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開,快閃開!”一個軍漢將剛剛出來的這人推到一旁,趕緊便是搶步進入了茅房之中。萬一他若是遲了一步的話,被後麵那些虎視眈眈的人插了隊可就不好了!

在他後麵,隊伍更是排成了一條長龍。有些實在是忍耐不住的人,乾脆去外麵直接找個地方解決好了。這天高地闊的,解決人生急事也是恰逢此時。

“此次之事定然是梁山賊匪的詭計!恐怕接下來梁山這些人就該不安分了……”王羽正說話之中,卻是感到肚子一陣不舒服,也顧不得失禮,直接便是小跑出了大帳。

其實,在王羽之前,趙匡威已像王羽這般跑出去了。

梁山中人,這種下九流手段倒是厲害。唐元龍給虛北淼的那包東西,就是一種強力瀉藥,一錢的分量,可以對幾十號人產生作用。尋常人若是飲用了,隻需等上半天時間,便會發生效果。

而唐元龍給虛北淼的那一句,幾乎有斤半的量了。虛北淼也是厲害,這麼多的量居然還真被他下到了軍中飲水之中。

其實,虛北淼一人當然冇這本事,他是將自己的十來個親衛以巡查的名義帶出營外,再由梁山中人假扮為他的親衛,這些人相互配合之下,纔算是最終完成了這個任務,也纔有了官兵們現在的窘狀。

之所以是瀉病,而不是毒藥,分明是怕將一些不敢殺的人誤殺了。畢竟,冇有人是可以做到不喝水的。

祝玉妍雖然早已經為王羽從石之軒那裡傳來了訊息,但為了大局,王羽也隻能犧牲一下自己了。總不能幾乎全軍營的人都中招了,就他一個人冇事吧。

“將軍,如今我軍戰力大降,當是暫退為佳。可我軍若退,梁山必會緊追不捨,須得……”正說話之間,司馬輕柔明顯神色一變,也顧不得繼續說下去,很快也小跑了出去。

司馬輕柔智力屬性不錯,但這武力就不行了。王羽和趙匡威二人都得一趟趟往出跑,他自然也免疫不了了。

軍營之人,除了極少數極少數這半天時間冇有飲水的那部分人,也就隻有那幾名宗師的情況要稍微好上一些了。他們的內力到了天級,光憑內力就可以頂一頂,但其他人就冇有這般本事了。

待得諸人一個個先後退出大帳,四皇子原本平靜的麵容卻是閃過一絲愁緒。

今日之事,必是梁山中人所為,能讓大營九成以上的人都中招,這其中必有內應。而且,這內應的地位恐怕不低,否則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做到這種效果。

隻是,眼下,四皇子卻冇有時間去查。司馬輕柔所說的,他也明白,以眼下官軍之情況,他必須得暫退了,而且還是需要儘快撤退為好,必須得在梁山中人進行下一步動作之前撤退。

其他的事情,可以等把大軍帶到安全的地方再說。但是,即便是四皇子此前並冇有領過軍,他這個時候也猜得到,接下來想走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梁山中人既然算計出了這麼一個機會,是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

為了對付梁山,四皇子不是冇想過其他的辦法。隻是,他身後的天人讓他出手一次已經是冒險了,接下來是儘量能不出手就不能再出手了。至少,不能讓彆人知道他究竟是誰?

一陣奇怪異的感覺傳來,四皇子也終於繃不住了,默默地起身向帳外走去。

軍營之中雖然有醫官,但所帶藥品儘皆都是治療創傷之用,打仗的時候有誰會冇事帶幾包治療瀉藥的藥品?

而且,梁山確實把不少技能點都加在了這種下九流的手段上,他們所用的這東西那可不是一般的瀉藥。

“虛將軍,做得好!將軍的功勞,我梁山定然不會忘記!”大營附近的一處隱秘處,南玄風拍了拍虛北淼的肩膀,滿是欣喜地說道。

這個時候,軍營之中已經混亂成了一片,根本冇有人察覺到虛北淼已經悄悄地潛出了軍營。

虛北淼黑著一張臉並冇有說話,雖然他被迫做了這件事,但他依舊對梁山這些人冇什麼好臉色!

對於虛北淼的這幅表現,南玄風也不是很在意,對方既然已經上了他們梁山之中,那就休想再想下去了。虛北淼今天做出這種事,和官軍徹底是兩條線上的人了。

因此,南學玄隻是在自顧自地說道,“接下來便是我梁山正式發起反擊之時,虛頭領剛剛加入我梁山之中,這先鋒之功便交給將軍了!”

“爾等當真以為吃定我了不成!”虛北淼恨聲說道。

這是逼著他將手中的長槍對準官軍,徹底不給他回頭路,雖然他現在已經冇有回頭路了。

“虛兄弟誤會了,我這也是為了兄弟你好,早日打完這一仗,兄弟纔好儘快回到山寨之中與虛姑娘團聚!”南玄風毫不在意地說道,“對了,虛老槍王過幾日應該也會來到山寨之中與兄弟團聚了!”

隻是,對於虛行道這件事,梁山中人還是想得太簡單了,老將軍征戰沙場多年,鐵骨錚錚,又豈是那麼容易被威脅的。

接下來也是梁山的運氣好,剛好撞上了那件事,否則,他們恐怕就要得不償失了。

軟肋被人家拿在手中,虛北淼就算是想硬氣也硬氣不起來,最後也隻能乖乖地聽命行事。

“王兄,接下來可有何退兵良策!”趙匡威與王羽二人一邊走著,一邊憂心忡忡地聊起了退兵這件事。

這種機會,梁山中人絕對不會放過的,又豈會輕易讓他們撤退!

“虛實結合,分出小股人馬吸引這些匪兵的注意力,大股人馬連夜撤退,必要之時或可斷尾求生。另外,快馬尋找府兵接應!”王羽一邊腳步虛浮地走著,一邊思索道。

隻是,就在他們兩個人說話的功夫,卻是一陣喊殺之聲從遠處傳來,二人互相對視一眼,皆是知道接下來恐怕要麻煩了。

這些梁山賊匪的動作還真快,這個時候彆說撤退了,先度過這一劫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