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滅絕靈環刀與三叉赤焰叉相交,迸發出雷鳴般的轟炸之聲,整個戰場都彷彿停頓了一刻。

滅絕靈環刀與三叉赤焰叉再次被反震之力向後彈去,但他們的主人卻如同兩隻殺紅了眼的公牛一樣,強忍著手臂的麻痹之感,如同默契一般地強行止下手中被反彈的兵器,再次使出了力氣向對方砸去。

“蹚蹚蹚!”

兵器的轟鳴之聲不絕如耳,一轉眼的功夫,這兩個人就已經相繼交出了二十多招。在這兩人三十米的範圍之內,等閒人根本便不敢闖入,生怕被這倆人給殃及了池魚。

彆說是那些普通的士兵了,就算是實力差一些的將領,如果一不小心闖入了這兩人交鋒的範圍之內,也很有可能被暴虐的兩人給撕成一堆碎片。

“叮,笑蒼生霸刀技能發動,

霸刀,霸道無匹,無懼無畏,不同人覺醒具體強弱效果有所不同,可進階真神將技能刀神。

效果一:越戰越勇,每過五合,武力 1,最多可發動10次。

效果二:交戰之時,可根據對方武力值的高低降低對方武力值1~4點。

效果三:單挑之時,若敵人使用的武器為刀時,隻要其武力值不高於己方,則效果二有一定機率可加倍發動。”

和燕北狂與鐘離莫一些,笑蒼生同樣也冇有走到真神的那一步。

不僅是因為這幾人在神將這一個行列中不太突出,更是因為類似刀神、槍神等這類真神將技能自然是相比其他真神將技能的競爭人數要多上一些的。

“叮,笑蒼生霸刀技能效果一發動,當前交戰二十三回合,武力 4,當前武力上升至118。”

“斬!”笑蒼生大吼一聲,滅絕靈環刀漫天揮開,鋪天蓋地的刀影霎時將麵前的燕北狂籠罩起來,便似有無數的戰刀一同向燕北狂斬去一般,那吞天嗜地的威勢令人見之心驚。

與此同時,燕北狂手中的三股赤焰叉寒光暴射,也已使出了自己那壓箱底的致命殺招!

“叮,燕北狂狂濤技能效果一發動,對敵之時,自身武力 5,當前武力上升至120。”

“叮,燕北狂凶麵技能效果二第一次發動,可對敵人形成威懾作用,每發動一次,可降低對方武力之值1點,當前笑蒼生武力-1,其武力下降至117。”

兩片暴烈寒光相對席捲而去,一陣金鐵交鳴之聲過後,兩匹神駒交錯而過,馳出十餘步,都停了下來,立於草地之中。

兩名絕世猛將一人手持三叉赤焰叉,而另一人手持滅絕靈環刀,扭轉馬頭麵對著對方,雙目之中的殺氣暴露無遺,但這兩人卻紋絲不動,隻有血跡從他們的身上緩緩流出。

武將沙場對陣,使出什麼以傷換傷的手段並不少見,若是能用一些輕傷換取對方的重傷,相信大多數將領都不介意使出這種手段。在被逼急了的情況下,就算使出以命換命的手段都不尋常。

在剛剛交鋒的那一瞬間,燕北狂便是拚在大腿上捱了一刀,反手一叉便刺在笑蒼生的小腹之上。同樣是受傷,但此時燕北狂的狀態卻絕對在笑蒼生之上。

小腹之上的疼痛感陣陣傳來,笑蒼生卻依舊死死地注視著對麵的燕北狂,甚至是連做一些簡單的包紮都顧不得。

雙方都已經打到了這個程度,隻要他敢有一絲一毫的分神,迎接而來的必然是燕北狂狂風暴雨般的進攻。

…………………………………

“啟稟大將軍,敵軍有一軍繞過了燕將軍,此刻正向中軍大帳殺來!”一名將領慌忙地進入營帳向著尤隨風稟告道。

“馬奇風,李笑愁他們二人乾什麼吃的,讓他們兩個人立刻攔下這一支敵兵!”尤隨風惱怒道。

此刻,尤隨風也亂成了一鍋粥,三王為了這一戰可謂是傾巢而出,以尤隨風手中的兵力此時可謂是捉襟見肘,左支右絀,甚至是拆了東牆補西牆,但局麵依然在不斷地惡化。

“大將軍,敵將南宮七星也在這一支兵馬之中,馬將軍與李將軍二人如今已經戰死在了亂軍之中,兄弟們死傷慘重,恐怕當不了太長時間了!”這將領麵色悲痛地說道。

馬奇風與李笑愁這兩個人在禁軍之中也算是兩名高手,但這要看和誰比了,麵對南宮七星,他們就根本冇有太多的反抗之力。

“可惡!”尤隨風重重的一拳砸在麵前的案牘之上,依靠這種方法宣泄著心中的怒氣,而後則是強迫自己快速地冷靜下來,思考著如今的出路。

“大將軍!”賈南風上前幾步,悄悄地在尤隨風的跟前耳語了幾句。

“左尹將軍,黃供奉!”短暫的思考過後,尤隨風默默地點出了兩個名字。他雖然並冇有想出解決眼前這個困局的方法,但剛剛賈南風的提醒,他卻不得不放在心上。

被尤隨風點名,左尹與那位黃供奉心中同時一驚。這個時候,尤隨風將他們兩個人點了出來,該不會是讓他們兩個人去抵擋南宮七星吧!

若是麵對笑蒼生還好,黃供奉自信以他天人初期的實力,就算是勝不了對方,但也絕對不會落敗。不過,麵對南宮七星這種高手,黃供奉幾乎就冇有什麼自信了。

笑蒼生與南宮七星,雖然同樣都是神將,但這兩名神將卻絕對不是一個概念。

黃羽生,供奉堂的三供奉,也代表了其在供奉堂之中,實力足以排到第三。

這人當年也是一位魔道老祖級的人物,但為人太過高調,自以為進階天人之後,就可以無拘無束,但卻惹到了自己惹不起的人,遭到了佛道兩家的共同追殺。

被迫之下投靠了朝廷,最後雖然命保住了,但由於在被追殺之下重傷損害了根基,此後這三十多年也頂多維持著天人初期的修為,而冇有一絲一毫的再進一步的希望。

至於左尹,此刻更是膽戰心驚,就連他的兄長禁軍八將中的左安在南宮七星的手中走不了幾回合,更彆說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