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二人乃是被人養在暗處,不為人知之高手!”王羽轉念一想,便已然明白了王遠話中的意思。

一個半步天人,再加上一位宗師後期,除了之前不曾露麵,又豈會默默無聞!

而能在暗中養出這麼兩位大高手的,又豈是常人。

“不錯,正是此理!”王遠雖是臉上帶著一絲笑意,但雙目之中卻不由得閃過幾縷憂愁。

一個半步天人,再加上一位宗師後期,就算是養於暗中,又豈是一朝一夕,起碼數十年之功方可。彆說是半步天人了,即便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宗師,又豈是能輕易培養出來的!

這件事若真為太子所為,恐怕這其中仍要將太子身後的母族,或宮裡的皇後牽扯進去。

“三叔,這一切未免太簡單了些!”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再細細的思考了一遍,王羽敏銳地感覺到一絲不對。

這件事情前前後後出動了六位絕世或者是宗師層次的人物,又是禁軍,又是供奉堂的,事情的真相有豈會就這樣被他們判斷出來?誰都不知道這裡麵究竟水有多深!

“侄兒,有何想法儘管說來!”王遠自然清楚事情絕對不是這麼簡單,此前不過是想考考這個侄兒罷了。

“此事確實有可能為太子所為。”王羽稍稍停頓了一下,才繼續接著道,“不過,在侄兒看來,卻仍有另一種可能!”

“哦,是何可能?”看見王羽仍能如此冷靜地思考事情,王遠再次對他高看了一眼,“其他皇子偽裝為太子所為!”

聽罷,王遠這才微微的點了點頭,目光之中不由得流露出一絲滿意之色,“不錯,我與你父親也是這般所想!”

若是王羽真的死在了刺殺之下,之後再將這盆臟水潑到太子的身上。那麼,即便是太子是皇帝的兒子,皇帝陛下也必然要給天下人一個交代,給鎮東將軍府一個交代。

而且,太子因爭風吃醋而殺害邊疆重將、開國勳貴之後,一旦太子真的做實了這個罪名,那他恐怕距離皇帝那個位置是徹底無緣了。

“這是京都有關各皇子的一些情況!”還不待王羽詢問,王遠便主動從身帛中取出一大份卷軸交給了王遠。

如今,王羽初來京都之中,卻依然深陷於皇子間的這個大漩渦。若是不對一些事情儘可能地多做出一些瞭解,之後再遇到一些事情時又該如何麵對?

“叮,任務釋出!

任務一:三月內查清此次刺殺幕後黑手,

成功獎勵:武俠大召喚卡(內含天人級以下江湖高手8名)

注:該卡不可從挑取,由係統直接進行召喚。

失敗懲罰:扣除神級召喚卡1。

任務二:以牙還牙,以血還血,兩年內誅殺幕後凶手。

成功獎勵:2張神級人才召喚卡。

失敗懲罰:無。”

不動聲色地看著手中的卷軸,實則,王羽卻早已神飛天外。

任務二,兩張神級人才召喚卡,王羽雖然眼熱,但這可不好拿。以眼下的情況來看,這幕後的凶手,即便不是太子,也是某位皇子。

去殺皇帝的兒子,他怕不是嫌命長了!

倒是任務一更加實在一些,8名天人級以下高手,若是將其放在前幾次召喚,這不就代表是8名宗師級高手了嗎。對於這個獎勵,王羽卻是非常心動。

而且,隻需要查明真相,也不需要王羽對幕後之人做些什麼,難度上可是直接降低了一大截。

……

“好馬,果真是一匹好馬!”呂神魔翻身下馬,愛惜地撫摸著這匹戰馬上的馬鬃。

作為武將,除了神兵利器之外,戰馬便是他們的最愛,戰馬對於武將而言就是除了兵器之外最親密的戰友了。甚至於有的時候,一匹好的戰馬在戰場之上可以救下你的性命。

呂神魔作為大蒼皇朝第一戰神,他自然不缺好馬,他府中馬廄就有好幾匹戰馬,儘是千金難求的良馬,可這卻並不妨礙他對於一匹好的戰馬的喜愛。

“哈哈哈,兄長,此馬雖好,可卻不是送給你的,隻是讓你過來掌掌眼罷了!”隻見一約莫二十六七歲的男子,身著冰藍色對襟窄袖長衫,衣襟和袖口處用寶藍色的絲線繡著騰雲祥紋,靛藍色的長褲紮在錦靴之中,正大步而來。

“過幾日,充兒便要歸來,我的這匹戰馬可是送給充兒的!”這男子走起來,摟著呂神魔的肩膀,哈哈笑道。

“罷了,罷了!”呂神魔聽到這男子這麼說,也隻能無奈地說道,“老子還能搶小子的東西不成!”

而那所謂的充兒,全名呂充,乃是呂神魔之子,被送去邊軍曆練了一年,今年也到了十六歲。因此,呂神魔便想著將他喚過來前往大蒼學院呆上三年。

至於這男子,全名喚作程哲,乃是當朝一位侯爵之子。

大蒼皇朝,爵位大致有六等,除了隻封皇室子弟的王爵之外,共有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其中,這些爵位之中,除了世襲與不世襲的分彆之外,還有就是有冇有封地的分彆。

有封地者,通常會在其爵位之前加上封地名稱,而無封地者,便直接稱呼公爵、侯爵便是。而這位小侯爺程哲的父親,便是屬於後者。

當然,小侯爺家中,最厲害的並不是他的那位侯爵父親,而是他的姑姑,當今蒼帝之妃程昭儀。

話說這小侯爺,當年也是一位武癡,隻是天賦有限,在進入先天之後便再無絲毫寸進。不過,雖是如此,但是小侯爺卻仍然堅持苦練,並結交一些強大的武者。

幾年之前,小侯爺程哲外出遊曆,卻惹上了江湖黑道中一名臭名昭昭的宗師。幸得偶然路過的呂神魔相救,這才僥倖留得了一條性命。

此後,有救命之恩在,再加上呂神魔的武功又是出了名的強大,這位小侯爺便起了結交之心。而介於這位小侯爺背後的背景還算強硬,呂神魔也就冇有拒絕。

這幾年時間相處下來,這二人相處越發投機,最後竟是直接結拜成了兄弟。

今日,正是這位小侯爺相邀,呂神魔才匆匆出城,來到城外的一處馬場之中,來看看這位小侯爺向他大力吹捧的寶馬良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