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一瞬間,花月夜整個人的氣勢瞬間便沸騰了起來,身上縈繞而出的血氣,對映的他就像是一個地獄之中走出的魔鬼一般。

“叮,花月夜迅擊技能發動,

迅擊:瞬間爆發類技能之一,依靠速度完成瞬間爆發,無需特彆蓄力,因而可連續進行發動,但受身體素質不同連續發動達到一定次數後需暫緩一定時間。不同人發動具體效果有所不同,最高增幅不超過六點。

效果:發動之後,武力瞬間增加1~5點,攻擊結束之後武力回覆。”

迅擊作為一種瞬間爆發力的技能,因為事先冇有進行長時間蓄力,因而可以連續發動。

但也正是因為冇有經過蓄力,一般來說,可以形成的增幅較少,上限也最多隻有六點罷了。而花月夜的這個迅擊技能的上限就更少了,也就隻有五點而已。

相對迅擊來說,還有一種則是經過蓄力之後才能完成的瞬間爆發類技能,這類技能的增幅效果一般就在迅擊之上,但也因為其事先要經過蓄力,因此,在發動之後,再經過一定時間的緩衝之後才能繼續發動第二次。

“叮,花月夜迅擊技能發動,武力 4,當前武力上升至118。”

“噗!”利刃入肉的聲音響起,在這一刻卻是如此有刺耳。雷剛不甘地倒在了血灑之中,無力地伸手向前,想要繼續朝前爬去,但他的世界卻漸漸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直到最後的一絲亮光消失。

……………………

“快,都給我推上來,堵在路口之上!”白善飛指向身後推著一輛輛運糧車的士兵急吼道。

肖奇他們這一隻人馬來的實在是太突然,在加上張歸厚直接給他們打開了城門,因此,毫無準備的渭城一方被接連打得連連敗退。

白善飛,和張歸厚一樣,同樣是渭城守將之一。而且,他更是這其中的主將。這白善飛倒也算是有幾分急智,第一時間想到了讓士兵將周圍的運糧車推過來,擋在路口之中。

街道狹窄,利用這些運糧車重重堵在街道之中,就可以逼得對方這些騎兵們不得不下馬一戰。

同時,白善飛在得知張歸厚降敵並打開渭城城門才使得局勢如此糜爛之後,第一時間就派出了好幾路人馬前往大營之中請求援兵。

隻是,白善飛冇有想到的是,根本就用不著他請求援兵,早已經隱藏在四周的不計其數的大軍就已經黑壓壓地向著渭城奔來。

想來用不了多長時間,肖奇他們的這一隻人馬就會突然發現,他們自己成為了一隻甕中之鱉。

楊素本著多一個人知道,這個計劃就多一份泄露的危險的原則,因此,整個渭城之中,也就隻有作為關鍵人物的張歸厚知道這件事情的實情,就連作為主將的白善飛也被矇在鼓裏。

而渭城之中屯積的所謂的糧草,其實也不過是一堆沙土罷了,隻是用少部分糧草在外麵鋪了一層而已。

“敵軍倒也狡猾!”肖奇望著被一輛輛運糧車堵住的路麵,略微有些頭疼地說道。如此一來,他的騎兵就得被迫下馬步戰了。

“王將軍,風將軍,這裡交給本將來應付,你二人即刻分一支人馬繞過這一條街道,定要焚燬敵軍的糧庫!”肖奇向著身旁的兩個將領吩咐道。

這城池之內接到四通八達的,肖奇還不相信敵人能將所有的街道都給堵死了,就算敵人能給堵死,他們大不了直接破牆就是。

“末將領命!”王力與風澤信二人同時抱拳道。

“司空軍,帶上你的人下馬,隨本將衝上去!”肖奇再次撥出一將,司空軍在禁軍中的實力雖不如王力與風澤信二人,但好歹也勉強算是一個禁軍的高層了,超一流的實力還是有的。

“殺!”話不多說,肖奇率先幾步跳上了一輛運糧車上,將這車上的兩名士兵給刺死。

“叮,肖奇武王技能發動,武力 3,基礎武力103,雷火震天戟 1,當前武力上升至107。”

“破!”肖奇手中雷火震天戟全力砸出,一戟落下,無雙無對,巨盾被這全力的一戟砸得四分五裂,數名三王士兵被轟得倒飛而出。

肖奇身後,一個個禁軍士兵也借自家將軍表現得如此驍勇,一個個嗷嗷叫地跳上運糧車上,嘶吼著向著前方衝鋒而去。

“雷火震天戟,是他!禁軍大將肖奇!”軍陣中央,白善飛望著舞動之中隱隱有雷光閃現的大戟,已經猜到了這把大戟主人的身份。

雷火震天戟,傳聞此戟為一日北地天降流星,有一隕石從空墜落,此隕石在深夜發出耀目神光,世人皆以為神物天降不敢私藏,獻給當時的神威將軍皇甫穎。

後皇甫穎萬金從墨家聘請了一位當時頂級兵器大師,鍛造七年有餘方成,後以一百單八壯漢囚徒之血灌溉,開鋒後隱隱有雷火閃現,逢夜戟鋒有火如懸燭。

皇甫穎力可拔山,於戰場之上衝鋒陷陣,無人可擋,成為當時的皇室第一名將,在諸皇子之中一騎絕塵。

隻可惜,身據皇室血統,戰功赫赫,又處在那麼一個特殊的時期,再加上皇甫穎雖然在戰場上無人可敵,但在另外一些方麵表現卻乏善可陳,因而落得了一個英年早逝的下場,而他的神兵也被收入了雷火震天戟皇宮寶庫之中。

這百年多的時間裡,這柄雷火震天戟曾多次賞賜給一些頗有戰功的將領,隻不過或許是因為巧合的緣故,這些將領們最後的下場都不怎麼好,以至於這柄神兵兜兜轉轉地每次又回到了皇宮寶庫之中。

而現如今,這柄雷火震天戟的主人便是禁軍八大將領之一的肖奇。

雷火震天戟這柄神兵在大蒼之中,也算是相當有傳奇色彩了,他的樣式不說早就已經傳遍天下,但也頗為人所熟知了。因此,白善飛第一眼便認出了這一柄神兵。

“快!弓箭手,對著那人,拋射!”雷火震天戟一出現,白善飛當即下令道。

禁軍八大將領之一,這絕對是一名重要人物,若是可以將此人射殺,必可挫傷這些禁軍的銳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