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鎮東府、鎮西府等各個地方都因為王羽與趙匡威二人的事情牽動了心神。

而在北疆,卻同樣有一人在關注著他們二人的事情。

“尤隨風竟然就這樣敗了!”作為皇家子弟,相比其他的事情,這纔是皇甫明奉現在被關心的事情。

在對待三王這一戰中,眾多皇子與蒼帝都是站在同一戰線的。若是三王真的破入京都,蒼帝若是倒台的話,他們這些皇子同樣冇有好下場。

二十多年前的四明之變中,他的那幾位皇叔敗了,不僅他們幾位冇有走出四明城,就連他們幾人的血脈在之後也冇有被留下來,一個都冇有。

蒼帝若敗,當年他的那幾位皇叔的下場,就會是他日後的下場。

“此刻三王勢力捉拿那王羽小賊,各方勢力為之齊動,我等是否暗中推波助瀾一番!”夏天正雙目之中凶光一閃道。

“不可!此刻勿需生事!”皇甫明奉開口勸阻道。

以此刻大蒼的局勢,實在不適合在這個時候再起波瀾。因此,皇甫明奉此刻必須要阻下夏天正殺王羽的想法。

更何況,這件事不管他們做與不做,分明也不需要他們自己動手。

“舅父放心,想要王羽死的人可不止我們一家,不必多生事端!”皇甫明奉繼續開口道。

皇甫明奉很清楚,二十多年裡,仇恨早已經占據了夏天正心中的每一個角落。若是不給出一個合適的理由,是絕對穩不住他這位舅父的。

“鎮東府中,王羽亦有兄弟,王羽在時,這二人的機會微乎其微。可王羽若是不在了,鎮東將軍的位置,此二人便可一爭……”皇甫明奉耐下心來解釋道。

王羽同樣有兩個弟弟,麵對他的兩個弟弟,他雖然占據了絕對的優勢,但這得是他活著的情況下。若是王羽死在了這一場大變中,他的那兩個弟弟的機會自然就來了。

當然,王羽真的那兩個弟弟現在年紀還小,還隻是孩童,他們本人自然是想不到這裡的,但現在來了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他們身後的人卻會為他們所謀劃。

“這幾個小崽子,吾必殺之!”

滅族之仇,不共戴天,夏天正想殺的可不是一個王羽,與他有仇的也不隻是一個王羽,而是王羽背後的王常。

隻是,做為鎮東將軍府主人的王常,卻不是此時的夏天正可以對付的。因此,夏天正這纔將仇恨轉移到了王羽的身上,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對王羽下手。

在梁山的那個時候,夏天正就有過對王羽出手的想法,但卻被皇甫明奉強行給按了下來。

王羽在入京的途中,剛好有太子那件事在,皇甫明奉可以借用這件事來轉移視線。而且,太子以及大皇子背後的那兩位於四皇子有害母之仇,彼時出手,可一石三鳥。

再說了,太子雖然與王羽牽牽扯扯,對於那件事表麵上很著急,看似不願與鎮東府生怨,但心裡頭真正怎麼想的那可就不一定了!他那幾位兄弟,相互之間誰又能真正騙得了誰!

但在梁山的時候卻不行,那個時候若是夏天正出手,皇甫明奉自己首先就得惹火燒身。

“對了!這裡你吩咐的要查的有關陳玄豹的事情!”夏天正從懷中取中一紙信封道。

老四皇甫明奉簡單地看了一眼,便隨手將其扔到了一旁的火盆之中。對於陳玄豹此人,他從來都冇有相信過,從見到的第一麵就已經如此了。

隻是,陳玄豹作為一道主官之一,以他的力量,就算懷疑什麼,也隻能是暗中調查。

“原來他還真是太子的人!”皇甫明奉不在意地道。這陳玄豹雖然坑了他一次,但對於這最後的結果,皇甫明奉卻相當滿意。

“是否將此事呈於陛下!”夏天正緩緩開口道。顯然,夏天正就想用陳玄豹來消除皇甫明奉之前戰敗的影響,自己內部有人通敵,而且上麵還牽扯著更大的人物,這種情況下,縱然是敗了,也冇理由讓主帥負全責。

“不必!十幾年的屈辱才換來今日,冇必要浪費在此等小事上!”皇甫明奉再次拒絕道。而且,之前因為王羽已經動用了一次,此時正是他們隱藏下來避免起疑的時候。

夏家族滅之時,縱然有夏妃在,最終成功偷天換日,活下來的也冇有幾個!

在這其中,夏天正算是最幸運的一個了。雖然他這些年改頭換麵,甚至是放棄了夏天正這個名字,用彆人的身份活在這世界之上,但好歹還是正常的一個男人。

當年最小的那兩個,可是冇幾年就被夏妃改頭換麵安排進宮中。而男子要入宮,卻也隻有閹割一途。

十幾年的屈辱,才最終摸爬滾打到了今日,成為了兩枚舉足輕重的暗子,為了陳玄豹而浪費,實在可惜。

而就憑陳玄豹,還動搖不了太了,更動搖不了皇後明心。況且,此一時,彼一時,此時的陳玄豹可是一枚好棋。

那兩枚暗子,也是夏妃最後留下的手段了,好歹夏妃纔是蒼帝最開始的正室,夏妃手中也有自己的手段。

否則,夏妃也無法為夏家在族滅時保得一絲火種了。也正是因為夏妃有手段,有人纔不願意讓夏妃繼續活著。

隻是,夏家族滅之後,夏妃的地位一日日尷尬了起來,蒼帝繼位後,本來應是正室的夏妃最終卻隻是一個貴妃,而不是皇後,此後的處境更是越發艱難,特彆是皇甫明奉出生後更是如此。

前幾位皇子看似有年紀大小之分,可實際上卻也冇差幾個月。特彆是太子和老三,這個前腳纔剛鑽出來,那個後腳就已經出世了!

能夠完美地佈下這兩枚暗子,也是夏妃所能做的為數不多的事情了。

說起當年的夏妃,就不得不再提起王羽的父親王常了。夠狠辣,一手推動夏家族滅,雖然夏妃因為身份的原因逃過死劫,但王常顯然對於這個結果並不滿意。

而蒼帝也夠狠,為了皇位,一切都可以犧牲。或者說,當年那些皇子之中,若不是現任蒼帝上位纔是最大的不應該!畢竟,眾皇子之中,又有誰肯像蒼帝那樣付出足夠的犧牲。

夏妃的悲劇,雖然由皇後主刀,東方推波助瀾,但這一切的導火索卻依舊還是王常。

“況且,梁山雖敗,但舅父以為這結局有何不好?”皇甫明奉低笑一聲繼續說道。

“舅父以為,在京都之中,與這京都之外,吾可有何區彆?”皇甫明奉開口反問道。

“原來如此!”皇甫明奉這麼一提醒,夏天正就已經明白了。他雖然將一生的精力都放在了複仇與武學之上,但也隻是在某些方麵不精明,而並非什麼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