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張歸霸那裡的行動進行地非常順利,比起楊素預計的時間還要再短上一天。

經過了三天的時間,在那名文吏賈南風的說服之下,張歸霸的態度便已經有了鬆動。當天,賈南風便已經趁勝追擊,成功勸得張歸霸“棄暗投明”!

尤隨風一開始也隻是想要從張歸霸的嘴裡瞭解一下三王麾下都有什麼人物,其能力、性格等等,以及三王麾下各派係構成罷了,想要尋找其中可以利用的地方。

畢竟,這些東西南北衙雖然也有一定的情報,但絕不會有三王麾下的張歸霸知道的更多更深。對敵人瞭解得多了,接下來的交手纔會越發得得心應手。

隻是,讓尤隨風冇有想到的是,這一次,張歸霸還給了他一個巨大的驚喜。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尤隨風則是秘密派出高手來驗證張歸霸所說是否正確。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尤隨風不可能一開始就完全相信張歸霸。任何事情,他必須親自派人探查過了纔可以做到相信。

於是,在這第六天的時間裡,尤隨風將眾將再次聚集了起來。有了張歸霸提供的資訊,再加上尤隨風也親自派人去那裡驗證過了。因此,尤隨風已經有了主動出擊的打算。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隻要這一戰成功了,日後史書上都會記載大蒼鎮國大將軍尤隨風功勳顯著,以三十萬破敵七十萬,平三王之亂,護江山社稷,從而留芳百世。這個誘惑,尤隨風無法拒絕。

更何況,如今機會已經擺到了眼前,尤隨風也不可能不去將其把握住。

“諸位將軍,你們看此人是誰?”眾將齊聚行過禮之後,尤隨風招了招手,指著聽到招示後進帳的一將說道。

“張歸霸!”眾將中人皆是暗自驚歎道。

望著大步走進的張歸霸,王羽知道,不出什麼意外的話,尤隨風接下來恐怕是要摔上一個大跟頭了。

當王羽確認了對張歸霸懷疑的那一刻,係統便已經提示王羽的任務一已經完成。因此,這張歸霸必然是存在問題的。

張歸霸既然有問題,而無論張歸霸背後有什麼陰謀,針對的都必然是尤隨風,是平亂軍。

而且張歸霸今日既然已經出現在了大帳之中,再看那尤隨風的樣子,就知道尤隨風恐怕差不多已經落入這個圈套了。

而對於這一點,王羽是不會去提醒尤隨風的。畢竟,王羽希望的是大蒼一直亂下去,甚至是越亂越好。三王之亂被快速平定的話,於王羽的利益不符。

再說了,就算三王真的打敗了尤隨風,三王想要打進京都也不易一件易事,朝廷可冇有那麼脆弱。

二來,就算三王真的排除重重阻撓進入了京都,當三王解決了自己共同的敵人之後,接下來就是他們自己之間的內訌了。

真要到了那個時候,大蒼纔算是真正的亂成了一鍋粥。大蒼越亂,對於王羽未來的發展才越有好處!

“哈哈哈,諸位將軍,幸得張將軍棄暗投明,本將已找到了三王叛軍糧草所在!”尤隨風顯然心情相當之好,指著地圖上的一個位置哈哈大笑道。

“什麼,找到敵軍糧草所在了!”聞言,這大帳之內大大小小的將領全部都不淡定了。這一點要是利用好了的話,甚至可以幫他們一舉擊敗敵軍。

七十萬大軍的糧草,那可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要是一把火被燒了的話,三王短時間內不見得有能力聚集到第二批。就算他們有這個能力,這糧草也不是一日兩日就能運過來的。

而軍中無糧,三王大軍必定人心浮動,到時候,他們輕易便可以擊敗三王亂軍,平定這場叛亂。一旦這些事做成了,便是一件天大的功勞,在場這些人也都可以多多少少分一杯羹。

“張將軍為何得知三王逆黨糧草所在!”風易寒忍不住多問了幾句。

糧草乃是大軍重中之重,糧草屯積之處更是一件機密,即便是在三王勢力之中,知道的也絕對隻會有那麼一小部分人,基本不是三王勢力中的最高層,要麼便是三王的親腹。

“某家嫡親兄弟便是負責看護這糧草的將領之一,故而某纔剛好得知此地!”張歸霸立刻回答道。

“放心吧,吾已讓幾位供奉去確應過了,確實是此處無誤!”尤隨風拱了拱手道。

尤隨風所說的供奉便是供奉堂的供奉,他們是專門過來負責守護大軍主將的安全的,以免敵方使出什麼下三濫的手段。

聞言,帳中眾將心中更加火熱了起來,既然尤隨風都已經派出供奉們確認過這一訊息了,那敵軍糧倉位於此地便是冇跑了。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天大的機會。

“大將軍,這渭城距離叛軍大營不到四十餘裡,一旦渭城發生變故,三王援軍旦夕可至。恐怕,此事不好得手了!”風易寒注視著地圖地兩點的位置,出聲向尤隨風提醒道。

渭城,這便是張歸霸指出的三王糧草屯積之處,風易寒一看尤隨風這樣子,便知道尤隨風恐怕對這渭城起了心思。

不過,風易寒覺得自己有必要多提醒尤隨風一下,畢竟,以渭城與三王大營之間的距離,根本就不會給他們太多的時間拿下渭城。

隻要時間稍微一長,待得三王援軍到達,到時候,不僅拿不下這渭城糧草重地,他們派出去的兵馬也恐怕討不了好。

事實上,風易寒心底裡是不讚同主動出擊的,他一直記得楚西釗曾經告訴他的一句話,善戰者無赫赫之功,穩打能贏就不要老想著輕易行險。

因此,風易寒的觀點便是繼續死死地固守在此處,在擋住三王逆黨前路的同時等待鎮西軍乃至是鎮南軍的到達。最後,當己方力量達到最強大時再與三王正式決戰。

而這也是風易寒一貫的風格,當勝算積聚到儘可能高時再一舉出手,發動雷霆之擊,以取得最終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