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終究死了

蘇平北也恨極了心狠手辣的趙建業。

所以在李辰下令之後,二話不說,抽刀便斬。

刀光四閃,趙建業的雙手雙腳,齊根而斷。

趙建業活生生地被製成了一個人彘,他的身體軀乾倒在血泊中,手腳散亂在周圍,發出淒厲如鬼一般的慘叫。

不說彆的,就這麼流血的速度,冇多久趙建業就必死無疑。

“去,找幾個郎中來給趙建業止血,然後將他丟到這屍坑中,給本宮留足了他三天的性命,少一個時辰你蘇平北彆回來見本宮。”

李辰冷冷地說說完,指了指不遠處那被嚇呆了的十幾個從犯,道:“這些人,全殺了,丟到屍坑裡,讓他們到黃泉路上跟這些無辜之人認罪。”

李辰的話,讓那十多個從犯發出陣陣哀求,但李辰充耳不聞,轉身帶著已經嚇得麵無人色的趙蕊離開。

回去的路上,李辰的心情並冇有因為處置了這一次慘案的始作俑者趙建業而變得更好。

趙建業不過是個炮灰,他死了就死了,可這些災民,卻是李辰心頭沉重的負擔。

他在想,怎麼用最快最穩妥的辦法把這些災民給安置好。

羽林衛坑殺災民,這件事情造成的影響和後果極其惡劣,那些災民現在還彙聚在通縣,他們已經成了驚弓之鳥,對朝廷不再信任,若是稍有不慎,便是更大的民變近在眼前。

況且,京城作為天子腳下的局麵都已經如此嚴峻,那麼外地呢?會惡劣到什麼地步?

大秦帝國,看似強盛,但內裡卻已經千瘡百孔,這層窗戶紙,很可能因為這一次雪災而徹底崩塌。

李辰一言不發,本就被嚇得不輕的趙蕊更是不敢插嘴。

此時她滿腦子都是趙建業的慘狀,還有自己房中暗格內,趙玄機派人送來的毒藥。

她不知道自己的事情一旦被李辰發現,自己的下場會是什麼樣子,她想都不敢想。

她也不確定李辰是否已經知道了,在等自己做出抉擇。

眼看距離京城越來越近,趙蕊有一種自己的性命也即將走到終點的末日臨頭感,彷彿那不是京城,而是斷頭台。

眼看即將入城,李辰的腳步突然停頓住。

他在城牆根下,看到了一老一小,熟悉的兩個身影。

走到近前處,那老人不會再顫顫巍巍地起身相迎了,那叫大娃的孩子也不會抱著爺爺的大腿眨巴著眼睛看自己了。

鵝毛大雪紛飛,洋洋灑灑,落在了這對已經死去的爺孫身上,覆上了一層薄薄的積雪。

李辰剛到,一名錦衣衛帶著幾個棺材鋪的夥計抬著棺材跑了過來,見到李辰之後,那名錦衣衛大驚,趕忙跑過來跪在李辰身前,磕頭道:“太子殿下,您走後,這對爺孫靠在這裡吃了您賞的包子和餅,吃完便溘然長逝了。”

“卑職辦事不利,請太子責罰!”

擺擺手,製止了磕頭如搗蒜的錦衣衛,李辰平靜地說道:“他們一路上早已經耗儘了一口精氣神,之前見到也不過是行屍走肉罷了,他們最後的願望便是吃上一口飽飯,如今願望達成,那口氣泄了,也便支撐不住了,不怪你。”

看了一眼錦衣衛身後茫然不知所措的夥計抬著棺材,李辰輕聲道:“你辦差還算不錯,叫什麼名字?”

“卑職李青。”

“做個錦衣衛百戶吧,去找三寶晉升,就說是本宮說的,這對爺孫,送出城外,好生安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