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在這個時候召喚出的人物是越強越好,但嶽飛與楊再興畢竟在未來前景上不是馬超可以相比的。

特彆是嶽飛,這樣的人物,既然遇到了,王羽一定要儘可能的把握住機會。

況且,馬超在目前的實力上,雖然要強一些,但畢竟相互之間也隻差了一點基礎武力罷了。一點的基礎武力差距,要是真打起來,到時候看的主要還是技能。

“叮,恭喜宿主獲得楊再興,統帥82,武力102,智力63,政治60,魅力94。

植入身份為廣陰綠林中人,與小孟嘗秦瓊不打不相識,因欣賞秦瓊為人,故受秦瓊之邀欲加入鎮東軍中,現助其暗中喬裝打扮尋找宿主下落。

攜帶:滾金槍。”

雖然不是王羽最想要的嶽飛,但得到楊再興也是相當不錯了。

而且,這植入身份之中已經暗示王羽秦瓊等人已經主動尋找他的下落了,而且秦瓊與楊再興應該就在附近了。

這裡這麼多人一起出手,又有天人交戰,用不了多長時間,恐怕秦瓊與楊再興他們就會被吸引過來了。

“叮,第二次天級武力召喚開啟中……

第一人,雄闊海,武力104。”

“叮,第二人,伍雲召,武力104。”

“叮,第三人,伍天錫,武力104。”

隋唐將領質量確實夠高,第四、第五、第六條好漢的基礎武力清一水的天級巔峰,而這三人雖然排名有先後,但這手上的實力確實是屬於一個檔次的,如第六的伍天錫在救援伍雲召途中與在太行山占山為王的雄闊海發生誤會,二人戰了半個多月不分勝負。

不過,就以雄四、伍五、伍六三人的實力也從側麵反映了排在前三的那三位實力恐怕已經到了穩穩的神級了。

“叮,第四人,薛丁山,武力103。”

之前薛仁貴的屬性已經出現過了,而薛丁山的實力也從側麵說明瞭演義中薛仁貴被削弱到了何種程度。以薛丁山的屬性推測演義薛仁貴的屬性,和薛仁貴已經展露出的屬性簡直不是一個水平。

“叮,第五人,龍且,武力103。”

這第二次召喚的五個候選人之中,雖然冇有類似嶽飛這樣的神級人物,也冇有楊再興這種潛在的神級人物。但是,第二次召喚中的五個人在天級之中實力都相當不差。

至少,排除兩個,進行三召一的時候,王羽可以得到一個穩穩的天級巔峰武將。

天級巔峰武將,對應的可是半步天人,在場之中,半步天人也就隻有一位罷了。

“係統,去掉薛丁山與龍且,在剩下的雄闊海、伍雲召與伍天錫三人之中進行召喚。”

“叮,恭喜宿主獲得雄闊海,統帥56,武力104,智力61,政治52,魅力72。

植入身份為秦瓊多年至交,廣**綠林中人,號稱紫麵天王,蒙武至廣**時雄闊海與秦瓊相遇,蒙武以宿主名義將其邀請其加入黑騎,現正與秦瓊暗中尋訪宿主行蹤。

攜帶熟銅棍、紫月雙斧、追風馬。”

“叮,第三次召喚開啟中,超一流人才召喚卡開啟,

第一人,林沖,武力97。”

“叮,第二人,牛皋,武力96。”

“叮,第三人,鐵雷木爾,武力97。”

“叮,第四人,丘嶽,武力95。”

“叮,第五人,蘇定,武力92。”

“係統,去掉丘嶽與蘇定,在剩下的林沖、牛皋、鐵雷木爾三人之中進行召喚。”

“叮,恭喜宿主獲得林沖,統帥68,武力97,智力62,政治61,魅力78。

植入身份:黑騎軍侯,受蒙武派遣喬裝打扮尋找宿主下落。因得知宿主被於江湖中懸堂,故隱藏其中,準備伺機而動。

攜帶丈八蛇矛。”

王羽看似已經召喚了很長時間,但在現實之中,也不過是短短一瞬罷了。

但就是這短短的一瞬之間,或掌或拳,或指或踢,以及各種各樣的兵器,鋪天蓋地地向著黃供奉而去。

畢竟這是一位天人,在場之人下意識地聯手齊攻。那些宗師級的,雖然基本早就已經通過各自的途徑多多少少打探到了王羽與趙匡威二人的身份,但有兩人天人級高手守護也是他們萬萬冇有想到的。

隻是,雖然黃供奉是天人級,但讓他們輕易罷手也是不可能的。畢竟,他們的目標又不是黃供奉,而是黃供奉保護下的王羽與趙匡威。

“過來吧你!”一個尖嘴猴腮的先天武者憑著黃供奉攻向眾多宗師的時候,仗著自己輕功高強,幾個騰挪便閃到了側麵,伸手便向著趙匡威抓去。

“不知死活!”趙姓宗師凶光一閃,便要揮拳而去。區區一個先天,也敢在他麵前放肆。

隻過,顯然有人動作比他還要更快一步。一道罡氣手指化虹而來,一個指印出現在這先天武者的額頭之上。

這先天武者心中一驚,卻並冇有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任何的不適之處,張狂的便要繼續向前,但不過才堪堪上前了一步,七竊之內便鮮血四溢,他本人的世界更是徹底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莫要分心,繼續向前!”黃供奉一聲咆哮,將罡身聚於己身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地,便不再塔理周圍的攻擊。他有信心,就憑這些人,冇那麼容易破了他的罡氣罩。

“魔殺天下!”一聲驚天長哮,一道黑色的拳印縱橫而出,如同一具凶威蓋世的大魔頭一般,彷彿要將這周遭的一切全部都給他撕碎。

“這黃老魔動真格的了!”那半步天人心頭一顫,但也不敢去剛正麵,急忙向左右閃避而去。

那半步天人雖然修為比不得黃供奉,而且已經是半隻腳快要踏入棺材的人了,但在江湖的資曆卻比黃供奉還要深上三分,自然對著黃老魔有些許的瞭解。

不止是那半步老天人,黃供奉這記魔殺天下使出,在場中所有的宗師高手麵色齊齊一變,儘皆做出了和那位半步老天人相同的選擇。

如果他們所有人可以保證團結一致的話,說不定還可以試著抵擋一下這一招。但隻可惜,他們根本無法保證這一點,硬扛的話,保不齊會有人隕落在這一拳之下。

他們都是為了利益而來,冇有人願意將自己的性命丟在這裡。因此,在這一刻,他們一致做出了相同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