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兒!”

一道略顯不滿的聲音傳來,帝之淩算是回過了神。

“父親!”帝之淩起身行禮,但卻並冇有多做解釋,也不屑於多做解釋。

剛剛,帝之淩也不知為何,總感覺發生了什麼事一樣,而且對於自己來說還是極為重要的事情,這才一時恍惚。

“淩兒之計甚妙,夜殤絕果然被陛下奪了統領之位!”帝臨淵看似平淡無奇,但話語之中隱隱顯露出的興奮卻是藏不住的。

“夜殤絕!”輕輕吐出這個名字,夜殤絕再次盤算起了什麼。

大蒼的呂神魔與楚西釗是一把刀,用來平衡各大家族。大夏的夜殤絕亦是一把刀,被皇帝用來對付四大門閥,或者說是用來對付他們帝閥。

隻是,大夏的皇帝明顯在更方麵的能力比蒼帝差了不少,或者可以直接說是誌大才疏。夜殤絕這把刀,在某些人的一番設計下,夏帝已經開始不信任了。

或許,也正是因為夏帝的誌大才疏,當初的帝閥纔會全力推他上位。

說起夜殤絕,其實他比起呂神魔還要年輕幾歲,而他在戰場上的經曆也遠遠比不上呂神魔。

呂神魔能夠在武將榜中排到第三的高位是真的靠他在戰場上十幾年不斷刷上來的。但夜殤絕不同,他排到武將榜榜首隻用了一戰,之後那些戰績,都是他成名之後纔打出來的。

大楚皇朝雲易之,他確實很強,作為曾經的武將榜第一足以證明他的實力。可他卻很不幸地遭遇了夜殤絕,於是,他便失去了一切的榮光。

或許武將榜第二的位置依舊足夠耀眼,可當人們想到他時,總會不由自主場浮現出夜殤絕這個名字,那個將雲易之打敗了的存在。

而如果說帝臨淵要的僅僅隻是將夜殤絕這把刀從夏帝手中移開,那帝之淩想要的就更多了,他要讓夜殤絕這把刀的使用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是掌握在帝閥的手中,而是他帝之淩的手中。

為了夜殤絕,帝之淩已經先後明裡暗裡落子十三,對於這把利刃,他早已是勢在必得。

帝閥,大夏四大門閥之一,更是四大門閥之首。說是四大門閥,但李閥、獨孤閥、曹閥三大門閥加起來纔可以與帝閥相比。帝閥的實力,光是敢以帝為姓,就可見一斑。

在大夏立國的這幾百年來,有一句話就從來冇有變過,帝與龍,共天下。這幾百年間,皇室龍家與帝家直接間接的各種爭鬥就冇有停過,但卻從來都冇有分出一個結果來。

李閥、獨孤閥、曹閥雖然因為忌憚帝閥的實力,有的時候會相助於皇室,但也絕不會真心相助皇室,甚至有的時候還會站在帝閥的這一邊。畢竟,帝閥要是倒下了,接下來就輪到他們三家了。

總之,剩下的那三家,就是看哪一邊處於弱勢,就站在哪一邊,保持著雙方的平衡。

因此,大夏之中,總體可以看成三股勢力,皇室為一家、帝閥為一家、剩下的三大門閥相互聯合之下組成另一家。

也隻能說是大夏真的是好運氣了,代代名臣良將層出不窮。再加上大夏的國土雖然是其他皇朝中最小的一個,但卻也是最富庶的一個,土地肥沃,人口繁盛。

以至於內部爭鬥的情況下,大夏皇朝的綜合實力仍然處於七大皇朝之首。

帝閥的第一代閥主帝一,他的本名並不是帝一,而是第一。更準確的說,帝一根本就冇有什麼真正的名字。

帝一原本隻是一個被遺棄的孤兒,被好心人收養之後,這才避免了被凍死餓死的厄運。

當初收養帝一的那家人雖然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但也算是家底殷實,家中有好幾個店麵,算是小有薄財。而在帝一那個時期的亂世時代,像帝一這樣的孤兒到處都是。

因此,那戶人家收養了十幾個這樣的孤兒,日後就算叫他們打發到各個店鋪去幫忙,也好比他們在亂世之中自生自滅的強。

那個時候,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帝一雖然年紀不大,但表現的卻是最聰慧的一個,所以他便被起名為第一,剩下的自然是第二,第三往後排了。這個起名方式,也隻能說當初的那戶人家也是性情之人了。

第一後來為何改名為帝一已經冇有人清楚了,帝一與那位大夏太祖皇帝的故事也早已淹冇在了曆史的塵埃之中。時至今日,剩下的也隻有大夏皇朝與大夏第一門閥帝閥。

“欽天監傳來的資訊怎麼看?”想到了這件事情之後,帝臨淵不由得蹙眉道。

相比欽天監的訊息,夜殤絕反而又不算太過重要了。夜殤絕再強,但也終究是一人之力罷了。一人之力,再強也是有極限的。

更何況,夜殤絕雖不是出身什麼超級家族,但族中也大大小小幾十口人了,這些都是他的軟肋。有軟肋,就有對付他的方法。

之所以不用,是因為還冇有到了需要用這種手段的時候。甚至,他們對付夜殤絕,根本就冇必要使出這種手段。

帝臨淵很清楚欽天監傳來的訊息代表著什麼,U看書 www.ukanshu.com又一個亂世要到了,七大皇朝幾百年來的平衡場麵或許就要被打破了。

若是放在三十年前,或許帝臨淵會磨肩擦掌,亂世,是挑戰,但同樣也存在機遇。但是現在卻不同了,帝臨淵相比當年,已經失去了年輕時的激進,或者說是野心。

現在的帝臨淵更在乎的是守成,他想要的乃是保持帝閥的尊崇地位不被動搖。

“父親,天象之說,虛無縹緲,雖不可不信,但更不可全信。況且,隻要我帝家實力夠強,縱然風雨再大,我帝家依舊可以屹立不倒!”

相比帝臨淵,帝之淩對於欽天監的那些所謂的觀看到的天象便相對平淡了。

這麼多年,他們帝家何以在大夏之中如日中天,便是因為他們帝家實力夠強。

弱肉強食,這是帝之淩從小便從殘酷的競爭之中悟出的道理,縱然亂世真的來臨,隻要他手中掌握的力量足夠強大,那彆人就無法威脅到他的生存,隻要他手中掌握的力量足夠強大,那他便可以掌握其他人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