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6章趙清瀾的選擇

趙泰來的話,讓趙清瀾啞口無言。

看著眼前六神無主的趙泰來,趙清瀾咬牙道:“能怪誰,還不是怪你不學無術,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

“但凡你讓他看到一點希望,他會這麼做?”

“有個屁用!”

本就惶恐不安了一天的趙泰來壓力極大,現在趙清瀾這一番話徹底點燃了他。

他暴躁地喊道:“就算我再怎麼廢物,也總歸是他親生的兒子,我流的是趙家的血,給他趙家傳宗接代,可是他就這麼對我?”

“平日裡他再打我罵我,我內心也總是保持著對他的一份尊敬,也崇拜他,可是現在呢,他要把我送去文王那給文王泄憤,他已經瘋了你冇看出來嗎?”

“自從東宮崛起,太子從他手上搶走了太多權力,他早就怕了,他怕自己完蛋,享受了一輩子的權力離他而去,他現在為了保住自己的權力和榮耀,已經瘋了!”

“他先是把你送給皇帝,皇帝能乾什麼?年紀都那麼大了,現在更是躺在床上當個活死人,他做這個決定的時候,考慮過你的感受嗎?他會不知道一旦你做了皇後,那就是鎖在深宮裡,一輩子都不見天日,守活寡嗎?”

“這些他能不知道?他全知道,可他還是這麼做了!”

“為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保住他的榮華富貴?”

“現在更好了,他鬥不過文王和太子,被太子逼著當眾殺了李俊澤,文王要算賬,他自己嚇得縮成一個球,就把我送去給文王泄憤。”

“我得罪誰了?!”

看著暴跳如雷,瘋狂發泄的趙泰來,趙清瀾陷入了沉默。

她知道,趙泰來說的都對。

她無法反駁。

也不知道從哪裡反駁。

抿著嘴唇,趙清瀾幽幽道:“你想怎麼辦?”

趙泰來紅著眼睛看著趙清瀾,顫聲說:“姐,我不想死,我隻想活。”

趙清瀾心頭一酸,說:“我何嘗想讓你去送死?娘走了,你就是我在這世上最親的人......”

說到這,趙清瀾猛地一咬牙,說:“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白去送死的。”

說著,趙清瀾起身走到宮殿門外。

“娘娘。”

侍奉在門口的宮女立刻下跪。

“去告訴太子,本宮要見他。”

半個時辰之後,李辰來到鳳禧宮。

李辰的心情不錯。

因為他終於等到了撬動趙玄機的這一天。

之前的種種,無非就是爭權奪利,贏了就多搶到一點權力,輸了就要賠出去一點權力。

可歸根究底,是扳不倒趙玄機的。

他在朝廷中的根係,實在太大了。

可現在,他看到了從趙玄機身邊最親近的人入手,徹底扳倒趙玄機這顆大樹的機會。

趙清瀾端坐在鳳榻之上,她平靜地看著李辰入門,然後開口說:“你希望我做什麼?”

李辰臉上的笑容更明顯。

“你很恨我?”

李辰冇回答趙清瀾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冷笑一聲,趙清瀾說道:“你還會在乎彆人恨不恨你麼?”

“確實不太在乎。”

李辰哈哈笑道。

這個笑容,讓趙清瀾的表情越發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