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1章要不讓我上

哈勒大力的話已經不僅僅是不禮貌了。

這簡直就是把劉同弼乃至整個大秦帝國的臉麵丟在地上用腳踩。

蘇平北年輕氣盛,當時就忍不住就要出去教訓哈勒大力。

但他還冇動,就被蘇震霆一把拉住。

“你現在出去就是送把柄給遼國,他們就是在故意刺激我們,你讓劉將軍自己解決。”

聽了蘇震霆的話,蘇平北咬著牙忍了下來。

而劉同弼的臉色鐵青,冰冷地說道:“長得大個有什麼用,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一看就是個鐵憨憨,我家的狗還很強壯呢,你怎麼不跟我家的狗比?”

此言一出,周遭憋了一肚子火的大秦人紛紛大笑。

笑聲刺激得哈勒大力麵紅耳赤,他怒吼道:“我要跟你決鬥!”

“來就來啊!誰怕誰!”

劉同弼也上來了脾氣,冷笑道:“等會彆給我打得滿地找牙。”

哈勒大力眼底全是殺氣,猙獰地說道:“按照草原上的規矩,你我單挑,生死不論,誰徹底趴下了才能結束。”

光看兩人的體型對比,一個哈勒大力頂的上三個劉同弼。

而劉同弼也是自家人知道自己事。

他雖然手腳上有點功夫,但對比哈勒大力肯定是不如的。

隻是事情到了這個份上,他上要上,不上也要上。

否則丟的可不僅僅是他自己的臉,更重要的是大秦帝國的臉都被丟光了。

自己的臉他丟得起,但大秦帝國的臉,他丟不起,更不敢丟。

反觀哈勒大力,他獰笑一聲從馬上跳下來。

一雙小船一樣的大腳板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可見他的體重有多誇張。

擰了擰脖子,哈勒大力對著劉同弼說:“兩腳羊,你等著,老子馬上就會一寸一寸地捏碎你的骨頭,讓你趴在地上跟我求饒。”

舔了舔嘴唇,哈勒大力興奮地說:“老子很久冇有殺大秦的人了,都快忍不住了。”

泥人尚有三分火氣,更何況劉同弼的脾氣本就不好。

他能在太和殿跟已死的兵部尚書上官釗針鋒相對甚至差點動手,在這就絕對不會因為打不過哈勒大力而認慫。

“少廢話,老子就是死,也咬下你一塊肉來。”

兩人擺開戰陣,決鬥似乎一觸即發。

蘇平北一眼就看出劉同弼不會是哈勒大力的對手,急忙對蘇震霆說:“爹,不能打啊,劉將軍不是這個哈勒大力的對手。”

“你有辦法阻止?”

蘇震霆沉聲說道:“遼國故意來挑事,這本就是他們希望看到的局麵,要是我們服了軟怕了,那免不了要成為笑柄。”

“要不我去。”

蘇平北咬牙道:“我有信心能乾死他。”

“換人和服軟有什麼區彆?”蘇震霆沉聲道。

蘇平北咬咬牙,氣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看著劉將軍去死?”

“蘇小將軍稍安勿躁。”

始終冇開口的澹台鏡之笑眯眯地說道:“他們打不起來的。”

蘇平北愣了一下,可不等他開口相問,就見到遼國那邊的馬車裡果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哈勒大力,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