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要是在往常的情況下,大蒼皇朝出了這麼大的亂子,大武皇朝早就已經不甘寂寞了,怎麼會輕易放過這麼一個大好機會?

畢竟,大武皇朝與其南麵的大夏皇朝有一大片山脈相隔。僅有的幾條通道,根本就不適合大規模大軍行走。

也正是基於這一點,大武一直以來的進攻方向都是大蒼,而大夏則是與大魏及大楚關係緊張。

隻是,草原上的北狄生亂,大蒼北疆不穩,大武的北疆莫非就能安定了不成?

而且,大武除了北麵有北狄之外,西麵還有西戎。而大蒼的東北角雖然也有東夷,但西戎可不像東夷是個弟弟。西戎的實力,比之北狄也弱不到哪裡!

“這三位王爺可真會挑時候!”等到眾人接了旨意各自散去之後,趙匡威出聲歎息道。

“不論如何,鎮東、鎮北兩軍是絕對影響不到這三位王爺了!”王羽同樣點頭讚同道。

不論這三王打得如何天翻地覆,楚西釗率領的那三十萬禁軍還有一些可能回援,但鎮東與鎮北兩軍,大蒼朝廷也絕對指望不上了。

山陰一道、燕北一道乃是這兩鎮將軍府的大本營,草原上北狄大軍壓境,兩鎮將軍府是不可能置大本營而不顧反而去對付三王的。

而且,楚西釗那三十萬禁軍也隻是有可能回援罷了。畢竟,草原的威脅也是實實在在的了。一旦因為少了那三十萬禁軍而讓北狄打了進來,那個後果,大蒼更無法接受。

因此,這三王終究還是等到了最佳的機會。而這一戰,也註定是無比慘烈的一戰!否則,一旦北疆安定下來,大蒼可以騰出手來,那三王可就要倒大黴了!這一戰,三王必定是要全力以赴,甚至是玩命的!

“聽聞此次平亂軍,你們鎮西府可也是要出一份力的,這一次還得靠你趙大公子照拂了!”王羽似是開玩笑道。

這一次的平亂軍,以禁軍為主,再加上十萬鎮西軍,周邊各道府軍為輔,用以對付三王大軍。

至於天師道那裡,雖然那個數量看著嚇人,但也改不了這是一群剛剛提起武器的農民的事實。

而東海道位於大蒼最東,東海道向西便是廣陽道,廣陽道再向東便是陽東道,鎮南將軍府剛好便位於陽東道。

因此,天師道已經交給鎮南將軍府來對付了。在王羽想來,鎮南將軍府和鎮西將軍府一樣,最多出兵十萬罷了。

畢竟,雖然大武皇朝麵臨邊患,大乾皇朝內部更是叛亂叢生,理論上冇有精力在這個時候搭理大蒼,但兩鎮將軍府都不會拿自己的大本營開玩笑的。

他們就算是要派出兵馬平亂,但也一定是在充分保證老巢安全的情況下。

“哈哈哈,王羽小弟,你放心,大哥一定會罩著你的!”被王羽這會一提醒後,趙匡威又恢複了那幅混子的模樣,搭著王羽的肩膀似是張狂道。

“我說,你小子這是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了吧!”一個小弟,一個大哥的,讓王羽滿頭黑線地說道。這個傢夥,該精明的時候精明,但不著調起來也真不著調。

這麼長時間,他們兩個人已經混得相當熟了,偶爾也會打打鬨鬨,開開對方的玩笑。

不過,說歸說,接下來還真免不了要讓這小子幫忙。這一戰,雙方加起來規模都上百萬了,令東來在旁邊護著都不見得安全。

話說,他王羽本人、趙匡威、還有四皇子,蒼帝讓他們接下來各自去的地方,這目的可不單純呀!王羽已經暗令蒯通帶高熲前來了,是該好好利用一下這些大謀士了!

至於後羿,在之前射過那一箭之後便已經返回燕北道了。射過那一箭之後,後羿便已經不適合在王羽身邊出現了。

後羿來京都時的行蹤非常隱秘,知道的包括王常、王羽在內也不超過五個人。

而且,即便未來會有人知道後羿曾聽令到過京都,但他們也隻會知道後羿離開京都後便返回了燕北道,不會有人知道後羿其他的事情。這麼一點事情,王羽開口,王常還是會去幫的。

其實,王羽不知道的是,鎮東將軍府此次也向朝廷請令調軍而來了。隻是,發向王羽的訊息還有半路上,估計還得一天才能送達,因而王羽還不清楚。

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超過百萬人規模的大戰,身邊冇有完全屬於自己的士兵,若是有人起了歹心,那這中間可供操作的地方可就多了。

特彆是,王羽還有被刺殺的前科!而且,鎮東府發展幾百年,又豈會冇有什麼仇家!

說起仇家,此次王常來信倒是提了一點,山陽道第一世家夏氏為王氏所滅。簡簡單單幾個字,卻給王羽透露了足夠多的資訊。

隨著四皇子的開始亮相,與之前在京都毫不起眼甚至是一個隱形皇子之時已是截然不同,或許是出於這一點,王常才額外多提了一句此前不願向王羽透露的東西。但更多的,卻不再多說半個字。

這還隻是其一,誰知道王氏發展的幾百年裡,明裡暗裡都還有什麼仇家。

因此,鎮東府必然是要調動一支部隊作為王羽的親兵的,怎麼說也是準繼承人了。出於北狄的原因,這支部隊的人數倒是不多,正是蒙武所統領的那三千黑騎!

這三千黑騎原本就屬於王羽,此時來調動他們是最合適的。隻不過,這三千黑騎此前因為一些原因前去東夷了,因此,稍晚的一些時候纔會到達。

而四皇子、王羽他們這一次出兵的目標所在梁山,這個時候,朝廷還哪裡顧得上他們?已經交給範同、陳玄豹他們自行去處理了!

三王與天師道一亂,大蒼東麵的青北道、青南道、河陽道、東海道可以說是儘失,與三王的威脅相比,區區梁山又算得了什麼?若是解決了三王之後,朝廷還得記得起梁山匪徒,屆時揮兵掃之便是!

“走吧,接下來又得趕路了!”王羽向趙匡威提醒道。

旨意出已經明確表達了,接到旨意之後即刻出發前往各自的目的地,而王羽與趙匡威此次的目的地便是廣***,從燕南道去廣陰一道,這中間的路程可不算短。

三王此次的目的乃是殺入京都從蒼帝手中奪權,自然不需要將整個大蒼都打一遍,首要目的便是打入京都。而三王前往京都最便捷的路徑便是出河陽道,穿廣陰一道而後抵達河南道。

因此,接下來平亂之戰的第一戰的戰場恐怕就是廣陰一道了。

“呃!”一聽到又要趕路了,趙匡威的臉色不由得一垮。

這一年多來,趙匡威從關西道至京都、再從京都到燕南道,現在又要從燕南道到廣陰。這一路上,大蒼十八道,他都快走過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