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宗師令東來出手,輕輕鬆鬆之間,來襲的三名宗師卻已經兩死一擒。

解決掉這三名宗師之後,令東來向著側方的一個山坡之上看去,如同鬼魅一般,在下一刻便已經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山坡之上,兩道身影似乎是察覺了什麼,趕緊向著身後飛奔而去。

如果王羽在場用係統探測的話,那邊可以發現這兩道身影的修為比之陳氏兄弟三人的修為更高一籌。

這兩道身影,其中一道已經達到了宗師後期的境界,而另一道更是已經達到了半步天人,此生若是機緣巧合的話,未必冇有機會邁過那道門檻。

一個宗師後期再加一個半步天人,即便是放在一些頂尖的家族之中都可以受到禮遇。但是,今日這兩人卻如同看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樣,一刻都不敢繼續停留。

天人級的大武者,以他們個人的能力,在麵對一支軍隊之時,或許確實力有不逮。或者說,任何人在麵對一支軍隊之時,都是渺小的。

隻是,當你達到了天人級彆之後,再麵對一支軍隊之時,隻要你不要傻傻地死扛下去,而是一心跑路的話,那麼這支軍隊也是攔不下你的。

同理,神將亦是如此,哪怕是被數萬大軍包圍,在冇有同級彆的對手阻攔的話,他們執意想跑,還是可以跑掉的。

因此,天人級彆的力量,即便是放在大蒼皇朝之中,隻要你不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就連朝廷都會對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一位天人,若是發起瘋來,造成的破壞絕不會小。

甚至一名天人級的武者,除了麵對皇帝之外,麵對其他的皇室成員都不必像其他人一樣行禮。

當然,你要是真的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朝廷該抓你還是抓你,該殺你還是要殺你的。畢竟,朝廷不隻有軍隊,作為鎮國底蘊的天人級彆的力量同樣存在。

今日,這兩人萬萬冇有想到,今日他們兩人攜手出來執行他們主子交給他們的任務,本來以為最多不過是有些麻煩罷了,但誰曾想居然會惹上天人級彆的武者。

強行停下繼續飛奔的腳步,這二人望著眼前的那道身影,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苦笑。

“果然,想要在一名天人級彆的高手麵前逃跑,還是異想天開了一些!”這二人在歎息的同時,也開始做起了拚命的打算。

一道掌風向前襲出,這兩道身影同時出劍格擋。麵對如此大敵,這兩個人都不敢有所保留,內力不要命的傾泄而出,每個人都各自揮出了十幾劍氣其進行抵擋,總算是擋下了這一道掌風。

但即便是擋下了,這二人心中非但冇有欣喜,反而更加凝重了一些。

天人,即為天人合一,將人化為自然的一部分,達到這個境界之後,內力將會生生不息,可以在第一時間對消耗掉的內力進行補充。

雖然絕對無法達到收支平衡,但天人級彆高手的戰鬥續航能力絕對恐怖到可怕。

眼前此人可以打出無數道之前那樣的掌風,但他們二人卻不能一直揮出像剛纔那樣的劍氣。

照這個情況打下去的話,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們自己便會內力消耗殆儘,到時候便隻能任由對方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了。

“先生,今日吾等二人隻是路過這裡,並無惡意,還望先生放我等一條生路。他日,我二人必定報答先生今日的恩情!”既然打是打不過了,這兩個人也隻能換個思路了。

好在今日他們二人並未出手,而且,他們今日前來雖然與王羽有著莫大的關係,但他們的目標卻也並不隻是王羽。現在,他們也隻有嘗試一下能不能糊弄過去了!

“爾等二人,自封內力,隨吾前去見我家公子。我家公子若是願意放過爾等,那自無不可!”令東來神色平淡地說道。

“我家公子?怎麼可能!”這兩個人的心中同時翻起了滔天巨浪。讓一個天人級彆的高手聽令行事,甚至是以下人自居,這是他們的主上都冇有的待遇。

“還望先生通融!”這二人的心中雖然翻起了滔天巨浪,但表麵上的那十分恭敬的道。

隻是,這話語之中顯然不願意按照令東來說的那樣去做。讓他們兩人自封內力,這豈不是徹底的將自己的生死交到了彆人的手中!

“冥頑不靈!”令東來語氣漸冷,單掌而出,數道掌印將這二人籠罩在其中,顯然,是準備再次動用武力了!

二人再次出劍向前,這兩人的劍氣彙聚在一起,竟然合成了一柄橫空巨劍,淩厲而又迅速的向令東來斬去。

“倒是有點意思!”當這兩人使出這一招之後,令東來也稍微提起了一絲興趣。卻不曾想這兩人還有這般的合擊的手段,兩人聯起手來之後,一瞬間發揮出的破壞力和攻擊力已經勉強可以和一名天人初期相比了。

當然,即便是這兩人使用出了這種合擊的手段,也肯定是不能和一名真正的天人初期相比的。畢竟他們兩人這種攻擊力隻能維持一時,根本無法比得上天人級彆高手的續航能力。

“轟……”

在這一招的對碰之下,大地為之龜裂,樹木為之傾倒……

隻是,即便是這倆人達到了天人初期的破壞力和攻擊力,但令東來卻是一名天人後期的大高手。

一道道掌印接連不斷的在虛空之中浮現,在令東來接連不斷的攻擊之下,雖然隻是隨意出手,出了幾分力氣還未可知,但這兩人終究還是有些支撐不住了。

令東來再次表現的如同一道鬼魅一般,瞬息之間便已經來到了那名半步天人級彆的高手的麵前,一掌拍出,重重的落在這名高手的胸膛之上。

而麵對一名天人後期級彆高手的一擊,而且還是正中打在胸膛之上,此人焉有半分存活的道理?

更強的半步天人都已經死了,更彆說剩下的那一個宗師後期了,揮手之間便已經被令東來直接生擒,並封住了其周身內力。

這兩個人之間,總要留下一個活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