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5章勃然大怒

在李辰的目光籠罩之下,前一刻還有恃無恐的胡凱突然有些懼怕。

他感覺眼前的太子,纔像是一頭生猛的猛虎,正盯著自己緩步走來。

那金絲雲履的靴子,步履並不快,卻彷彿每一步都踩在他的心頭。

膽戰心驚之餘,胡凱想起自己的身份,想起自己身後的文王,鼓起勇氣強聲說道:“殿下,草民隻是奉命行事,我家王爺如何說,草民就如何做。”

這話雖然是提醒李辰自己背後還有個招惹不得的文王,但其實已經暴露了胡凱的心虛和害怕。

李辰走到箱子麵前站定,這裡腐臭味更重。

他淡淡道:“本宮大婚,看來是有人不開心啊。”

有人是誰,大家心底跟明鏡一樣。

胡凱嚥了一口唾沫,和自己的同伴對視一眼。

他們攝於李辰的威勢,現在隻想儘快逃離東宮。

“殿下,草民的任務已經完成,就此告辭。”

胡凱鼓足勇氣,拱手說了一句之後,就想要走。

“本宮讓你們走了嗎?”

李辰幽幽的聲音傳來。

胡凱和同伴的腳步一頓,有些僵硬地站在原地。

“文王煞費苦心準備如此一份厚禮,本宮也有回禮,還需要二位帶回去。”

聽到這話,胡凱和同伴才鬆了一口氣。

已經無比後悔剛纔何必挑釁李辰的胡凱轉身,他強笑道:“殿下如此客氣,草民定當不負所托,將殿下的回禮安全帶回金陵,親手交到王爺手中。”

自家王爺送了一頭死老虎給太子,這已經是要殺頭的重罪。

比起這讓人噁心的惡臭,更重要的是死虎背後的喻義和挑釁。

胡凱用腳指頭想也知道李辰讓自己帶的回禮不會是什麼好東西,但此時此刻他隻能硬著頭皮接下來。

反正他就是個跑腿的,文王就是怒了,也怪不著他。

大不了到時候在文王麵前添油加醋一番,把過錯全推到太子身上就是了。

麵對胡凱的話,李辰轉頭對他笑了笑。

這個笑容,看得胡凱毛骨悚然。

可壓根不給胡凱多想的時間,李辰便開口吐出兩個字:“殺了。”

不用解釋,也不用多說,立刻有侍衛上來,邊走已經抽出刀。

胡凱和他同伴見狀肝膽俱裂。

胡凱又驚又怒道:“太子,我們二人隻是文王的幕僚,一個跑腿的而已,便是太子再生氣,也不應該撒到我們這些小人物的頭上,如此一來,豈非太子冇有容人之量?”

李辰眼神越發冰冷,說道:“本宮現在很生氣,既然生氣就要發泄,否則的話會傷身,而你們二人既是文王的人,又是這次送禮的執行者,更是挑釁本宮在前。”

“你們是當了出氣筒也好,罪該如此也罷,本宮懶得和你們解釋。”

“把他們殺了,塞進箱子裡,派人把這口箱子送回金陵,告訴文王,君為龍,王為虎,龍在九天,虎隻能伏於地,今日這頭死虎,便是他日的文王,好自為之!”

李辰的話落地,胡凱和他的同伴根本來不及多說什麼,隻見到刀光一閃,兩顆大好的頭顱直接滾到地麵上。

見證太多殺孽的習政殿廣場,再添兩條不冤的冤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