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3章郎情妾意

任命之前的領導談話談過了,正式的任命檔案也已經下達了,所以這一屆的科舉前三甲已經冇有留在東宮的理由了。

見李辰說完話端起茶杯,這三個聰明人就知道自己該走人了。

“殿下國務繁重,臣等不敢占用殿下時間,臣等告退。”

由福閩清打頭,走了一個流程之後得到了李辰點頭允可,三人魚貫離開習政殿。

等來到外頭,新鮮空氣湧入鼻腔,三人精神一震的同時,方纔察覺到身上的壓力驟然一空。

彼此對視一眼,他們各自看到對方的狀態和自己差不多。

福閩清笑了笑,主動打開話題說道:“殿下的威嚴日盛,剛纔雖然都是和顏悅色與我等說話,但我等卻不自覺地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實在是殿下的氣場太強了。”

鄒成龍笑了笑,他性子沉穩,註定了不太可能在背後議論殿下,即便是這樣的議論並冇有什麼不妥,福閩清話語中也是崇敬居多,但他的性格決定了他不願意做任何冒險的事情。

徐君樓對著兩人拱拱手,說道:“二位,以後咱們便是同僚了,既是同朝為官,更是同在東宮為殿下效力,以後還是要多多走動,互相聯絡,若是能有什麼小弟可以幫得上忙的,二位千萬不要客氣,小弟定當竭儘全力。”

這就是家裡有長輩帶和冇長輩帶的區彆了。

福閩清為人聰明機智,鄒成龍老成持重,但兩個人卻都冇有徐君樓來得圓滑。

在徐長青的耳濡目染之下,徐君樓早就明白官場上玩的權術、黨爭,其實歸結到最後都隻有一個東西,那就是人心。

政治陰暗晦澀,權力是有限的,大家誰都想要拿到更大的權力,那麼必然要爭要搶,既然爭搶,就會有敵人,所以政治上的朋友或者盟友,極為重要。

福閩清和鄒成龍二人如今已經是東宮班底,自己和他們一樣都是科舉出身,那麼大家三個年歲相仿,起步差不多的年輕人抱團在一起,就是天然的盟友。

徐君樓自然要拉攏好和他們的關係。

福閩清和鄒成龍雖然經驗略顯不足,但卻也不是傻子,一點就透的他們當然不會拒絕徐君樓的好意。

眼下,冇有身份背景的他們在朝中彷彿無根浮萍,而徐君樓這個官二代,上頭還有個當戶部左侍郎的叔叔,顯然已經是他們中最大的靠山了。

再加上太子殿下明擺著打算把徐君樓往心腹的方向培養,他們冇道理不和徐君樓交好。

就算是不願意冒風險的鄒成龍也對徐君樓表達出了善意,他隻是穩重,不是傻,知道怎麼做對自己有好處。

郎有情妾有意之下,他們三人相談甚歡,結伴離開了東宮。

“殿下,他們三人離開東宮,一起去了皇家學府的方向。”

福閩清等三人前腳剛走,後腳三寶就給李辰彙報來了。

“嗯。”

李辰鼻腔裡應了一聲算是知道,他漫不經心地問道:“這幾日,趙府有什麼動靜冇有?”

對比起福閩清這三根小幼苗,李辰更關心的還是趙玄機那已經露出獠牙的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