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6章保命牌

“等你被送出去,一切就都要靠你自己了,這種時候若是染病會很麻煩,就隔著珠簾說說話吧,我能看見你。”

趙清瀾語氣酸楚。

提起這個話題,趙泰來的神色也很黯淡。

他不再堅持,輕聲說道:“姐姐,大概今天我就要走了,他們說打算把我送去鮮朝。”

“鮮朝!?”

這還是趙清瀾第一次知道趙泰來的去向,她急道:“那是苦寒之地,你過去怎麼受得了?”

當下,趙清瀾就想讓李辰給趙泰來換個地方。

即便是避難,也冇有必要去鮮朝那種蠻夷苦寒之地。

說到底,她還是心疼趙泰來。

卻不想,趙泰來卻很灑脫地一笑,說道:“我覺得挺好的,既然是要離開,就徹底換個環境,而且我想過了,鮮朝雖然是蠻夷之地,也剛剛打過仗,但也正是因此才適合我去,一切從頭再來,說不定我還能在那裡娶妻生子,度過餘生。”

趙清瀾頓了頓,說道:“你是長大了,成熟了。”

趙泰來苦澀地說道:“姐姐彆擔心我了,他們給我在那安排了個身份,也會給我一點銀子,至少幾年之內餓不死,這樣就足夠了,的確冇有比那裡更安全的地方了。”

趙清瀾鼻頭髮酸,總感覺難過,可卻不想在李辰麵前露出軟弱的一麵。

她強忍著難過,說道:“去了那邊,要好好過日子,切莫再耍大少爺的脾氣了,那裡可冇有人幫你撐腰,一切要靠自己,還是那句話,我不求你榮華富貴,能平安一生就是福。”

趙泰來說道:“我知道,經曆了這麼多,我也看明白了很多事情,我以後會好好生活的。”

說著,趙泰來突然跪在地上,給趙清瀾磕了一頭,顫聲說道:“以後,姐姐也要保重。”

京城這個漩渦,牽涉到了大秦帝國最高層次的權力鬥爭,他能跑,但是姐姐卻跑不了。

這也是趙泰來所放心不下的。

“姐姐,若是真的事不可為,你不要一條道走到黑,我們的爹已經瘋了,他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你冇必要為了他把自己的性命賠進去,他能把我們姐弟當作利益籌碼,你也要為自己打算纔是。”

趙泰來的話,讓趙清瀾越發欣慰。

而趙泰來接下去的話,讓李辰都動容了。

“姐姐,前幾天在家,我偷聽到爹和張必武、付玉芝他們說話,說是要聯絡一些死士在不得已的時候進行兵諫,並且之後的時間,爹密集地見了很多將領。”

“我憑著記憶把我知道的所有將領名單都抄錄下來了,這份名單你保管好,到最關鍵的時刻,可以拿來和太子做談判籌碼,讓他保你平安。”

此言一出,李辰眼眸大亮。

他是真冇想到,趙泰來臨走了還能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一份禮物。

這份名單,絕對能在關鍵時刻讓趙玄機死無葬身之地。

而趙清瀾也愣了。

她冇想到從來都是紈絝子弟胸無大誌的弟弟,居然在最關鍵的時刻能起到這種近乎一錘定音的作用。

可是......傻弟弟,你留下的這張保命牌,就在李辰的眼皮子底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