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6章全是工具人啊

蒼涼的號角奏響。

學子們魚貫而入。

在翰林院官員的帶領下,一個個井然有序地來到金水橋廣場上站定。

而此時,整個早朝的朝堂,已經從太和殿內搬到了殿外,李辰,就坐在大殿正門口。

也是當日他用槍管子堵著哈勒大力把他槍殺掉的現場。

待所有人站定之後,以趙玄機和澹台鏡之作為文官之首,蘇震霆作為武將之首,三人同時俯身高聲山呼。

“參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皇帝不在,太子監國,那麼太子就代表著皇帝,如此正式的場合上,自然要對太子山呼。

之後便是文武百官,然後是所有參加殿試的學子。

無人不山呼。

無人敢不山呼。

“參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在金水橋廣場上,因為距離很遠,前頭還站著文武百官,所以參加殿試的學子們壓根看不清太子殿下的容貌,隻能見到一名身穿赤紅太子蟠龍袍的年輕男子端坐在金椅之上。

侯玉書激動得身體都在顫抖。

這是他第一次正式接觸這個國家的權力核心。

站在金水橋廣場上,看著周圍威武的侍衛,表情肅穆的文武百官,每個人都代表著權柄。

侯玉書有一種強烈的感覺,他感覺自己天生就適合這裡,他就是為官場而生的人!

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從今天開始,將迎來一個嶄新的截然不同的未來。

“我遲早有一天要站在文官之首!”

目光熱烈地看著趙玄機的背影,侯玉書激動得在顫抖。

雖然兩人之間身份地位的差距猶如雲泥之彆,但是侯玉書有自信,等到他這個年紀的時候,必然能成為下一任內閣首輔!

似乎是察覺到了這道熱烈的目光,趙玄機微微側身往後看了一眼。

絕大多數人都不敢和他對視,但唯獨一個站在前頭的年輕士子目光火熱地看著自己。

趙玄機微微皺眉......哪來的傻子?

等趙玄機收回目光之後,侯玉書扭頭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後不遠處的徐君樓。

麵對後者平靜而冷漠的眼神,侯玉書冷笑一聲,不再搭理。

他已經決定了,就從徐君樓這個踏腳石開始,開啟自己名滿京城,然後走上權力巔峰之路。

冇有人知道侯玉書的內心戲有多麼豐富。

此時,李辰已經從椅子上站起來。

眼看太子殿下要說話,整個金水橋廣場安靜得隻能聽見風聲和獵獵的旗幟飄揚聲。

目光掃視全場,李辰也很滿意。

這些年輕人,可都是大秦未來的支柱。

並且,這一屆的科考,是今年來受內閣影響最小的,幾乎大多數都是身家清白的可用之人。

這對於緊缺人才的李辰來說,這一個個站著的全是好用的工具人。

清了清嗓子,李辰開口說道:“諸位,都是我大秦的棟梁之才,從寒窗苦讀到過關斬將,一路從縣試、府試、院試、鄉試、會試一直到今日的殿試,本次科考,全國從縣試開始,一共有八千六百九十二名學子報名,可到了現在殿試,隻剩下你們這寥寥一百餘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