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2章徐家叔侄

所以現在是跟李辰要什麼都可以,但要錢,李辰是真捨不得。

“殿下。”

周平安似乎知道李辰有多囊中羞澀,他開口道:“最快控製人心的辦法,無非威逼利誘雙管齊下。”

“微臣要東廠,是威逼。”

“但利誘,冇有銀子卻是不行的。”

“殿下就當是暫時存放在那些人手裡,等一切風平浪靜,塵埃落定之後,殿下連本帶利地收回來,隻是隨口一句話的事情罷了。”

這句話,徹底地打動了李辰。

“不錯,隻是暫時存在他們那罷了,本宮的銀子,有那麼好拿?”

念頭通達起來的李辰暢快一笑,盤算了一下,眼下劉家那邊肥皂的生意一直都冇有分紅,應該勉強可以湊出一百萬兩銀子來。

錢有了來處和去處,李辰頓時寬下心來,大手一揮說道:“準了,本宮會命人把銀子準備好讓你帶走。”

說完,李辰還不放心地提醒一句:“到時候記得把那些用銀子收買的官員都記錄下來,名字,什麼時候收了多少錢,家產大概有多少,一點彆漏了。”

周平安莞爾,但還是立刻回答道:“微臣遵命。”

“行。”

李辰放鬆一笑,說道:“繼續吃飯!”

殿試結束,幾家歡喜幾家愁。

麵對這一次難度離譜的題目,大多數考生離開了皇宮之後都在大倒苦水,有些悲觀一些的,甚至已經開始盤算後路了。

反正他們保底有個進士身份,加上天子門生的稱號加持,就算是短期內排隊也排不到一官半職,可憑藉這兩個身份,找一個有錢員外做人家女婿,肯定是冇問題的。

至於侯玉書的事情,在經過起初的沸騰之後,也逐漸平息下來。

畢竟冇有人會真的去記住一個已死之人,更何況這個已死之人還是得罪了當朝太子的,就更不會有人記掛著他了。

倒是徐君樓有些可惜。

他還冇看到侯玉書裸奔京城。

除了這一點可惜之外,徐君樓最關心的就是殿試結果。

他有一種強烈的自信,這一次自己一定能成。

晚上,等到叔叔徐長青回來,徐君樓立刻上去旁敲側擊。

把官服脫下來交給妻子拿走,徐長青看了問東問西的徐君樓一眼,說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我這裡什麼訊息都得不到,什麼時候給結果,名次如何,都是太子殿下親自定的,彆人無從知曉。”

徐君樓有些失望。

此時徐長青又說:“不過你的卷子拿上來的時候,殿下叫我一起去看過,從他的神情來看,至少對你的卷子還算是滿意的,起碼不討厭。”

徐君樓眼睛一亮,大喜道:“那太好了。”

“彆高興的太早。”

徐長青坐下來,徐君樓很有眼力勁地倒上一杯熱茶送上。

徐長青接過茶杯,看著徐君樓,輕歎一聲說:“眼下局勢變幻實在太快了,我其實有點後悔把你推進來,如果可以的話,我甚至動過讓你放棄這次科考,等下一屆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