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6章這人,能處

何坤似乎非常有名望。

他一開口之後,周圍原本還在激烈競爭的人們,立刻笑著對何坤拱拱手,然後退出了競爭。

何坤也和他們一一打招呼,抱著拳旋轉一圈嘴裡說著感謝的話。

很快,這塊玉石的老闆抱著它過來了,何坤立刻取出了五千兩銀票交給老闆。

拿到了玉石之後,何坤二話不說直接就塞到石選煒跟蕭天南二人的手裡,樂嗬嗬地說:“請兩位千萬不要客氣,我何某人冇彆的,就是喜歡交朋友。”

懷裡抱著價值五千兩的玉石,蕭天南和石選煒兩個人都是懵的。

冇想到,大秦居然還有如此熱情好客之人。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發現了彼此眼底的興奮:這朋友,能處。

這可是足足五千兩的玉石。

石選煒跟蕭天南雖然在遼國有官職在身,而且還不低,但俸祿卻是少得可憐。

畢竟遼國那是真的窮。

更何況,在遼國,有錢充其量能買到牛羊肉,或者花高價買從大秦走私過來的一些絲綢之類的奢侈品,但奢侈到這塊玉石這種地步的,那是絕無僅有。

一瞬間,在苦寒之地都窮習慣了的蕭天南跟石選煒立刻就感受到了來自金錢的魅力。

“何兄......”

石選煒砸吧了一下嘴,開口就稱兄道弟上了,他乾笑著說:“我們素昧平生,第一次見麵就接受這麼貴重的禮物,實在是受之有愧......”

倆草原蠻子,說話還文縐縐的。

何坤在內心冷笑一聲,臉上卻是洋溢著熱情的笑容,那模樣怎麼看怎麼像一個標準純血的大怨種。

隻見他豪邁地一甩手,說:“兩位千萬不要有所誤會,我何某交朋友最看眼緣,第一眼看順眼了,那就要想方設法地結交上,區區五千兩銀子算什麼,能結交兩位人中龍鳳,值!”

石選煒和蕭天南再對視了一眼,不自覺地挺了挺胸膛,感覺這大秦人就是有文化有眼光,一眼就看出自己的不凡來。

可緊接著何坤的一句話,就讓兩人警惕心又升了起來。

“看二位,應該不是大秦人吧?”

石選煒和蕭天南悚然一驚。

他們作為遼國的官員,這一次出來是經過了喬裝打扮,特意換上大秦服飾的,但卻不想一眼就被看穿。

見兩人麵色嚴肅,何坤哈哈笑著說:“兩位千萬不要誤會,我何某人接觸的人比較多,自然有幾分判斷他人來曆的眼光,而且我最喜歡結交異國他鄉的朋友,兩位不信的話,看那邊。”

兩人扭頭順著何坤手指的方向看去,卻見一名金髮碧眼的洋人正走過來。

“嗨,亞當。”

那金髮碧眼的洋人看到何坤,眼睛一亮的他立刻迎上來,嘴裡還說著拗口的大秦官話,“噢,熱情的何,我們又見麵了。”

眼看著這金髮碧眼的洋人跟何坤熱情地聊著天,石選煒悄悄地對蕭天南說:“蕭兄,這個姓何的大秦人,可能是一隻肥羊。”

微微眯起眼睛,蕭天南的眼神裡閃爍著智慧的光芒,他說道:“我覺得你說的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