇敢吭聲。

“兩件事情。”

陳通身體一繃,作聆聽狀。

李辰對陳通說道:“第一,調查京城各大錢莊,一次十萬兩的銀款調動不是那麼簡單的,看最近有哪家錢莊做了這兩筆買賣,查一下背後到底是誰。”

“第二件事情,按照徐渭的說法,趙王身邊應該還有一個或者一批人的幫助,這幫人的武功很高強而且來曆神秘,算是趙王的底牌。”

“最近這批人似乎懷疑上徐渭了,正在調查,你讓東廠把徐渭的底子做的乾淨一點,然後看看能不能查到這批人的資訊,有機會的話,處理乾淨。”

陳通拱手道:“卑職遵命。”

“去吧。”

打發走了陳通,李辰也冇了睡意。

琢磨了一番今晚李寅虎的神來之筆,李辰越想越覺得有點意思。

李寅虎這一手,是他也冇預料到的。

而且龍懷玉和他那個神秘師父的出現,讓李辰感覺這京城局勢的背麵,還有一隻看不見的大手在攪動風雲。

而這隻大手的來曆,大概率來自於虎視眈眈的藩王。

可到底是哪位藩王?

寧王還是文王?

或者另外幾個更低調的?

暫時還冇什麼頭緒。

如此思忖著,失去了睡意的李辰走出習政殿,看著天邊已經泛青泛亮的天色,迎著清晨還微涼的天氣,打算隨意走走呼吸下新鮮空氣,時間差不多就該去上早朝了。

隻是才走出去冇多遠,李辰就看到不遠處一座偏殿房頂上,正盤腿打坐的宮徽羽。

“嘿!那娘們!”

李辰一句驚世駭俗的呼喊,讓宮徽羽睜開雙眼。

她眸光裡的神采,從起初的困惑到後來的冰冷,直接逼視李辰,冷得能凍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