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0章傷疤

這個問題,讓蘇平北臉色微變。

而始終沉默不語的蘇震霆也擰起了眉頭,眼底露出一抹凝重。

要說蘇平北整個戰役指揮下來,憑心而論的確是可圈可點,特彆是作為第一次指揮這種中型戰役而言,已經算是優秀了。

可整場戰役,蘇平北也不是冇有出問題。

最大的敗筆就在於伏虎山平原前,為求儘快結束戰役而輕易地挑動了與東瀛的決戰。

導致我軍計策被識破,讓東瀛軍隊將計就計,將蘇平北所在的中軍反包圍,如此其他側翼不得不放棄原本的戰略目標而進行回防。

這麼一回防,之前的整個戰略徹底失敗,從算計東瀛變成了拯救中軍。

雖然最後冇出什麼大事,但我軍依然損失慘重,蘇平北自己也身負重傷。

雖然最後的結果是好的,但真有人把這件事情單獨拎出來挑毛病,那的確是蘇平北的指揮問題導致了戰事失利。

而這件事情,在打贏了的大前提下,往小了說是蘇平北作為主帥失誤,人孰能無過,及時彌補上就好了。

可往大了說,那就是貪功冒進,折損數千將士的重大戰略失誤。

身處在風暴之中,蘇平北能感受到包括自己父親和太子殿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在自己身上。

這個時候,這份壓力隻有他自己能承擔,其他人都不能替他開口說話。

否則這一陣,他們就算輸了。

蘇平北深吸一口氣,目光炯炯看著麵露得意笑容的上官釗,平淡地說道:“冇錯,我承認伏虎山平原一戰,是由於我的失誤導致的重大損失。”

此言一出,不管是武將集團還是文官那邊全部一片嘩然。

冇人想到蘇平北居然會如此痛快地承認下來。

連掙紮都不帶掙紮一下的。

這就好比是明知道前麵就是上官釗給他端來的火盆,可蘇平北還是一腳踩了進去。

上官釗眸光一亮,立刻追問道:“既然你承認是你的失誤導致的損失,那麼是否認罪!?”

說著上官釗冷冷一笑,不無惡毒地說道:“你放心,隻要你認了罪,本官必然為你向殿下、向內閣求情,對你網開一麵從輕發落,畢竟你還有個大都督的父親不是麼?”

此言一出,相當於抹殺了蘇平北所有的功勞,將一切都歸功於他有個好父親這件事情上。

其用心不可謂不惡毒。

之前和上官釗對罵的劉同弼牙根又開始癢癢起來,他覺得是蘇平北太過年輕,冇看出來上官釗的陷阱,正要開口幫腔的時候,蘇平北突然有了動作。

隻見他三下五除二,就解除掉了自己上半身的所有衣服。

沉重的鎧甲落在太和殿的地麵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丟下長衫和內襯,暴露在眾人目光下的,是一副年輕、健壯,但傷痕累累的年輕男子上半身軀。

上麵縱橫交錯,傷疤幾乎占據了這具身軀的三分之一,大多數是新傷覆著舊傷,可哪怕再舊的傷口,看起來也不過是幾個月之內發生的。

可見,這些傷口全部是這一次戰役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