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令東來微微行禮道。

雖然已經被植入成了王羽的死忠,但作為天人後期武者的無上宗師令東來行禮之時仍然隻是輕輕地點了點頭,隨即便直接站到了王羽的身後,再次恢複了之前那副普通人的模樣。

隻是,現在大帳之中,還哪敢有人再把他當作是普通人。

眾人皆是不由得向著令東來偷眼望去,很難想象他們的公子身邊居然還隱藏著這麼一位大高手。而且這位大高手還像他們一樣,帶著一絲以他們公子為主的意味。

特彆是王通,眾人之中,尤以他的心境起伏最為波動。

和童淵和趙雲不同,他是見識過其他的天人級彆的武者的。而這人也不是彆人,正是他們王家的一位族老,那是和王羽爺爺一個輩分的人物。

武都王氏到底還是大蒼皇朝開國時期便已經存在的頂尖勳貴之一,世襲公爵,世代都身為鎮東將軍永鎮鎮東城,經過這幾百年的發展,該有的底蘊還是不差的。

其中,這天人級彆的武者便有一位。

隻不過,當令東來出手的那一刻,給王通的感覺卻比他們族中那位族老還要恐怖得多。

隻是,這種存在,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地跟在他們公子王羽身邊。

“族叔!”王羽的聲音卻突然打斷了王通的胡思亂想。

“見過公子!”王通帶著一絲恭敬意味地道,說話的中間還向王羽行了一禮。

雖然王羽已經可以說是少族長鐵板釘釘的人選了,但是,在王通的麵前終歸還是一個小輩。

按照輩分來講,王通始終都可以算是王羽的族叔,王通根本就冇有必要表現出這種恭敬的意味,更冇有必要特意為王羽行禮。

奈何,連剛剛令東來進來的時候都向王羽行了禮,王通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搞特殊的為好。

“族叔何必如此多禮,羽不過是區區一介小輩罷了!”王羽一邊張手虛扶,一邊謙遜地道。

“不知公子有何事需要效勞!”王通就當自己冇有聽到這句話,反而是問起了正事。

雖然王羽說是不必多禮,但他若是真的將王羽當成小輩的話,萬一那位看他不順眼順手給他一下,那就不好了。

“今夜,除了那三百士兵之外,共有六名高手而來,其中,三人為令先生所斬,一人為族叔與童老合力所斬,剩下二人為令先生所擒。如今,距離天亮還有一個多時辰,族叔可去看看能不能問出些什麼?”王羽緩聲開口,同時向著旁邊的一個帳蓬指去。

“公子放心!”王通雖然口中說著公子放心,但心中卻暗暗叫苦,能夠修到宗師的,皆是心誌堅毅之人。一個多時辰,就想問出什麼?

緩緩走出帳外,外麵的黑騎雖經曆一夜大戰,卻仍然在忙碌著,戰死的屍體總要處理的,這樣都要被搬運到一處集中焚燒。前後兩波敵人,總計留下了八百多具屍體。

當初作為護衛的一百黑騎,如今也隻剩下二十人了。經過一夜大戰,八十名黑騎儘皆被永遠地留在了此處。

這還隻是路上,若真是京都有什麼人對他出手,他之後的麻煩事可還多呢,他可是要在大蒼學院呆上三年的。

“見過公子!”趙雲的出現突然打斷了王羽的沉思。

“子龍,都問出來了?”

“屬下將這些人單獨拷問,得到的結果皆是來自禁軍!”

王羽讓王通拷問被擒到的那兩位宗師,而趙雲則是拷問那些被抓到的普通士兵們。

“禁軍?”聽到這個結果,王羽也不由得多了幾絲驚訝!

禁軍,這是一支直轄於大蒼皇帝蒼帝的力量,負擔守護皇宮,扛衛京都。

不到重要時刻,禁軍幾乎是不出京都的。上一次禁軍出動,還是十五年前西麵的大武皇朝百萬大軍犯界,鎮西將軍趙長風三戰三敗,蒼帝大怒,命大蒼軍神楚西釗領五十萬禁軍會合其餘河西道兵馬出戰迎敵。

此次居然連禁軍都牽扯進來了,這讓王羽心中驚訝的同時,不由得更加多了幾絲好奇。究竟是誰?在他的記憶之中,他應該是冇有惹到過這種級彆的大佬的!

“公子!”不一會兒,王通也忙完了。

“在下無能,短時間之內恐怕是無法從這兩個人身上問出什麼了。不過,審訊的過程中,發現了這樣東西!”王通不等王羽發問,便已經主動回答道,同時還從懷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三樣東西。

這是三枚令牌,代表身份的令牌。擁有這個令牌的人對王羽而言雖然不算什麼,但可以調動擁有這個令牌的人那可就麻煩了。

眼中再次露出一絲驚色,隨即王羽便接過這東西保管了起來。

“和這些人一起,都燒了吧!”王羽麵色平淡,指了指不遠處堆成一堆小山的屍體。

趙雲麵露出一絲不忍之色,畢竟,殺人不過頭點地,如此做法,卻是有些殘忍了些,但王通都早已習以為常,不以為意。

“叮,恭喜宿主麾下斬殺天級武將一名,宗師四名,半步天人一名,共計獲得60召喚點,當前共有召喚點175點。”

隨著火焰不斷升起,隨著那淒淩的慘叫著漸漸消失,王羽想要聽到的係統聲音也開始響起。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一,擊殺前來刺殺的敵人,度過眼前的危機,獲得獎勵神級召喚卡一張。”

神級召喚卡終於到帳了,這一道係統提示聲也衝散了王羽的一些愁緒。不管怎麼說,忙活了一整夜總算是冇有白廢。

“公子,昨夜之事是否上報家族?”王通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王羽身後的令東來一眼,這纔開口問道。

“如實上報吧!”王羽思索過後,這才做出了決定。

主要是因為雖然還不能確定幕後之人究竟是誰,但大致範圍已經有了。而這幕後之人的身份卻令王羽很是頭痛,他必須得得到家族那邊的支援才行。能動用禁軍和那個地方,也就隻有皇族了!

聞言,王通這才放下了一直吊著的心。他除了暗中護衛王羽外,還要定期報告王羽的近況,可有令東來在,若是冇有王羽的點頭,他哪敢隨意上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