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1章風暴掀起屠殺

三天。

公堂上爆發出一片小範圍的嘈雜聲。

自從被廢的趙王李寅虎第二道檄文發出,誰都知道這大秦的天即將要變天,前趙王八皇子和太子的矛盾已經到了公開不可調和的地步。

而作為臨近京畿地區的南河行省,上下不知道多少官員都有眾多利益與京城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他們不想錯過這一次機會。

但是這三天,幾乎是堵死了他們的路。

也讓他們明白,變天就在這三天之內。

誰都知道周平安從刑部空降南河行省,為此東宮不惜付出巨大代價而摘了前任南河行省佈政使的帽子,周平安就是鐵打的東宮派係。

這麼一堵,讓他們極為難受。

麵對這一陣小範圍的嘈雜,周平安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但並不在乎。

有膽子冒險做事的,都已經被他給弄死了,來不了這裡。

而來了這裡的,都是冇膽子冒險的,他們既然到了公堂,就再也翻不起什麼浪花。

換而言之,李辰交代給他的任務,他已經完成了。

“敢問大人,這三日我們要做什麼?”又有一名官員問。

“簡單。”

周平安笑眯眯地說道:“好吃好喝招待著,要看戲要看曲兒,本官全部安排到位,你們做什麼都可以,唯獨一件事情,不能離開這官府半步。”

話說完,周平安扣了扣桌子。

公堂大門外,魚貫進入數十名殺氣騰騰,麵無表情的東廠錦衣衛。

他們兩個一組,一組人跟在一名官員身後,站定了就一動不動。

“為了確保各位的安全,這三天的時間內,各位身邊都有會錦衣衛貼身保護,便是睡覺上茅房都要一起,所以各位還請做好準備。”

此時,有官員忍不住說道:“周大人,這也太過分了吧?我們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上茅房還要被盯著,實在有辱斯文!”

周平安恍然點點頭,說:“這位大人說的對,上茅房被盯著的確有點侮辱斯文了。”

話說完,就在其他官員麵露希望的時候,周平安一擺頭。

之前說話那名官員身後的錦衣衛麵無表情,抽刀便斬。

“啊!”

一聲短促而淒厲的慘叫,一顆大好頭顱伴隨著熱血灑滿公堂。

砰的一聲,那名官員屍體砸在血泊之中。

血腥味瀰漫的公堂中,周平安溫柔地說:“死了,就不用上茅房了,不上茅房,自然不用被盯著,更不會侮辱斯文了,諸位,還有人覺得其他什麼事情侮辱了斯文嗎?都說出來,本官一定從善如流,滿足你們的要求。”

公堂上靜悄悄的,隻剩下了幾十人壓抑而沉悶的呼吸聲,再冇人說話。

周平安再環視一週,滿意地說道:“既然冇有人再提異議,那麼想必大家都是同意了,既然如此,請諸位各自去給你們安排好的房間休息吧,畢竟還有三天時間,漫長著那。”

京畿地區政治風暴已經風雨欲來,但誰都冇想到屠殺最先在南河行省展開。

而類似的事情,還發生在千裡之外的帝國雄關,月牙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