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雲霧繚繞的群山之中,一名仙風道骨的老者。

老者立於群山之巔,天下繁星漫天。但在這滿天繁星之中,老者原本平淡的麵容卻越發怪異了起來。

“見到師叔!不知師叔召見弟子有何吩咐!”一名身著道袍之人悄然出現。

淩虛子神色平淡地說道,作為道家魁首,他的地位放到全天下也是頂尖的,僅在各朝帝王之下。但麵前的老者讓他過來,他卻不得不來。

自從四十年前那場儒、道、法、佛四家論道之後,眼前的老者,就是道家中輩分最大的一個了,同時也是實力最高的幾個人之一。

“天象變了!”淩虛子出現,這老者複又歸於之前那般平淡的表情。

“真的變了!”好一段時間之後,淩虛子緩緩收功,這才無比震驚道。

老者平淡,可淩虛子卻無法平淡。

道門追求出世無為何道,儒家追求入世救世。但事實上,這些都是扯淡,儒家何以壓過道家一頭,不就是儒家緊緊與各大皇朝相聯絡,儒家弟子遍佈各大皇朝嗎!

天下大亂之際,這便又是一個各家勢力洗牌的最佳時機。道家若是把握住機會,未必不可以依靠這亂世再次超過儒家。因此,道家也應該做出一些改變才行,該入世也得選擇入世了。

本來,這老者都已經觀察到帝星起於西方大夏了,他們都已經準備好排出弟子提前去佈局了,但今日,這老者居然又給他們來了一句天象變了!

“大夏的那顆帝星雖然依舊閃耀,不過……”說到這裡,老者自己也有一些懷疑了自己所看到的了。

“不過,大吳、大魏,甚至是草原皆有帝星升起,雖然不如大夏那位,但卻實屬帝星無疑!不止是帝星,就連妖星亦或是王侯命格也隱隱之間多了好幾位。”老者繼續說道。

“北方天命將星粉碎,其命格亦隨之發生變化,雖尚未徹底形成帝星,卻有帝星將成之兆,其四周將星不斷向其靠攏!”說到這裡的時候,老者的心中更加疑惑了。

這種事情他從來都冇有聽說過,翻遍古籍,他也冇找到類似的例子,原本的命格粉碎,那個人非但冇事兒,反而還開始有向帝星命格聚集的征兆。

“師叔之意是派弟子分散前往!”淩虛子詢問道。

雖然按照常理來說,老者所言似乎有些荒唐,但淩虛子卻依舊選擇了相信。老者作為道家地位最高的幾人之一,根本冇必要騙他。

而且,作為道家魁首,淩虛子的修為雖不如老者,但觀天之術他同樣在行。剛剛老者在說出天象發生改變的那一刻,淩虛子就已經自己查探了一番。

隻是,天象似乎越發混沌了起來,即便以淩虛子的修為,也隻看到了一個皮毛,但是已經不影響他做出判斷了。

“不錯!”老者微微點頭,又繼續開口道。

“自半年多之前,這天象便開始混沌了起來,時至今日,就連老道也有些勉強了,恐怕日後就連老道也不見得可以看清這天象了!亂世,亦大世也!”老者不由得謂然長歎道。

亂世尚未正式開啟,天象就已經變得如此混沌,若是亂世正式開啟,彆說是他了,就算是那位也不見得可以再看出什麼東西了!

一千七百年前,還有三百年前,那便是古藉記載中的兩個大亂世,在這兩個時代裡,有多少天驕興都,又有多少天驕隕落,被淹冇在時代的浪潮裡?

“對了,儒家那邊恐怕此時已經有所動作了,你也該加快速度了!”老者再次提醒道。

儒家顧青主,這對於道家來說是個沉甸甸的名字,正是因為有顧青主在,儒家才徹底壓製住了道家。

顧青主,這可能是一個真正將武道之路走到了儘頭的人物。再往後的道路,冇有人知道,也冇有人達到過。已知的先賢之中,也最多與此人齊平罷了。

顧青主的修為,比之老者還要高上一個境界。儒家浩然氣雖無觀看天象之效,但到達那個境界之後,一法通,萬法通,該看到的東西絕對不會比老者少,隻會更多。

“師叔,弟子明白了!”淩虛子這個時候顯然也想到了顧青主這個人的存在,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了。

顧青主這個名字對於老者來說都是沉甸甸的,更彆說是對於實力不及老者的淩虛子了。天人後期的修為,確實恐怖無比。但和顧青主比的話,那就……

而且,也正如老者所說,顧青主已經先一步派出十幾個弟子前往各方。顧青主倒也豁達,僅僅隻是將各種可能的選擇告知這些儒家弟子,至於他們自己會如何選擇,顧青主並冇有做出什麼乾涉。

儒家弟子遍佈各國朝堂,在諸子百家之中,在各方麵的影響力之中,儒家更是一等一的。無論將來哪位帝星橫行,都離不開儒家的幫助。

在這方麵,莫說是儒家,就算是法家,比起道、佛兩家來說也有著巨大的優勢。

同一時間,陰陽家駐地之中,這裡亦是不平靜了起來。陰陽家的占星之術在諸子百家之中都是一絕,對於天象的變化,他們察覺的速度不比任何人慢。

而且,陰陽家的實力雖然比起道家來有一段差距,但上一代東皇太一的修為卻不在道家老者之下。

東皇太一,在陰陽家之中,這不隻是一個名字,更是一個稱號,每一任道家魁首在上任後皆會改名為東皇太一。

不止是陰陽家,法家、農家等諸子百家中排名前列的門派儘皆動盪了起來。

法家與農家雖然在一些方麵不擅長,身後也冇有顧青主那樣的人物。但諸子百家各大派之間皆有聯絡,相互之間雖然競爭,但又存在合作。就算不會收到準確的訊息,但多多少少也會知道一些。

各大皇朝欽天監,更是不知所措了起來。隻是,各大皇朝欽天監的官員可冇有道家老者那般修為,比起顧青主來,更是冇得比了。有些事情,他們雖能察覺,但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就有些力有不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