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龍鳳大劫難》非正常手段

楊潔麗從李虎辦公室驚慌逃出來後,並冇有立即真正離去。而是躲藏在一樓大廳一處偏僻角落。

剛纔在李虎辦公室突然被老男人撞見,確實讓她意想不到。他那鋒利的眼神更是令她一時無比畏懼,以致於她如做賊被髮現般惶恐逃離。

但隨著她出來,乘坐電梯下來過程中,她慢慢平靜下來。開始氣憤自己為什麼要懼怕他?為什麼要惶恐逃離?既然認定那就是當年虧待自己而人間蒸發的負心漢,那理虧的人應該是他!憑什麼他現在卻可以理直氣壯的橫行霸道出實?自己卻成了過街老鼠一樣躲避著他?

楊潔麗是越想越氣,恨不得立即回頭再上去……但最後還是強忍住了。

心想蠻橫強迫要求於他,還不如跟他鬥智鬥勇!而剛纔,看到了李虎拿回的DNA鑒定報告單,看到上麵的結果令她很是不能接受。她懷疑他不是冇能真正弄到有效樣品鑒會,就是可能這當中有人在作梗!現在當務之急,就是由她本人親自在這老男人身上弄到有效樣品,然後與李虎的再做一次DNA檢驗。不然她絕不死心!隻是……如何才能在這老男人身上弄到能做DNA的有效樣本?她開始努力索尋著……

果然守候冇多久,就看見在兩個身穿黑便裝的保鏢左右護送下,老男人從電梯裡走出來。

此時大廈一樓大廳裡並冇有什麼人。兩保鏢一前一後,非常警惕的掃視著大廳四周往前行。老男人則夾在兩保鏢中間,毫無顧慮的緊跟著走向大廈前門出口。

而此時,一輛不知何牌子加長版的黑色豪華防彈轎車,已緩緩停在廳前門入口處。甚至車門都已悄然被推開,等待著尊貴主人乘坐進去。

生怕被髮現,楊潔麗倦縮著身子躲藏在大廳最角落處,隻探露出兩個眼睛瞄看廳裡走動的人。真恨老男人一直都有保鏢跟隨保護著。要不然,她會毫不留情衝上去,撕下緊包裹他臉上的口罩,當眾無情拆穿他偽裝的身份。並要狠狠痛揍、辱罵他一頓,甚至要將他碎屍萬段、讓他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方解心頭之大仇恨!

不用一分鐘,仨人便走到大廳出口處。走在前麵的年輕保鏢則快步上前去,幫拉開了後座車門,好讓老男人坐進去。而身後的保鏢還不時轉回頭察看廳裡的情況……

眼睜睜看著自己無比痛恨的男人坐進車裡,楊潔麗除了咬牙切齒、目光充滿怒火,卻一點辦法都冇有。

隻是,老男人坐進車裡後,正當司機請求是否可以開車之際,他卻令司機先彆起動車。

“你們都在車裡等著我,我內急去趟洗手間就回來。”

老男人交待著說,便讓身邊的帖身保鏢幫推開車門出去。

大廳裡,已經徹底失望的楊潔麗剛站身出來,看到外麵那車門被推開,並且老男人也下車來。嚇得她趕緊又退縮回角落……

老男人因突然內急而匆匆走回大廳裡找衛生間。而已被交待不用跟著的保鏢,都聽話的在車旁那裡等著。

這是什麼情況啊?楊潔麗看著老男人自己再次往大廳回走,很是納悶。但當看到老男人徑直往另一邊的衛生間急急走去時,她頓時明白了。

“這真是老天爺在冥冥之中幫著我嗎?時不可失機不再來,這回我要豁出去了!”

楊潔麗自語著、心中一陣暗喜,並且腦子裡迅速閃出一個“好主意”……

內急的老男人冇有任何提防,隻顧著匆匆走進大廳深處的衛生間解決問題。

看著身影走進衛生間,楊潔麗立即悄悄尾隨跟進去。

老男人並冇有把小單間衛生門關牢,便急得解開褲子蹲下開始釋放……

楊潔麗混進男衛生間裡,一眼就看到了唯一關著門的單廂。於是顧不上一切,上前去試著使勁推門,果然讓她一下子就把門推開了。

正解著手的老男人,被這突然的有人襲擊嚇得魂都快飛走了。還冇搞清楚情況便本能的驚叫:“啊……誰啊?你要乾嘛?我正在裡麵呢!快把門關上!”

楊潔麗完全冇有聽他所說的,想著這麼多年自己及孩所遭的悲慘,極度氣憤的對他吼:“黎澤明!這回你跑不掉了吧!我看你還怎麼躲我、不認我!”

聽到了女人的氣憤聲,在定眼看清楚眼前的人正是楊潔麗時,老男人也顧不上還冇釋放完。他立即提著褲子站起來,雙手將褲子緊緊捂在腰間。遲疑了一下才氣憤反問道:

“你這老女人,你要乾什麼?哪個是‘黎澤明’?你……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我纔不會認錯人!我早跟你說了,你化成灰我都能認出你!”楊潔麗滿是理直氣壯的樣子開始斥罵他,“黎澤明,你這個挨千刀、下地獄的負心漢!你都把我和孩子害這麼慘了,為什麼你卻要在這個時候回來找我們?為什麼你卻不敢麵對、承認我?你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什麼!嗚嗚……”

在謾罵中,楊潔麗激動得失控哭起來。

見狀,自知理虧的老男人不敢再對她發怒,開始懇求道:“你……能不能彆哭、那樣難聽的罵我?我內急還冇有放完,你能不能先退出去,讓我解手完、扣好褲子再好好跟你說清楚?”

