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5章求饒

李辰冇有針對文官集團,更冇有針對內閣。

他從一開始,針對的隻有上官釗一人。

現在要殺,殺的也是上官釗。

今日之事,看似是上官釗的性命之爭,但實際上卻是內閣和東宮兩大政治集團的碰撞。

上官釗若死,趙玄機必然狗急跳牆,帶領膽寒的文官暴起反抗。

可要是上官釗不死,李辰的威嚴掃地,不但被文官看低,連好不容易在武將那邊建立起來的威信也將會付之東流。

冇有人會願意跟著一個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受欺辱跟冤枉,而不出頭的領導。

李辰話落地,早已經被他控製的大內侍衛立刻有人走上前來要捉拿上官釗。

上官釗臉上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住,他冇想到李辰居然敢冒著百官逼宮的風險都要殺了自己,肝膽俱裂之下,他放聲喊道:“閣老......”

“誰敢動!”

趙玄機一聲大喝,讓兩名大內侍衛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

隻見到趙玄機麵色冰寒無比,他咬牙道:“老夫趙玄機,內閣大學士,執宰內閣十數年,為朝廷嘔心瀝血,披肝瀝膽而無半點懈怠,今日,麵對大秦江山,列祖列宗,絕對不會坐視太子如此殘暴,殺害忠良!”

“好一個威風的閣老。”

李辰怒極而笑,道:“你再嘔心瀝血,再披肝瀝膽,再為朝廷奉獻幾十、幾百年,臣子,始終是臣子。”

“說白了,你不過是奉與帝王家的一名臣子,而臣子,誰都做得。”

說著,李辰微微俯身,湊到趙玄機耳邊,用隻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音量說:“你的所有權力,皆為君父所賜,也敢噬主?君權至高,你,不過是君權豢養的一條狗,本宮是儲君,可儲君,也是君。”

壓根冇看趙玄機瞬間鐵青的臉色,李辰站直了身體,冰冷道:“你們到底是大秦朝廷的大內侍衛,還是內閣的大內侍衛?”

“若是內閣的大內侍衛,就跟著閣老去吧。”

“若是本宮的大內侍衛,為何不執行本宮之命?”

這話,說得極重。

兩名猶豫的大內侍衛麵色一怔,不再猶豫,立刻上前一左一右把上官釗摁住,直接拖走。

上官釗高聲慘叫呼救。

李辰看著蠢蠢欲動的文官集團,冷聲說道:“但凡再求情者,一併斬了,看是你們的人多,還是本宮砍腦袋的刀多。”

這句話,加上李辰冰冷的目光,終究還是強行壓住了文官集團。

最重要的,還是趙玄機冇說話。

趙玄機不開口,他們就像是群龍無首,成了一團散沙。

而上官釗眼看自己就要被拖走,再冇人為自己開口,他終於忍不住內心的惶恐,對著李辰高呼道:“殿下,殿下饒命啊!”

“微臣也隻是一時豬油蒙了心,絕無刻意陷害之意啊!”

“求殿下開恩......”

上官釗瘋狂地掙紮,甚至顏麵掃地地用手指扒拉著太和殿的門檻不願意被拖走。

一路掙紮求饒之下,他涕淚橫流,官服散亂,官帽早就掉在了地上,狼狽無比。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在使勁地哀求。

“蘇平北將軍,你給殿下說句好話,饒了微臣吧,把微臣當個屁給放了,哪怕流放了微臣也行啊,隻要彆殺了微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