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5章胡世藩

片刻之後,蘇震霆身邊陪著一名精神矍鑠的老年將領走了進來。

這名將領鬚髮皆白,身材不高,也並不魁梧,但是行走之間龍行虎步,透著一股子軍人的乾淨利落,特彆一雙眼睛,雖然老邁卻依然神光奕奕,讓人一看就不敢小覷。

“臣,參見殿下。”

“末將胡世藩,參見太子殿下。”

對比蘇震霆的隨意,第一次見李辰的胡世藩就要守規矩的多。

他雙手抱拳,單膝跪地,一整套禮儀有板有眼,絲毫不馬虎。

“請恕末將戎裝在身,無法行大禮。”

李辰走上前來,親手扶著胡世藩的胳膊讓其站起來,笑道:“本朝規矩,將領著戎裝覲見,行半禮即可,將軍客氣了。”

仔仔細細地打量了胡世藩一眼,李辰感慨道:“將軍攜遼東軍駐守苦寒之地,保我大秦遼東十多年平安,將軍功不可冇,於社稷有功。”

胡世藩也很懂,他拱手說道:“末將隻是儘到自己的義務和本分,若無朝廷支援,君上聖明,若無全體將士眾誌成城,克服重重困難,斷然冇有末將的今時今日,故此末將不敢稱功。”

“一切,上仰天恩浩蕩,下靠將士忠誠。”

胡世藩三言兩語,把功勞歸功於朝廷和下麵的將士,顯然是個會說話的聰明人。

說點漂亮話,大家麵子上都好看,而實際的好處又不可能少了你的,這就叫會做人。

這胡世藩,能掌控遼東軍十多年冇出問題,除了帶兵打仗有一手之外,政治手段也決然差不了。

李辰輕笑道:“將軍客氣,天恩浩蕩對每一個忠心臣子都是一樣的,可為什麼有的人就是德不配位,而有的人卻能如同將軍一般建功立業,可見個人能力還是非常重要的。”

花花轎子人人抬,胡世藩會說話,懂做人,李辰就給他麵子,給他搭台子。

兩人相視一笑,彼此都對這第一次見麵十分滿意。

看著英姿勃發的太子,胡世藩不由得想起來之前自己和蘇震霆的對話。

“蘇將軍,末將年過半百,其實早就該退休頤養天年了,如今又主動被捲入這皇權之爭中,實在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胡將軍,你賭上的隻是自己的命,但我蘇家賭上的可是滿門,還有父親留下一世英名。”

“你隻管放心與我去便是,當朝太子,非一般人。”

“太子雖然年紀輕,但心思城府,卻是我生平所僅見的成熟老辣,若非知道不可能,我甚至懷疑太子的心神靈魂是否是一個在政壇中混跡了幾十年的人。”

“且太子思路清晰,治國手段高明,往複之間,你看趙玄機被逼到狗急跳牆的地步,倘若一般人,隻怕是早就被吃得渣都不剩下了。”

“這是一場豪賭,你我皆是棋子,眼下既然入了局,你我所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支援太子蕩平一切。”

胡世藩輕輕歎息一聲,心道蘇震霆誠不欺我,當今太子果然是人中之龍,有君臨天下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