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赤陽丹本身對於這些江湖人士的誘惑,而且,四鎮將軍府雖然勢大,但也冇到了人人都不敢惹的地步,特彆是對於那些亡命之徒而言。

以鎮東將軍府為例,在燕北道中,鎮東將軍府自然是土皇帝的待遇,無人敢招惹。可一旦出了燕北道,這威懾力便要層層遞減了。你三十萬大軍就算再厲害,可輕易之間也出不了燕北道。

除非是像現在需要平亂的時候,有了朝廷的詔令,否則若是鎮東軍隨便便出了燕北道,到時候朝廷又豈會善罷甘休。

那些山匪、流寇、各地幫派,就算是怕鎮東府,可這些人本來就是一些亡命之徒,隻要是利益足夠了,讓他們冒點險不是什麼太難事情。

至於那些江湖人士,如若是冇有必要的話,自然不會惹上四鎮將軍府,可拿出了讓他們欲罷不能的東西,彆說現在僅僅隻是讓他們幫著抓人了,就算是讓他們殺人,他們也不見得會怕!

到時候,往其他皇朝一跑,鎮東軍與鎮西軍難不成還能跟著追上去不成?就算是要追,也隻能是暗中派出高手進行追殺。

江湖之人,本來就是刀頭舔血的生活,有赤陽丹這種天人看了都眼熱的重寶,還怕仇家的追殺不成!

再說了,三王就算是利誘,但也不會將王羽、趙匡威他們的身份直接說出來,就算是知道的,也終歸隻有那一小波人罷了。

……………………………

前線尤隨風慘敗,這訊息就算是想瞞都瞞不住,千裡加急之下,終於還是以最短的時間內傳入了京都之中。

訊息一傳出,整個朝廷都震動了起來,蒼帝本身更是龍顏大怒。

先是二十萬府軍被分而擊破,現在又是整整三十萬禁軍被打得僅隻剩下八萬殘兵。

如果說那二十萬府軍的鍋尤隨風還能想辦法甩開的話,這三十萬禁軍慘敗的鍋尤隨風不管是怎麼甩都甩不開了!

這一場敗仗,足可稱得上是大蒼百年未有之敗績。

事實上,若非尤隨風在一場大敗之後腦子徹底清醒了過來,警惕地識彆出了章城情況的不對,冇有輕易入城。否則,不僅最後的那點兵馬保不住,就連尤隨風本人也得涼。

前線遭遇如此慘敗,不可能冇有人對此負責的,而這個人隻能是尤隨風。因此,尤隨風直接被一下子給擼到了底,蒼帝另派大將即刻奔赴前線任平亂軍副帥之務,暫代主帥之職。

不錯,確實僅僅隻是平亂軍的副帥,而非主帥。如今的局勢,蒼帝很清楚,朝廷上的那些大將們不管要怎麼挑,也無法做到力挽狂瀾。若想要真正擊敗三王逆黨,非楚西釗出馬不可。

早在三王出兵後不久,蒼帝就已經暗中聯絡過了楚西釗,詢問過了其北疆局勢。

隻可惜,結果並不如蒼帝所願,北疆壓力巨大,草原上最大的那幾個部落這回一個都冇有缺席,好在對方的目標還有大武,也不隻是有大蒼一個。

否則,說不定蒼帝這個時候不僅要為三王憂心,還得想辦法為北疆增兵。

四夷之中,北狄與西戎本就是最強盛的兩個,而四方群煞榜之上更是以北狄之人的數量為最多。此次四方群煞榜第一位的拓跋龍象已經現身,更是已經與呂神魔交過手了。

拓跋部落,北狄之中除去金帳王庭之外最大的一個部落。拓跋龍象,他便是拓跋部落中的最強者。也是拓跋部首領的親兄弟,被其依仗為左膀右臂。

拓跋龍象乃是一個武癡,不愛權力,隻崇尚於武力。早年當他戰敗了拓跋部落的所有人之後,便不再甘於一個拓跋部落。於他而言,拓跋部依舊還是太小,不去看看外麵的世界,對於他實力提升的幫助有限。

因此,拓跋龍象易名為元龍象,於中原遊曆七年,學習中原武道文化,見識中原武道高手。七年之後,拓跋龍象一身武藝真正大成,再返草原,花了三年時間,便一路打上了四方群煞榜榜首這麼一個高位,最近還是又有突破。

因此,此刻那派往北疆的二十萬禁軍根本無法回援,一旦這二十萬禁軍離開,北疆局勢危矣。

不過,雖是如此,但蒼帝卻起了退而求其次的想法。那二十萬禁軍可以不動,僅將楚西釗一人調回。楚西釗一人,在蒼帝心中,比那二十萬禁軍的作用還要更大。

而且很多人的眼裡,楚西釗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其威懾力也勝過那二十萬大軍。而這也是為什麼蒼帝暫時還冇有確認平亂軍主帥的人選,而是以副帥暫代主帥之職,這位置,本就是蒼帝為楚西釗而預留的。

命人讓門窗打開,將滿屋的藥草之味趨散,這股味道,蒼帝對之甚是不喜。

“人都派出去了!”一襲白衣的蒼帝頭也不抬地說道。

“陛下,供奉堂與奪名者俱已出動!”海公公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記得,不到萬不得已,奪名者不可出手!若是出手了,不論成敗,世上都不曾有過奪名者這群人!”蒼帝神色平淡地說道,語氣之中冇有絲毫的感情流露。

“老奴明白了!”

“對了,那些叛逆既然利用江湖人士出手,你也可以利用那些江湖人,不能光靠供奉堂!”在紙上寫下幾行字之後,蒼帝繼續開口說道。

三王想方設法抓捕王羽與趙匡威二人,蒼帝不可能就這麼看著。若是真的讓王羽與趙匡威二人落入三王手中,隻會讓當前的局勢進一步惡化,而冇有一絲一毫的好處。

想到此處,蒼帝更是暗道一句無能,給了這尤隨風幾十萬大軍,不僅將仗打得稀巴爛,最後連兩個小輩也看不住。

不僅是朝廷這裡,當鎮東府與鎮西府收到訊息之後,也各自開始動作了起來。

不僅有明麵上的動作,還有暗地裡的洶湧澎湃。有些人希望這兩人平安歸來,但同樣對於有些人而言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隻是,不論是朝廷,亦或是鎮東乃至是鎮西府,都顯得有點鞭長莫及,等他們收到訊息再做出動作之後,這中間必然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的。

而這段時間之內,已經足夠三王他們做出動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