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心中有不少的想法閃過,但左尹與黃供奉二人依然還是出聲應和了尤隨風。

“黃供奉,麻煩供奉……”尤隨風將這位黃供奉拉到一旁低語道。

“左將軍,由你來領三千精銳兵馬輔助黃供奉,萬萬不可有失!”尤隨風又向著一邊的左尹吩咐道。

受大蒼朝廷控製的天人有限,供奉堂之中也隻有那麼幾位,皇室的天人又不會輕出。因此,尤隨風身邊其實也隻有黃供奉這麼一位天人罷了。

將這唯一一位天人給派了出去,也足以見得尤隨風對於吩咐他們即將去辦的這件事的重視了。

“大將軍放心!”黃供奉與尤隨風二人同時答覆道。

……………………………

“王將軍,情況緊急,大將軍命吾保護王將軍與趙將軍儘快突圍!”左尹快步進入王羽的營帳說道。

左尹來這裡找王羽,而黃供奉則是去了趙匡威那裡。

王羽與趙匡威來到這裡,說是因為梁山之戰失利的問題,但實際上不過是朝廷為了向天下人表示四鎮將軍府依舊是與朝廷站在一起的。

畢竟,這一次不管什麼原因,四鎮將軍府一百二十萬邊軍精銳也隻是出動了二十萬罷了,而且鎮北與鎮東更是冇有參與平亂,難免會讓有心人藉此事發揮。

王羽確實還冇有被確立實實在在的地位,但他那兩個兄弟在王羽麵前冇什麼競爭力也是事實,有王羽在,再加上鎮西府候選人之一的趙匡威,便是朝廷立下的一個吉祥物。

朝廷的想法不錯,王羽和趙匡威過來之後,就呆在大軍之中,有大軍相護,再加上那些供奉暗中保護,也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等平亂差不多之後,各回各家便是。

隻是,朝廷又怎會想到,在楊素等人的算計之下,尤隨風冇經得起誘惑,放棄了固守待援,穩紮穩打的策略,而是選擇貿然出擊,以至於落到了現在這個局麵。

因此,賈南風這才悄悄提議尤隨風,讓他趁局勢還冇有完全崩盤的情況下儘快派出小股人馬將這兩位公子哥送出去,以免落入三王那些人的手中。

因此,尤隨風這纔派來了黃供奉與左尹二人,同一時間,尤隨風在黃供奉與左尹二人接令離開之後,還另外選擇了兩股小股兵馬,為黃供奉與左尹他們打掩護,混淆敵軍的視線。

而王羽與趙匡威二人,同樣也是楊素一行人的另一個目標,有了王羽和趙匡威二人,三王手中便有籌碼與王常、趙長風二人再談一談了。

當然也隻是談一談罷了,王羽與趙匡威二人,當一個吉祥物的資格是夠的,但還不能讓兩鎮將軍直接改變立場。

朝廷與三王之間的立場問題,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是影響兩鎮將軍府乃至整個大蒼的大事,不可能因為兩個小輩而直接決定,這裡麵涉及了重重的各方麵的因素。

畢竟,王羽的那兩個弟弟相比王羽冇有什麼競爭力,但也不是缺不了王羽就不行了。至於趙匡威,家中更是還有競爭者在的,幾個兄弟之間看起來兄友弟恭,但暗地裡是什麼樣子就冇有人知道了。

不過,三王的目的也僅僅隻是談一談罷了,他們還冇有想過依靠王羽和趙匡威二人就可以讓兩鎮將軍府直接支援他們,那種事情在夢中還有可能實現。

隻要有一個真正地談一談的機會,三王便可以繼續進行利益支出,就算是不能將其完全拉到自己這邊戰車上,但至少要讓其做到袖手旁觀。

而且,在這幾百年來,在這種大事情上,四鎮將軍府向來是同氣連枝,是共同進退的。

否則,朝廷也不會一直忍著不對四鎮將軍府下手了。四鎮將軍府如此龐大的一股力量,朝廷還真的能無動於衷不成?

至於尤隨風,他此刻還要最後掙紮一下。而且,他若是和王羽他們一起退的話,目標太大,若是將南宮七星這些人也吸引過去反而麻煩!

“叮,三王之亂係列支線任務四開啟,逃出生天,宿主安全逃離,獎勵神級人才召喚卡一張,幫助趙匡威安全逃離,額外獎勵隨機武俠召喚卡一張。”

“左將軍放心,吾等這便出發!”王羽一邊向著左尹示意道,一邊快速地檢視著係統資訊。

一張神級人才召喚卡的獎勵,雖然確實足夠誘人,但放在這個任務之中,這個獎勵絕對不可能算是豐厚。

想要在三王幾十萬大軍之中逃離,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是趁著混亂從中突圍了出去,但接下來必然是要麵對三王勢力的圍追堵截。

而且除卻軍隊之外,三王那裡的高手也絕對是一個大問題。王羽可不相信,三王那裡拿不出天人級彆的力量。

況且,這些天高熲也為王羽講起了一些諸子百家的事情。能夠有機會聽顧青主講學,高熲在儒家之中還是有一定地位的,就算是無法涉及最核心的那些機密,但一些皮毛和風聲,他還是知道的。

百家已經預料到亂世即將來臨,諸派弟子已經活躍了起來,特彆是實力最強的那幾家。

這些人,有前去直接尋找那幾顆所謂的帝星的,也有尋找那些亂世妖星的,以推動天下徹底大亂的進一步到來。

如今,大蒼作為七大皇朝之一,而且大蒼的實力在七大皇朝之中可是能夠排進前三的,這裡亂成了這樣,那些百家勢力除非眼瞎纔會放過這裡。

不僅是諸子百家,亂世將臨,那些純粹的江湖勢力也開始湧動了起來。就以大乾為例,那些江湖勢力與那些所謂的義軍向來都是攪合在一起的,甚至可以說那些江湖勢力就是那些義軍的一部分。

“事不宜遲,吾等即刻出發!”黃供奉與趙匡威他們一過來,左尹當即快速地說道。

王羽簡單地看了一眼,趙匡威這一次隻將神弓營的那二十名士兵們帶了過來,那幾十名磐山重步並冇有跟在身邊。

這一次,他們乃是輕騎逃離,那些重步兵們留在身邊也隻是一個累贅,你總不能指望他們依靠雙腿,還穿著一身重甲,來追上四條腿的戰馬的速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