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4章整肅月牙關

“虧你還記得我。”吳擎蒼看著王大釗,笑道。

王大釗一個魁梧粗糙的漢子,此刻居然激動得如同小孩一般,他紅了眼眶激動得聲音都在發顫說道:“吳帥,當年我是給你牽馬的,你還記得我?你誇我馬牽得很穩。”

吳擎蒼點頭說道:“記得,後來我讓你編入了戰鬥隊伍,磨鍊了一段時間又到我的親兵營。”

王大釗突然哽咽道:“吳帥,這麼多年,你去哪了啊,兄弟們都很想你。”

吳擎蒼也有些感慨,他說道:“許多事情身不由己,我也冇有辦法一一對你們訴說,隻不過現在,不要叫我吳帥了,我身無軍職,站在這已經是違反了軍紀,無論如何當不得一聲吳帥。”

“哥,我的就是你的,誰說你當不得!”

吳搬山沉聲說了一句,眸光裡滿是崇拜。

“就是,兄弟們一直想念吳帥,隻要吳帥登高一呼,哪怕是刀山火海,兄弟們也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王大釗大聲道。

“行了。”

吳擎蒼擺擺手,說道:“敘舊的話,以後再說,今日過來,我是帶著任務來的。”

話說完,吳擎蒼從懷中取出一個包裹得結結實實的黃色布包。

打開了黃色布包,吳擎蒼取出一枚流光溢彩一看就知道絕對不是凡品的玉佩,高高舉起。

大帳內的全部是月牙關的高級將領,他們對玉佩不感興趣,但是誰都能看清楚玉佩上篆刻的八個字。

“大秦帝國皇太子佩!”

“見此玉佩如太子殿下親臨,你們還不跪下!?”吳擎蒼嗬道。

營帳內,所有將領麵麵相覷。

還是吳搬山和王大釗首先響應,結結實實地跪在地上說道:“末將,參見太子殿下千歲。”

有了人帶頭,而且連吳搬山都跪下了,其他將軍也都陸陸續續地跪下,同時山呼。

吳擎蒼麵色嚴肅,沉聲說道:“遵太子之令,即刻起整肅月牙關。”

整肅。

這兩個字,讓絕大多數人心裡都是咯噔一下。

特彆是處於角落中的兩人,還有一直跟在吳搬山身後的兩人,他們四個人目光閃爍不定,最後同時看向吳搬山。

身為月牙關的守將,吳搬山彷彿冇有看到他們的目光,立刻應道:“末將等,謹遵太子之命。”

“太子不太子的,我不知道,但隻要是吳帥的話,我們就聽。”王大釗大大咧咧地說道,換來了吳擎蒼的瞪眼。

吳擎蒼重新把目光落到吳搬山身上,緩聲說道:“交給你了。”

吳搬山點點頭,站起來。

他轉過身來,看著之前偷看自己的四名將領,淡然道:“來人。”

大帳之外,早已經準備好的親兵立刻手持武器走進來。

“將付懷遠、張力、胡敢先、石峰四人,拿下!”

這些親兵全部是吳搬山多年培養的心腹,聽見吳搬山的命令冇有任何猶豫,直接走到四人身後,抬手就把他們摁在了地上。

這四人大難臨頭,麵色無比難看,各自瘋狂掙紮起來,為首的付懷遠被摁在地上還昂著頭,對吳搬山怒聲說道:“大帥,這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