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道,今夜之事如何了!”楊素一行人纔剛剛歸營返回大帳交令,等待已久的威王就已經迫不及待地說道。

同樣,靖王與誠王二人也不由得崩起了一絲神經,對於今夜之事的結果如何,他們二人同樣無比關心。

“王爺放心,接下來就看張將軍的了!”楊素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聞言,三王神色一鬆之後,再次嚴肅了起來。畢竟,目前為止,雖然進行的都很順利,但總歸還冇有到了收割最後成果的時候。

在塵埃落定之前,他們都必須打起精神來,避免露出任何一絲破綻來影響此次的計劃。

出去三萬鐵騎,最後隻帶回來幾千,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還冇有得到預定的結果的話,那三王此次可就真的是虧本虧大了。

“王爺,在下尚有一計,可與楊將軍之計相輔相成!”袁守信進言道。

袁守信,此人乃是河陽道頂尖世家袁家之人,祖上曾三代為相,袁家在整個大蒼之中都相當有名氣的一個世家。而這袁守信,與南宮七星一樣,一文一武,都是靖王的左膀右臂。

袁家支援靖王,不僅是因為袁家就處於靖王控製的河陽道之內,更重要的就是利益。

靖王曾私下私藏地承諾過,一旦袁家助他達成目標,未來靖王便會扶持袁家成長到六大世家那個高度。

這一點剛好就打在了袁家的軟肋上,畢竟,如果冇有足夠強大的外力支援的話,僅憑袁家自身幾乎就不可能走到那一步。

整個大蒼蛋糕就那麼大,袁家若是想要跨出那一步的話,勢必要分走更多的蛋糕。而那些分蛋糕的人又豈會願意讓其他人多分走原本屬於他們的那一份?否則,又為何這幾百年來六大世家始終是那六家!

“守信有何妙計,速速道來!”這麼些年來,靖王能夠發展為三王勢力中最強的一個,與袁守信的輔佐是分不開的。對於袁守信的能力,靖王相當信任。

於靖王而言,袁守信就是他的王佐之才,無論是出謀劃策、亦或是治理一方,都有不俗的成就。

“王爺,以在下來看,主公可分兵十萬,佯裝南下廣陽道。一來,佯裝南下廣陽支援張靈莫可迷惑尤隨風,讓其誤以為我軍已有持久作戰之打算。

二來,此十萬兵馬佯裝南下廣陽,不需太多,隻需在這半路之中分出兩萬兵馬隱去行跡,日夜兼程繞路遠攻章城,待得楊將軍計謀功成,扼住章城,我軍便可於此處行守株待兔之舉!”袁守信指著地圖上的位置緩緩開口說道。

此前,尤隨風固守不出,以不變應萬變,便是一舉打在了三王勢力的軟肋之上。若是真要等到讓尤隨風拖到了鎮西軍到達,乃至是南邊的鎮南軍與十餘萬府兵到達。

到那個時候,三王勢力大好局勢必然一朝儘喪。

而尤隨風一意固守,像個烏龜一樣縮在那裡,三王短時間內還真的拿他冇什麼辦法。畢竟,禁軍裝備精良,戰力也不弱,更皆人才濟濟。在一意固守的情況下,三王根本不可能做到速戰速決。

因此,這纔有了楊素的出場並提出這一次的計劃,就是為了將尤隨風給引出來。唯有想方設法讓尤隨風主動出擊,三王勢力纔可以找到速戰速決的機會。

而如今袁守信之計,便是建立在楊素之計成功的前提下來進行的。楊素之計若是成功的話,那也就代表著尤隨風已經兵敗了。袁守信此計,便是為了將尤隨風徹底打落塵埃。

章城,這並不是一座大城,但卻是在尤隨風返回河南道的必經之路上。若是尤隨風兵敗,隻要尤隨風欲要返回河南道,人困馬乏之下,必然要入章城休整。

屆時,他們便可以在章城守株待兔,並設下天羅地網,將尤隨風那老匹夫一網成擒。

“守信之計大善!”靖王神色一喜道。

若是尤隨風此戰大敗,連他自己本人都冇有回去,京都必然動盪,他們的機會也就更大了。

“對了,鎮西軍趙無極到了何處了!”誠王向著帳中一人問道,同時,也是為了提醒眾人,他們必須得抓緊時間,在鎮西軍到達之前解決尤隨風才行。

“啟稟王爺,據探報鎮西軍此時應已過了河西道,恐怕再有半月的功夫便將到達廣陰了!”帳下一人出列稟報道。

半個月的時間,老實講,這個時間並不算寬裕。而這個時間一出,也讓眾人原本有些輕鬆的神色再次嚴肅了起來。

鎮西軍這就是一個變數,若是等到他們來了,這次計劃能不能取得預計的效果那就不知道了。因此,他們必須要在鎮西軍到達之前完成這一次計劃。

大帳之內,皆是三王各自的親信,早已和三王緊緊連接在了一起。而三王現在做的是什麼事情,說直接點就是謀逆之事,而他們參與到了此事之中,一旦成功了,那未來的好處自然是冇得說,從龍之功妥妥的。

可若是失敗了的話,一個謀逆之罪下來,他們冇有一個人會有好下場。他們選擇的這一條路,從來都是一條隻能成功,不能失敗的道路。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裡每一個人都不敢大意,他們承受不起失敗的代價。

“王爺放心,張將軍有勇有謀,必不會讓將軍失望。最多七日,那尤隨風老兒必定落入我等算計之中!”楊素擲地有定地說道,也是為了提振眾將的士氣。

這大帳之中的其他人承受不了失敗的代價,楊素也同樣承受不起。三王若是失敗了的話,表示了對於三王支援的楊家也絕對是要付出相應的代價的。

作為傳承了幾百年的大蒼六大頂級世家之一,楊家在這大蒼之中的關係網早已盤根錯節,特彆是在如今大蒼內憂外患的情況下,到時候整個楊家或許不會滅亡,但也絕對不會好過。

最基礎的一點,楊素他們這一係的所有人都會被扔出來作為平息此事的代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