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公子可知公子當務之急又該如何?”高熲繼續追問道。

“先生所言,羽亦是明白。隻是,這絕非一朝一夕之事!”

高熲剛剛纔提到鎮東將軍府,這個問題的答案,王羽怎麼可能不清楚!

這些謀士就是愛說一點,藏一點,剩下的全靠你自己去領悟。高熲先是讓王羽明白憑他們幾個的人的力量,根本無法主導這一場戰局的勝負。

而後,高熲又主動提起鎮東將軍府,不就是暗示王羽他首要之急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掌握鎮東將軍府這個力量。

畢竟,現在鎮東將軍府的主人還不是王羽,隻有王羽真正成為了鎮東將軍府的主人,纔可以調動鎮東將軍府這股龐大的力量,纔可以有足夠的力量乾擾天下局勢。

就憑現在的王羽,對於天下局勢的影響實在是太有限太有限了!

隻是,高熲所暗示的內容,王羽早就已經意識到了,否則,又為何要早早地將蒙武、蒙恬父子扔到軍中。

但是,飯也要一口一口地去吃,王羽就算是想要往軍中安插自己的親信,也得一點一點地來!一口不僅吃不成一個大胖子,反而還容易被噎著!

…………………………

靜靜的夜空,無邊無際,宛如一塊巨大的黑色綢緞籠罩著地麵。地麵在月光的襯托下,像被鋪上了一件銀色的輕紗,那種感覺又加重了幾分。

黑夜中,楊素領著三萬輕騎踏著月色而來,直麵平亂軍大營。這一戰,是楊素的首秀,楊素相信,此戰之後,他的名字便會在整個大蒼閃耀,直至在天下名將中都找到他們一席之地。

大蒼最頂尖的家族之中,三王不可能一家支援者都冇有,至今,位於青北道的楊家與位於河陽道的南宮家便是三王勢力的支援者。

青北道與河陽道全部都處於三王掌握的勢力範圍之內,而位於這兩道的南宮家與楊家必然與三王聯絡頗深。

楊素,他便是楊家旁係的一名子弟,胸藏兵甲,少有大誌,這一次,便是楊素自己為自己創造的一個機會。

當然,這個楊素其實並不是什麼本土人物,而是被楊堅攜帶而出的那個楊素。隻不是,楊素並冇有被植入到楊堅那裡,而且被植入到了大蒼皇朝六大世家之一的楊家中。

話說,掌握了青北道的三王中的威王的運氣確實不錯,先是得了黃巢在內的一係列人手,又是莫名其妙地占了楊素這麼一個便宜,手底下的人才陣容一下子就上升了一大截。

平亂軍軍營,今夜值守轅門的守將乃是偏將軍呂清平,此人雖然並冇有什麼大才,但卻為人謹慎,做事一絲不苟,從軍多年,雖然並冇有立下過什麼大功,但也並冇有犯下過什麼過錯。因此,在晉軍之中也算混得開。

此時的呂清平聽著輕騎奔襲而來造成的動靜,彎腰看了一眼因大地震動而顫抖起來的石子,當即麵色難看地說道,“快鳴彭示警,大批騎兵來襲!”

“所有人,依靠拒馬,準備進行防禦!”呂清平沉著一張臉下令道。聽這動靜,就知道來的人一定不少,他手底下的這點人恐怕難以支撐片刻,但是軍法無情,他卻不敢後退。

“土雞瓦狗!也敢阻本將的路!殺!”作為先鋒的南宮七星怒斥一聲,手中的長棍飛掃而出,一招橫掃千軍便是向前而去。

血紅色的光芒遍佈四靈棍,胯下五行駒嘶吼一聲,長棍轟然落在阻擋在他們麵前的拒馬之上。

錘棍之將不可力敵,一般而言,以錘或棍作為武器的一般都是力量驚人之輩,走的是力量型的路子,而南宮七星自然也不會例外。

四靈棍攜帶著驚人的力量落下,一棍便是將眼前的拒馬給砸飛了出去,壓倒了後麵好幾排的士兵。

“南宮七星!”呂清平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同時心裡也不由得咯噔一聲,遇到了這個煞神,他今天恐怕是無法全身而退了。

八十萬禁軍之**計有三位神將,而三王麾下亦有兩位神將,分彆是靖王麾下的南宮七星與誠王麾下的笑蒼生。

眼前此將周身之上的血煞之氣已經可以覆蓋到了兵器之上,必然是到了神級武將的境界無疑。而南宮七星與笑蒼生之中,隻有南宮七星的兵器纔是長棍。因此,呂清平一眼就分辨出了此人究竟是誰!

大蒼第二猛將南宮七星,整個大蒼的將領之中,除了大蒼戰神呂神魔之外,又有幾人敢單獨一人直麵南宮七星的長棍!

“叮,南宮七星武神技能發動,基礎武力108,武神技能 4,四靈棍 1,五行駒 1,當前武力上升至114。”

“開!”南宮七星怒吼一聲,手中長棍隻是橫掃,也不多做什麼多餘的動作,便是十幾名士兵被橫掃而出。

“放箭!”呂清平向著身後的弓箭手壓著嗓子命令道!

“哼!”箭雨襲來,南宮七星冷哼一聲,一棍便搶起一名平亂軍士兵擋起自己年前,下一刻,便是馳馬向著呂清平所在的方向殺了過去。

呂清平之後,黑壓壓的騎兵們順著南宮七星打開的缺口闖入,那些阻擋在他們麵前的士兵們儘皆被鐵蹄踏成一攤肉泥。

“不知死活之輩,給本將死來!”隨手將手中那具平亂軍士兵的屍體遠遠地拋了出去,砸倒了整整一排猝不及防的弓箭手。

下一刻,南宮七星飛馬之間便已經衝到了呂清平的近前,手中長棍一個泰山壓頂便是向下壓了下去。

“叮,呂清平武將技能發動,基礎武力92,武將技能 2,當前武力上升至94。”

“開!”呂清平怒吼一聲,大槍橫舉,便是向上格檔而去。

縱然是知道實力差距極大,甚至是如同天壤之彆一樣,但呂清平也絕對不可能不作出任何的抵抗。

抵抗了還會得到一絲存活機會,雖然這絲機會可能會無比的渺茫,但若是不抵抗的話,就絲毫的機會都冇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