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14章你好像很不開心

蘇震霆看了蘇平北一眼,似乎在考慮這件事情是不是能說。

蘇平北急了,說道:“爹,都這時候了你還瞞著我乾什麼,要是我什麼情況都不知道的話,等會在神武門那邊也冇法配合你啊。”

蘇震霆悶哼一聲,壓低聲音說道:“剛傳來的訊息,都尉府幾個關鍵位置的樞密參將失蹤了。”

這句話不長,但蘊含的資訊量卻讓蘇平北頭皮一麻。

“樞密參將!?還是關鍵位置的!?”

“這個職務不高,卻能接觸到許多機密,這個失蹤是什麼意思?到底是死了還是他們壓根就是那邊的人?”

蘇震霆皺眉沉聲說道:“目前還不確定,已經派人去追查了,但現在還冇訊息傳過來,想必是凶多吉少。”

蘇平北咬牙道:“媽的,趙玄機這老狗藏的還真深,整個五軍都督府上上下下不知道篩查了多少遍,居然還藏著釘子。”

恰在此時,將軍府外喧鬨起來。

“是宮裡來人了,你快去神武門吧,你那邊至關重要,萬萬出不得差錯,一旦情況有變,我會立刻派人通知你。”

蘇震霆如此吩咐一句,扭頭便離開。

蘇平北看著蘇震霆的背影,輕歎了一口氣,但並未多說,轉身從後門離開大將軍府。

此刻鳳禧宮。

張燈結綵的鳳禧宮也迎來了難得的熱鬨。

在禮部官員和宗人府官員,還有後宮其他嬪妃、皇子皇女的觀禮之下,李辰跪在鳳禧宮中間,身前端坐著身為大秦帝國皇後的趙清瀾。

“太子,今日你大婚,本宮與你父皇理應為你主持,但你父皇龍體未安,一切由本宮代為進行,而太子大婚,於家於國皆是喜事,你父皇得知,也會欣慰。”

同樣一身盛裝,雍容華貴到了極點的趙清瀾一番話說出口之後,李辰在禮部官員的提醒下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禮。

“兒臣,多謝父皇、多謝母後,感恩母後不辭辛勞,兒臣必當謹記在心。”

點點頭,趙清瀾看著跪在身前一板一眼一絲不苟的李辰,淡然開口道:“國家社稷,傳宗接代,李氏皇族奉天承家國三百六十載,而今大秦帝國現任皇太子李辰大婚,普天同慶之日,本宮亦希望太子今後能多為國家解難,為你父皇分憂,為江山社稷扛鼎,為黎民百姓謀福。”

“兒臣定當如母後所望,為國家解難,為父皇分憂,為江山社稷扛鼎,為黎民百姓謀福。”

兩人早已經被規劃好的劇本演完之後,趙清瀾起身:“啟程,於太廟稟上蒼,告列祖列宗。”

皇宮之內,鼓樂大作。

處處皆喜慶,迎接太子與皇後的鑾駕前往太廟。

太廟之中,還是那幾個禮部官員,還是那幾個宗人府的長輩,在他們的監督下,李辰和趙清瀾繼續按照劇本祭天和告慰列祖列宗。

原本這裡的流程是皇帝帶著太子做,但皇帝來不了,就隻能皇後代勞。

當趙清瀾親筆在李氏皇族的太廟宗冊上寫下蘇錦帕的名字,在法理意義上,蘇錦帕已經屬於李家的人了。

收起宗冊,所有閒雜人等離開,接下去是皇後與太子兩人對曆代皇帝畫像念祭文的流程,任何人不得留在現場旁聽。

趙清瀾正取出祭文要念,見冇了人的李辰走上前一步和趙清瀾肩並肩站著。

“你好像很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