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兒拜見父親,族老!”王常恭恭敬敬地向著眼前兩人行了一禮。

他雖為族長,可這兩人一個是他的父親,另一個則是家族鎮族底蘊,見了這二人,連他都必須恭恭敬敬地。

“常兒,你如令已是一族之長,有何事自己拿主意便是了,何須還要再來叼擾我們這兩個老傢夥!”這兩人之中,其中一位老人帶著一絲不爽地說道。

隻見這老人,一身白袍,雖滿頭白髮,但卻精神十足。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這左手邊的袖口空蕩蕩的。這是多年前的一次大戰之中留下的,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當時正值壯年的他卻直接退隱了,將家族大權儘皆交給了自己的兒子。

“父親,王通來信了!”王常恭恭敬敬地取出信件,遞給老人。

“天人?”信雖長,但老人卻終有看完的時候。

天人二字一出,另一位一直閉眼打坐的老人驀然睜眼,恐怖的氣勢一閃而逝,彷彿冇有出現過一般。一目十行地看了一眼信件,這老人雙眼之中儘是疑惑與驚訝。

“這信上所言,這位天人乃是五年前為羽兒所救纔跟隨在羽兒身邊,常兒,你怎麼看?”第一位老人也不知在想些什麼,又是突然開口問道。

“父親可曾記得五年前羽兒盜取九葉血玲瓏一事?”

聽到九葉血玲瓏幾字,兩位老人同時感到一陣肉痛,那可是家族至寶,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神藥,有了它不亞於多了一條命,整個天下也不超過五朵。

而當年王羽所盜走的那一朵便是他們家族中唯一的一朵。

驀的,另一位老人突然想到了什麼,雙目之中精光一閃,開口問道,“族長是指當年羽兒盜取九葉血玲瓏乃是為了這位天人高手!”

“不錯,族老所言正是吾之所想。”王常緩聲開口道,“王通訊中之人確是五年前來到我府中,之後便被羽兒要到了他那裡。如此,倒也算是對的上了!”

“若真是如此,羽兒當年若是說清原委,我等當年又何必重罰於他!”老人臉上儘是喜色,九葉血玲瓏雖珍貴,但比起一位天人級高手又能算得上什麼。

更何況,據這信中所言,這位天人似乎比他還要強上一些。他已經是天人初期,那此人修為又該幾何?

在係統植入的記憶中,當年,正是因為王羽盜取家族至寶,纔會在十歲進入軍營。

後來,乃是王羽表現出了自己的天賦之後,再加上皇甫雨薇從皇室中求了至寶以作補償,這才又得到了家族重視,並重新取得了今日之地位。

“隻是,羽兒雖救此人性命,可堂堂一位天人高手,又何須自甘為下!”第一位老人有些擔憂地說道。

畢竟,按照王通訊中所言,這位天人頗有一番以王羽為主的意味。身為天人,縱有活命之恩,也不至於如此!

“無妨,身為天人,若有不軌之心,又何須隱藏五年。起碼,到目前為止,這終歸是一件好事!”這第二位老人卻是看得很開。

更何況,以鎮東將軍府的力量,還不至於怕了一位天人。若是對方真有什麼不軌之心,三十萬鎮東軍又豈是吃素的。

“對了,這刺殺之事可曾查清!”第一位老人開口問道。

“未曾,不過,父親,這是從京都而來的訊息!”王常再次從懷中取出一封書信,向上遞了過來。

“此事應該遠冇有表麵看到瞭如此簡單,這裡的水恐怕不淺呀!”好歹也是當過族長的,第一位老人第一時間便發現了不對,從中嗅出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父親的意思是指有人慾借我鎮東府之手……”王常第一時間便明白了自己父親話中的意思,此前,王常本人亦有此等猜測。

“不錯!”老人頷首道,“不過,此時你也勿需多管了,將這則訊息告訴羽兒,剩下的事交給羽兒自行處理便是,少年人,總要多經曆一些風雨的!”

在老人心中,王羽既然有一位天人級彆的高手在身邊保護,那麼生命安全還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既如此,即便是真在京都的風雨中吃上什麼虧,那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了,甚至還有可能是一件好事。

“也好!”對此,王常並冇有反對。在保證生命安全的情況下,王常不介意自己的兒子多一些曆練。

同時,也在心中暗暗歎道,當初因為一些原因那事情並冇有公佈,知道的也僅僅他們當事幾人。否則,或許也不會現在的麻煩了。

……

每年的八月中,就是大蒼皇朝京都一年中最為熱鬨的時候。在這段時間,全國各地的青年才俊都將抵京都,前來參加大蒼學院的入院測試。

因此,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京都之中絕對可以說是臥虎藏龍,人聲鼎沸,說不定你在街上遇到哪個人便是日後的某位國之重臣。

其實大蒼學院真正開學的時間是九月初一,不過八月中旬,想要報名參加大蒼學院的學生就要趕到這裡,開始報名加入以待之後的測試。

作為大蒼皇朝所有年青一代,尤其是平民或者是小家族的年青人夢寐以求的聖地,每年的入院試皆是人山人海。如此多的人才,必然是要經過測試進行一定的篩選的。

當然,鑒於每年十之**的考生皆是來自平民,對於未能通過測試的平民,大蒼學院皆會由學院幫其補助沿途盤纏。

大蒼學院的這一舉措,也使得更多的青年才子,尤其是平民才子對於大蒼學院趨之若鶩。而前來報名的人數越多,大蒼學院便越能挑選到優秀的人才,從而培養出國之棟梁的機率也就更高。

而在八月中旬報名之後,便在八月下旬對報名的學員正式進行測試,能否進入學院,全看這一次測試能否通過。

大蒼學院的測試說難也難,說簡單也很簡單。文、武兩科,選擇一科進行測試,每科取前一千名。

除了那些特招生之外,每年共計從這一次測試中選擇兩千人加入學院。

而這些學生隻要在三年時間之後,可以在大蒼學院畢業。文院者可免除在郡、道那些環節,直接進入科舉,而武院者則是直接加入軍中,成為中下層軍官,不必從小兵做起。

若是成績優異者,他們的起點還會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