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0章還有的談

放下茶杯,李辰看著對麵的老和尚淡然道:“壞社稷之賊,從來不是一朝一夕,甚至一代人可以完成的,甚至某件事情它最開始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既然是人治,那麼就無法避免後續傳承者的思想出現問題。”

“本朝太祖爺以律法約束天下宗教,作為後世子孫,絕不可能在這一點上改弦易張。”

老和尚微微皺起眉毛。

他從李辰的態度中感受到了自己要做的這件事情難度非常大。

但是聯想到近些年來越髮式微的佛門,有些話他不得不說,有些事他也不得不做。

輕歎一聲,老和尚說道:“殿下,既然你願意坐下來和貧僧說這些,那麼這件事還是有其他辦法的。”

李辰輕笑一聲,說道:“確實是有。”

“敢問大師,是南少林還是北少林?”

大秦帝國的佛門,以少林為牛耳,但少林卻分南北,兩家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雖然同尊佛祖,但其思想卻是天差地彆。

老和尚也不隱瞞,道:“貧僧法號戒忘,修的是大乘佛法。”

北少林修的是大乘佛法,講究普渡眾生。

而南少林則修習的小乘佛法,講究先渡己再渡人。

大乘佛法和小乘佛法之間並無高低之分,隻是思想上的差彆。

但是落實到具體行為,那差異可就大了。

對於戒忘這個名字,李辰還冇什麼感覺。

倒是他身後的三寶聞言眼皮跳了跳。

微微俯身,三寶在李辰耳邊說:“戒字輩的高僧,年齡最少也是百歲往上走,如果奴婢所料不差的話,他應當是僅存的戒字輩了,輩分高得可怕,便是現在的南北少林寺方丈,見了他也要尊一聲師祖。”

百歲......

李辰驚歎。

眼前的老和尚應該是他兩世為人親眼見過的第一個百歲老怪。

前世他在電視裡到也見過那些百歲老人,但那些百歲老人,再怎麼健康矍鑠,該掉的牙齒也掉光了,該皺的臉也皺得一塌糊塗,可眼前的戒忘卻好像違背了自然規律,不但牙齒全在,光看臉上的皮膚光澤度的話,比一般七十歲的老人都要顯得健康。

三寶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李辰提起了更大的興趣。

“南北少林就是在戒字輩上分家的,眼前這個戒忘,應該是唯一一個見證了少林分家的高僧,不管是南少林還是北少林,尊重輩分,都會尊他。”

南北少林自從分家之後,不說勢同水火,但也是看彼此不順眼,因為思想理念上的不同,幾乎冇有調和餘地,若是有的話,千年少林傳承當年也不至於鬨到分家的地步。

而眼前這個老和尚,能同時對南北少林寺產生巨大影響,那麼他的利用價值就又拔高了一層。

略作思考,李辰說道:“律法所限,本宮絕不可能更改,不說朝廷阻力極大,便是道教,也不會坐視不管的,本宮不想再節外生枝,這一點大師理應體諒。”

戒忘點點頭,道:“理應如此。”

笑了笑,李辰又說:“但律法之外,便是常情,本宮可允諾大師,未來天下佛寺,舉辦法會、法壇等佛學交流之活動,官府雖然依然審批,但原則上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