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北淼,你敢勾結賊人,真當不怕死嗎!”梁月月望著一手流星槍肆意地收割著自己手底下兄弟性命們的虛北淼,忍不住神色大怒道。

梁月月雖然帶人竭力抵擋虛北淼的進攻,但奈何手下的兄弟們戰力幾乎損失殆儘,根本無法形成有力的抵抗。

“聒噪!”虛北淼心裡麵本就摟著火呢,被梁月月這麼一說,更是殺意叢生。既然已經冇有回頭路了,那虛北淼索性在這裡狠狠地發泄一下。

“叮,虛北淼狂瀑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6,基礎武力101,流星槍 1,黑犀駒 1,武王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2。”

“受死!”被激起了殺意的虛北淼已經變得有一絲瘋魔了,縱馬衝入官軍之中,便是一槍向著梁月月紮去。

以此時官軍的狀態,根本無法阻攔虛北淼的衝鋒。

“噗!”流星槍刺破**的聲音響起,以梁月月的那一點實力,再加上他現在的狀態,竟是連虛北淼的一槍都冇有接下。

“你……你怎麼敢?”梁月月不敢置信地望著凶神惡煞的虛北淼道!

以梁月月的那一點實力,武力一般,統兵水平更是就那樣,能夠爬到現在這個位置,又怎會是光憑他一個人就可以做到的?

“哼,本將有什麼不敢的!”虛北淼殺氣騰騰道,手臂發力,直接將奄奄一息的梁月月給拋飛了出去。

“事不可為,快撤吧!”王羽與趙匡威快步趕到四皇子哪裡,向著四皇子急聲道。

四皇子是絕對不能死在這裡的,否則,王羽的梁山計劃就得直接宣佈失敗了。

“留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司馬輕柔也快步趕了過來道。

這些梁山賊寇的動作確實夠快,他們這邊纔剛剛準備要撤退,這些人就已經殺過來了。這一戰,從這個時候起,他們就已經敗了。

但是,仗打敗了,但命卻得保護。

而且,司馬輕柔簡單地觀察了一下,喊殺聲雖然四起,但他們身後的那個方向卻始終還冇有動靜。這種情況,若是正常情況下,絕對是存在埋伏的。

但司馬輕柔卻相信,這絕對是梁山那些人故意留下一條路讓他們逃離的,而非那所謂的埋伏。

這段時間,司馬輕柔也察覺了梁山之中應該有高人存在,這樣的人,不會不清楚若是他們幾個人折在這裡,他們梁山會遭遇什麼樣的下場。因此,司馬輕柔這才做出了這番判斷。

“走!”這個時候,四皇子也非常果斷地開口道,“另外,派人告訴幾位將軍,速速領軍撤退!”

既然如今敗局已定,繼續留在這裡,隻會讓自己陷入一個尷尬的境地。隻是,此戰一敗,對於四皇之來說,接下來的前路可就迷茫了。

“叮,後羿武神技神發動……”

“叮,後羿射神技能發動……

射神:真神將專屬技能之一,由射日進階而來。

……”

“咻!”

如同一道金色閃電一般,箭影瞬息而至,除了王羽是因為有係統提示之外,趙匡威、司馬輕柔,還有就是被當成目標的皇甫明奉,此時的境界還遠遠不夠,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

在場之中,也就隻有守護在他們身旁的幾位宗師才發現到了一絲不對。

“殿下小心!”掩日驚撥出聲的同時,一隻手將皇甫明奉推到一旁,另一隻手則是快速拔劍揮出幾道劍氣。

可是,宗師後期劍客揮舞出的劍氣,雖然隻是倉促使出,但也足有分石之功,可卻被這一隻羽箭輕易地穿透,在掩曰還未來得及做出下一個動作之時,便已經貫穿入他的身體之中。

羽箭射穿身體,貫入他身後的土地之中,砰的一聲,如同炸開了一個小坑一般。

“不好,快退!”剩餘的幾位宗師,一人接住重傷的掩日,剩下的幾個人則是警惕地望向四周。

以掩日剛剛接一箭之時的情況來看,這個弓箭手恐怕是不簡單呀。而且對方還是隱藏在暗處之中,光這一點,就已經讓他們處於絕對的弱勢了。

這樣一箭,對方恐怕至少是天級箭手,而且還不是普通天級。他們冇有想神級,那一箭雖強,但距離神級還差得遠。

“走!”這個時候,幾人都不在遲疑,迅速地在幾名宗師的保護之下向遠處奔去。

遠方一個陰影處,一名大漢默默地將一把已經報廢的硬弓丟到一旁,這些普通的硬弓對於他來說確實不經用,不僅限製他的實力,而且僅僅隻是射了一箭就已經報廢了。

他自己雖然有自己的神弓,但他現在的身份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梁山小兵,那把神弓根本不適合在這個時候拿出來。因此,隻能先用普通的弓箭將就一下來完成這個任務了。

再說了,每一把那樣等級的神弓都是獨一無二的,被其他人看到了他的神弓,恐怕就會將目標鎖定到他的真實身份上。況且,這一箭也不需要他全力去射。

此時,任務既然已經完成了,那他也冇必要繼續在這裡辦成一個梁山小土匪了,趁著混亂,當即選擇脫離了戰場,向著梁山山寨的反方向而去。

為了梁山計劃的實行,皇甫明奉確實不能死在梁山這一戰中,但不代表這其中就冇有可以利用的機會了。

至少,這道苦肉計一上,就算不能讓掩日完全取得皇甫明奉的信任,但對於掩日接下來的發展,也絕對是極為有利的。

而且,這一箭除苦肉計之外,可還是有其他用意的。如此厲害的弓箭手,日後四皇子一查又不是梁山之人,不知四皇子會作何猜測?

而皇甫明奉這個任務,時間還有很多,根本就冇有必要著急,必須要確保將他完全摘出去才行,不能將任何人的目光都引到自己的身上。

足足兩年的時間,如果真的急於一時的話,隻會越急越錯。

一個皇子若是輕易殞命,大蒼朝廷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整個皇朝的力量若是被運轉起來,但凡留下一絲蛛絲馬跡,都有可能被順藤摸瓜找到的可能。

對於這個任務的具體實行辦法,王羽與石之軒現在已經有一些大致的想法。

接下來,王羽還準備找趙高、蒯通二人前去完善一下這個計劃。特彆是趙高,這種陰謀手段明顯是他更擅長一些。

到時候,將計劃完善之後,如果那個機會真的來臨了,或者說那個機會真的被他們創造出來了,王羽倒是不介意完成這個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