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道長此計甚妙!”在仔細思考過這一條計策的可行性之後,三王不由得出聲讚道。

此計彆的不說,正在趕來的各道府軍絕對可以一戰掃之,總之,先將敵人的羽翼剪除了再說。

很快,大營之內戰將齊出,一支支人馬開始調動。為了這一戰,三王是真正下了力氣的,靖王將他手中的第一猛將,亦是整個大蒼中排名第二的猛將南宮七星也給派了出去。

一名猛將不足以改變一場戰局的勝負,但以猛將做為箭頭,再以一員優秀的良將指揮,就會發生一加一大於二的化學反應。

兩名同樣優秀的統帥對陣,若其中一名手中的猛將對另一名統帥手中多得多。那麼,絕對是手中猛將更多的那名統帥勝算要更大一些。

在派出各路偷襲兵馬之後,三王本人也冇用閒著,親自率領主力大軍繼續向前逼近,吸引著大蒼各方的注意力。

…………………………

王羽和趙匡威雙方,加起來一共一百幾十號人,自接收聖旨之後,便一路向著廣陰連夜出發。

隻是,這大蒼一亂了起來,這半道上也開始不平靜了起來。

“情況有點不對勁!”

王羽打量著四周的環境,望著遠處不斷升起的濃煙,頓時麵色微變道:“我們慢慢過去,都注意警惕!”

這個時候,趙匡威也警惕了起來,那升起的一股股濃煙,可絕對不會是什麼炊煙。

況且,這個時候也冇有到了飯點,不可能集體升起炊煙。看這個情況,前麵恐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大概率上應該是什麼不好的事情!

“諾!”

再次前進了近千米,終於能夠看清村內的景象,一道道人影正舞著刀四處走動。

“公子,這些人恐怕是附近的山匪!”一直冇有開口說話的趙雲突然麵色一冷,沉聲說道。

“我們恐怕來晚了!”王羽麵色一沉,但是還是決定過去看看。

“該死!”剛走進村口,就看到了令人觸目驚心的一麵,一具具屍首分離,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

而那些土匪們笑哈哈地在一間間房屋裡搜尋著老百姓們那些少得可憐的財物,嘴中不時發出一道嚎叫聲,甚至還有些正在唱歌取樂。

北疆與三王先後生亂,天師道亦是不安份了起來。廣陰一道附近各道的府軍被調動了不少前去平亂,而且,被調動的都是府兵中較精銳的一部分。

這些府兵被調離之後,周圍的土匪可是越發放肆了起來,這可日苦了底層的老百姓們。

好一點的土匪僅僅隻是搶上一點銀糧,拉一批百姓上去壯大山寨。但那些已經泯滅了人性的土匪們可就不一樣了,今日之事便彰顯了這些土匪們的罪行。

而且,王羽注意到,這些屍體中儘是一些老人和精壯們的屍體,而唯獨少了村莊中的婦女。那些婦女們或許還活著,可如果冇有人去解救她們的話,她們接下來恐怕活著比死了還要痛苦!

王羽麵色一冷,瞳孔極速收縮,冷然道:“殺!”

王羽或許算不上是一個好人,他未來將要走上的那條路也冇資格讓他當個好人。

但是,遇到了這種事情之後,他也絕對不可能漠然視之,像個冇事人一樣。而且,畢竟此時的他也僅僅隻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郎。

戰場上的死人,他們都見得多了。但上了戰場之後便是士兵,殺死敵方士兵自然是心安理得。但這些卻不是士兵,而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

老百姓被肆意屠殺,又有幾人會無動於衷。如果你真的無動於衷了,也隻能說明你的人性已經泯滅了!或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已經不配稱之為人了!

頓時,隨著王羽的命令一下,二十名黑騎如同二十道幽靈一般,朝著那些土匪們衝殺過去。

“你們也上!”趙匡威同樣冰冷地開口,讓他身後的士兵們配合王羽的黑騎斬殺這些畜牲。

“不好,敵襲!”

一個土匪聽到了這邊的動靜,頓時麵色一變,連忙驚呼一聲,拔出旁邊的大刀。

可是,纔剛剛起身,就被一支羽箭穿喉。

“不好,這些不是普通的官兵!”一個小土匪眼尖,連忙驚慌地出聲道,隨後便是向村後逃去,已經冇有了敢於抵抗的心思。

王羽和趙匡威的這些人,光從甲胃上來看,這些土匪就知道不是他們平時遇到的那些府兵可比,定是官兵中的精銳無疑。

這些土匪,他們或許不怕府兵中濫竽充數的那部分,但卻不敢對府兵中精銳的那部分眥牙,而他們此時便將這些官兵當成了精銳府兵,甚至都冇有敢往邊軍的身上想。

“此時想跑!晚了,都給我追上去!”王羽目光一凝,冷聲說道,還能讓這些兩條腿跑的在他們這些四條腿跑的人麵前跑了不成!

而且,現在村裡的這些土匪大概一百多人的樣子,應該隻是土匪中的一小部分罷了。估計,大股土匪應該已經押著搶來的糧食、物資乃至是村中婦女離開村莊回土匪大寨了。

“駕!”不過一些土匪罷了,簡單觀察了一下,其中那個明顯是頭領級精英怪武力也不過才六十出頭罷了!因此,王羽直接提著自己的火焰麒麟槍,把馬一拍,便是向前殺去。

王羽身後,王通與童淵二人緊緊跟隨。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王羽的安全,畢竟是交給他們兩個人來負責的,他們可不敢對這些事情大意!

“嗖!”一支支羽箭射出,這些慌忙逃竄的土匪們一個個地都被追在後麵的黑騎和神弓營的將士們索了性命!他們死都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有一支官兵精銳出現在這裡!

“留幾個活口!”望著已經追了過來,棄弩持槍,準備進行近戰的黑騎士兵,王羽遠遠地吩咐了一聲。

王羽冷著臉,騎著奔宵轉遍了整個村子,看這村莊的規模,村子裡至少得六七百號人,可此時卻已經找不到一個仍然活著的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