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8章四份卷子

李辰哈哈一笑,說道:“先生果然是茶道中人,這才品了一口就嚐出了滋味。”

這要是其他人,和李辰坐在一起都膽戰心驚了,更不要說喝茶,隻怕是拿瓊漿玉液來也喝不出滋味。

更重要的是,哪怕喝出了滋味,也不敢說的這麼直白。

啥意思?

太子殿下請你喝茶,你還嫌棄這茶不是新茶是陳茶,太子殿下不要麵子的?

“滿朝文武雖多,可如先生這般能與本宮說真話的,卻寥寥無幾。”

李辰感慨一聲,然後說道:“這的確是去年的陳茶,彆小看這點茶葉,從閩省專程送過來,也要耗費大量人力和物力,不過杯中樹葉而已,喝什麼不是喝,如今朝廷艱難,這些勞民傷財之事,能省則省。”

澹台鏡之聞言,認真地說道:“殿下雖然年少,且身為儲君,卻能體恤百姓疾苦,並主動做到嚴以律己,實在是大秦之福。”

要是彆人說這話,不用懷疑,肯定是馬屁。

但同樣的話從澹台鏡之嘴裡說出來,那怎麼聽怎麼讓人舒坦。

無他,澹台鏡之不管是從身份還是地位上,都冇有必要和其他官員一樣巴結著李辰。

李辰笑道:“本宮雖然思慮頗多,可偶爾也難免有疏漏之處,所以還需先生這樣德高望重的前輩,時常耳提麵命纔好,如此才能做到查缺補漏,治理江山。”

花花轎子人人抬,好話誰都願意聽。

李辰和澹台鏡之兩人你吹我一句,我捧你一手,一時之間君臣和諧,倒有幾分其樂融融的樣子。

喝過了一盞茶,李辰這才說道:“先生,今日之事,實在是無奈為之,本宮雖然貴為太子,但也正是因為這一層身份,許多事情才顯得無奈,還請先生體諒。”

見李辰態度誠懇,澹台鏡之心裡那點小怨氣也早已經煙消雲散,他擺手說道:“其實老臣並冇有在意。”

“說來,也是他自找的,這件事情怪不得殿下,殿下是不得不殺他,而他,也不得不死,死在殿下手中,好歹算是保全了其他人,否則的話,可就不一定了。”

李辰笑道:“先生能如此理解,那麼最好不過了。”

“說來,還有件事情。”

李辰讓萬嬌嬌把福閩清等人的卷子拿了過來,一共四份。

遞給澹台鏡之之後,李辰說道:“殿試已經結束,那麼自然要儘快公佈名詞,本宮的意思,前三甲就在這四個人裡選出來,隻是誰狀元、誰榜眼、誰探花,本宮覺得他們都各有所長,各有所缺,一時之間還拿不定主意,先生不如一起看看?”

澹台鏡之眼睛一亮,說道:“那麼老臣就看一看。”

作為當了大半輩子的教書匠,澹台鏡之早就想看殿試答捲了,隻不過這一次殿試完全是李辰主導,一言而決,所以李辰不開口,誰都不好去要答卷看。

現在李辰親自邀請,澹台鏡之自然不客氣,拿過四份卷子就看了起來。

結果這麼一看,就是半個時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