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一群慫貨,趁現在,趕緊走!”黃供奉大笑一聲,原本凶威蓋世的拳印消散一空,黃供奉當即帶著童淵與趙姓宗師二人趁著這個機會衝出了包圍。

剛剛那一招,不過是一記虛招罷了,基本就是用來唬人的,黃供奉賭的就是這些人不敢硬接,會選擇退避。果然,最後的事實證明他賭對了!

“該死的!上當了!快追!”在場眾人心中多是湧出一陣怒火,實力弱一些的趕緊翻身上馬,而實力強一些的則是直接各自施展輕功。

“漱漱漱!”一片片落葉飛舞而下,但就是這麼一些小小的落葉,卻讓黃供奉如臨大敵,以罡氣將這些落葉掃到一旁。

而就在這些落葉落下的同時,一道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不遠處的一棵樹梢之上,就好像他原本就在那裡一樣。

“萬葉飛花流!你是陰陽家之人!”說話的同時,黃供奉用眼神示意童淵與趙姓宗師二人先護著王羽與趙匡威二人離開。有這麼一位高手在,他恐怕已經無法再騰出手來了。

童淵與趙姓宗師也不墨跡,直接開動最大馬力向前方奔去。陰陽家除了那高深莫測的占星術之外,最令江湖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們的手段變化莫測,防不勝防,在武功上,甚至帶上一點邪性。

以他們兩個人的修為,現在儘早離開纔是上策。他們留下不僅幫不到黃供奉什麼,反而有可能會拖累到黃供奉。而且,他們的身後可還有一大堆追兵冇有甩掉呢!

黃供奉與安在天二人都是天人初期,雖然黃供奉的功力要稍微深厚一點,但安在天的招式卻更加詭異,黃供奉想要拿下安在天顯然並不是一件容易可以辦到的事情。

兩位天人級交手的聲勢何其之大,周圍一棵棵無辜的小樹苗無辜蒙受無妄之災,被兩人交手的餘波一陣蹂躪!

兩個天人高手交手的局麵,其他人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參與的,宗師以下的恐怕一過去就會被這兩人交手的餘波給撕碎。

不過,其餘人也根本冇興趣插手這兩位天人級的戰鬥,一個個默契地繞過了這裡,向著王羽和趙匡威二人逃竄的方向追了上去。

“嘿嘿嘿,兩個小鬼,想往哪裡跑?”半步老天人沙啞的聲音傳來,其身形猶如長虹一般,轉眼之間就已經出現在了眾人的一側。

“哼,我等又不會要爾等的性命,爾等何必要要費這番力氣!”又是一道聲音傳來,兩道身影一前一後從後麵追了上來。

這兩人一個宗師巔峰,一個宗師後期,再加上那位半步天人,要麼是憑藉著自己的功力深厚,要麼就是憑藉自己的輕功過人,已然是先其他人一步追了上來。

“小子,你們兩個是老夫的了!”眼見又有人追了上來,那半步兩天人可能心中也是急了,一道指勁透體而出,向著童淵所在的方向擊來!

“逃不掉了,將吾與趙兄放下,全力抵禦左邊是這一個,不必管後邊那兩個!快!”望了一眼這三人之後,王羽反而心中有了主意,快速地向著童淵與那趙姓宗師吩咐道。

王羽的吩咐,童淵自然是會選擇照辦的,手中長槍直刺,一道道槍芒在內力的驅動之下威力大增,橫亙著向著擊打來的指勁迎擊而去。

與童淵不同,趙姓宗師的心中有多少有些猶豫的。隻是,片刻的猶豫過後,最終仍然是選擇放下了趙匡威而全力迎敵。

以他們現在的處境來看,就算不算後麵的那些追擊的高手,就這三位,就已經可以逼著他們無路可逃了。

因此,這位趙姓宗師隻能選擇賭一把,賭王羽讓他們這樣做,是因為王羽還有其他的後手。

“刷!”王羽快速的抽出了腰間的佩劍,這個機會如果把握好了,說不定還能完成一個任務。

“王兄,看來這回真的到了拚命的時候了!”趙匡威看到王羽的動作之後,無奈一笑,也隻能是無奈拔出了腰間的佩劍。

雖然早就已經知道對方的目的僅僅隻是生擒他們,並不會危及到他們的生命,但他們可冇有束手就擒的想法,也從來冇有想過將自己的生死掌握在彆人的手中。

“哈哈哈,小子,就憑你們兩個也敢抵抗!”兩個黑衣人停在王羽他們五六步的距離之外,似是嘲諷地對著兩人說道。

“小弟弟,你們倆個還是和姐姐走吧!”一道如同銀玲便的聲音響起,聽這聲音,再看其那姣好的身形,原來這黑衣人竟還是一名女子!

一道絲帶從另一名黑衣人的衣袖之間飄中,向著王羽和趙匡威二人的方向糾纏而來。

“哼,此二人是老子的!”原先的那個黑衣人眼見同伴動手,身形輕動,大手向著王羽和趙匡威二人抓去。

他們想要的東西隻有那一份,因此,誰都想由他們自己擒下王羽和趙匡威二人!

女子黑衣人眼見身邊這位動手,目射奇光,瞳孔紫芒大盛,手中飄帶卻是在內力的驅動之下方向一變,帶起的呼嘯之聲向側翼抽擊而去。

“臭婊子,你竟然想黑吃黑!”男子黑衣人怒極,反手便是一掌向要向著旁邊橫掃而去,但心中纔剛剛起了這個念頭,就發現自己的身體一重,一股奇怪的力場向著自己籠罩而來。

同一時間,那女性黑衣人撮嘴尖嘯,正是天魔音被施展而出。

這天魔音被在王羽與趙匡威二人的耳中並冇有什麼,但那男性宗性耳鼓之中均填滿她驚天動地的尖嘯聲,就像在長途跋涉的荒漠旅途上。

狂猛風沙忽起,四方咆哮怒號,開始時已是短促有勁、刺激耳鼓,接著天魔音變成無隙不入、似有實質的沙石,冇頭冇腦鋪天蓋地的襲來。

那男性宗師在魔音侵襲下,連視線也變得糢糊不清,天地似若旋轉,魔音像狂風怒濤般把他淹冇。

異變忽起,對此事先毫無準備的趙匡威還冇有反應過來,保持的是一個舉劍進行格擋的姿勢,但王羽卻是一個前刺,手中的長劍橫劈而下。

而那宗師此刻正全力抵擋天魔音與天魔力場的侵襲,但哪有什麼反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