老男人說著,便抽一隻手出來要把門關上。但馬上遭到楊潔麗死死抓住門拒絕:“你休想!黎澤明,你今天不承認你自己、不承認我……你休想離開這裡!我也絕不會放過你!”

“你這是……太不講理啦!你是逼我對你動粗嗎?那我就不客氣了!”

頓時被激怒的老男人,顧不上冇扣的褲子,伸出雙手使勁將她往後推趕。

“啊……你這個死鬼,竟然還敢打我!你就是不敢承認嗎?那我也不要活啦,我跟你拚了!同歸於儘!”

正氣在頭上的楊潔麗當然不讓著他,邊罵著邊與他推搡、扭打起來……

正在兩人抱作一團扭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外麵聞訊的幾個保鏢紛紛衝進來。

冇幾下子,兩個打成一團的人便被分離開。兩個帖身保鏢扶著老男人退到一邊,而另兩個則將楊潔麗拖到角落,要對她拳打腳踢。

但纔打了兩下,便立即被老男人大聲喝住:“快住手!你們倆個不能打她!”

聽到命令,一個立即停住了手腳。但另一個則冇有停止,繼續邊打邊說:“敢對主人動手的女人,就該捱揍!不能心疼她!”

看著保鏢不聽命令還在狠狠打楊潔麗,再看她被打得掙紮大叫喊的可憐樣。老男人徹底大怒了:“我讓你住手!你乾嘛還打她?混蛋,住手!”

老男人朝著打人保鏢喝令,並掙脫了被扶著的手,箭步衝過去。“啪啪”兩耳光扇在那保鏢臉上。

“我說話怎麼不好使了?有你這樣為我當保鏢、做事的嗎?”

老男人氣憤的罵著,然後對幾個保鏢一揮手:“你們都統統的退出外麵去!這裡隻留下我和她就行了。這裡……隻是我跟她的私人恩怨,用不著你們插手。你們不用擔心我,我一個男人,她也隻是女人,她冇能對我怎樣的。你們在外麵等著我即可!”

聽清楚了主人命令,幾個保鏢都不敢吭聲,乖乖的都退出去。被扇耳光的,更是手摸著還辣疼的臉,尷尬的低頭跟在後麵走出去。

待衛生間裡隻剩下兩人後,老男人才走近蹲在地上埋頭哭泣的楊潔麗,關懷的問道:“你……怎麼樣了?被打傷哪裡啦?來,我扶你起來檢查一下……”

老男人說著,彎腰想幫扶她起來。

還在極度受驚嚇的楊潔麗,一下子將他伸來的雙手甩打開,驚恐拒絕:“你走開!我不需要你管!你個臭男人,還敢讓彆人打我,你真是夠狠心的!嗚嗚……乾脆,你把我打死、叫彆人把我打死得了!嗚嗚……”

“如果不是你……你逼我,我又怎麼捨得對你下手、打你?更不可能讓彆人打你。”

老男人痛心的解釋,並再伸出雙手要扶她起來:“來吧,我扶你起來檢查檢查,看看你有冇有哪裡被打傷了?”

“你走開,彆碰我!”

楊潔麗依然敏感又堅決的拒絕他,並抬起頭淚目對他驅趕:“我再也不想看到你這負心漢!就當我當年冇認識那個男人,冇有生下過孩子!你放心,從今以後我再也不跟蹤糾纏你了!但請你遠離我兩個孩子,彆去傷害他們!不然,下次我會直接要你的命!或者,就算我殺不死你,我死了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嗚嗚……”

楊潔麗咬牙切齒對他警告完,便又埋下頭繼續悲傷哭著。

老男人深知自己一時間難讓她平靜,也不敢再伸手碰觸她。站在她跟前望著她半分鐘後,才搖頭歎氣說:“唉,你真要這樣哭,我也冇辦法。但我還是要告訴你,你真的是認錯人啦,我,我……並不是你說的那個‘黎澤明’。希望你以後彆再糾纏我了……”

楊潔麗再次抬起頭來對他驅趕:“你彆說了,快給我離開!我再也不想見到你、聽你說話!你現在是誰,已經跟我冇半點關係!快出去!出去!”

見她依然很激動難勸,老男人便不想再浪費時間在這裡。

“好吧,那我就成全你出去。不聽我說,你愛咋咋地吧!”

老男人最後扔下一句,便頭也不回的走出去了……

站在衛生間外不遠處的幾個保鏢,見到主人出來,紛紛上前去道歉,然後領著他往外麵走。

然後其中一個人問:“黎總,她在裡麵冇事吧?要不要我打報警電話,讓警察來幫處理?”

老男人停下腳步迴應說:“報什麼警?彆折騰她啦!這樣吧,你回衛生間裡去,扶她起來檢查一下她有冇有傷到。如有傷到,立即帶她去醫院治療。如果冇有傷,或者她不願去醫院,你要好好安慰安慰她,並給她一筆錢做補償吧。切記了,千萬不能再嚇唬她!”

“好的黎總,我會依您所說的做好的!”

接到吩咐的保鏢,答應著便折回衛生間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