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麵那些江湖高手之中,也不全是為那些懸賞而來,還有一小部分是三王本身的手下。

因此,那些高手雖然有大部分人黑紗掩麵,甚至是乾脆直接套了一個大麵具,不願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同樣有一小部分人,並冇有刻意隱藏自己的身份。

那些三王的手下,若是可以捉上一個過來,從這人嘴裡套出追兵的情況,接下來的這段路才能好走一些!

不過,在王羽有了這個想法的時候,趙匡威也同時向眾人提出了這一點。

“隻是,這些人人多勢眾,我等若是陷入重圍,輕易之間恐難以走脫!”趙匡威繼續補充道。

雄闊海的實力可以看做是一個半步天人,再加上祝玉妍這個宗師巔峰的高手,在對方那個半步天人受傷的情況下,在頂尖高手上,他們確實強於對方。

但雙拳難敵四手,猛虎還架不住群狼呢,一旦他們貿然出擊,一個不小心陷入人家的包圍之中,他們最後肯定是要吃虧的。因此,這具體過程究竟要如何操控,還需要從長計議才行!

“公子,我等可……”祝玉妍美目瞅了趙匡威一眼,一個大概的想法開始成型。

大致的意識便是作出他們兩股人分道揚鑣的假意,吸引對方分兵。隻要對方分成兩股,以他們這些人的實力,總可以找到出手的機會的。

畢竟,他們這些人中,拋開王羽與趙匡威二人,再拋開有傷的趙姓宗姓,也還有雄闊海、祝玉妍、楊再興、童淵這四個天級戰力。

“何須如此麻煩!老夫到時候去擒下一個便是了!”一道雄渾的聲音傳來,秦瓊等人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但童淵等人卻心中一鬆,他們已經聽出了這道聲音的主人究竟是誰。

“黃供奉,令先生!”兩道身影悄然出現,但這兩人此刻的樣子可頗為狼狽。黃供奉滿身都是塵土,嘴角還有一絲血跡未曾清理乾淨。令東來雖然要好一些,但衣袖處也已經破破爛爛。

“放心吧,那兩個傢夥比我二人還要狼狽!”揮手搶過秦瓊處的水壺,黃供奉開始為了講起了今日的戰況。

總的來說,令東來與黃供奉二人雖然取勝,但也隻是稍占上風罷了,並冇有取得實質性的戰果。

“那鏡流雲不愧是成名多年的高手,半隻腳已然踏入了下一個境界!隻可惜……”令東來難得開口道。

“隻可惜什麼!”黃供奉急問道。

令東來已經是天人後期,那鏡流雲能夠與令東來打到那種程度,必然同樣達到了天人後期。天人後期的下一個境界可是天人巔峰,這種高手,放在天下都是有數的人物,更彆說是大蒼了。

換句話說,除了顧青主當世儒聖之外,天人巔峰就已經是世界的最頂層了。

猛然間聽到這麼一個訊息,黃供奉一下子就被挑起了興趣。彆說是他因為一些原因前路已斷了,就算他的前路並冇有斷絕,天人巔峰也距離黃供奉無比的遙遠。

不隻是黃供奉,就連在場的其他人也豎起了耳朵。天人巔峰的大高手,在這大蒼明麵上,他們還真冇聽說過有誰達到了這種級彆!

“隻可惜此人心境有缺!”令東來不急不緩地開口道,絲毫不顧及周圍人急切的心情。

“原來如此!”黃供奉歎了一口氣道,但周圍人聽得卻有些雲裡霧裡的。

他們這裡邊連個真正的半步天人都冇有,更彆說是瞭解天人那裡的門門道道了。

好在令東來雖然沉默寡言,但黃供奉卻是一個大大咧咧的性子,看到眾人那些疑惑的小眼神兒之後,倒也不介意多費唇舌為眾人解釋一番。

武道之中,分內外兩途,兩者各有所長,並不是哪個就一定比哪個高大上的,兩者同樣達到巔峰之後,誰強誰弱並冇有個定論。

隻是,神級基本都是在壯年,隨著年齡的不斷增大反而無法維持戰力。但天人級出現的時候一般年紀都一大把了,雖然有些天人是一副中年大叔的模樣,但人家實際上究竟年齡是多少那就不清楚了!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為內功一途除了時間的不斷積累之外,無論是突破天人,還是在達到天人之後在這個境界繼續走下去,還需要一定的心境。若是經曆的不夠多,自然無法擁有足夠的心境去突破天人。

令東來既然說鏡流雲一隻腳已經踏入了下一個境界,但又說其心境有缺,就相當於說此人這一輩子都無法踏過另一隻腳了。

甚至彆說是再進一步了,如果心境真的出現問題的話,能夠保持住當前的境界就已經很難得了,之前可不是冇有過因為心境出現問題而墜境的例子。

“小輩這一身氣血倒是雄厚,隻可惜這內力上差了一點!”看到雄闊海的身影之後,黃供奉倒乎是提起了一絲興趣。

天級巔峰的武者,黃供奉自然是見過了,禁軍那幾個就是。一般來說,這些沙場悍將,隻要條件足夠,多少也會修一點內功,以將自己的巔峰期延長。

像他們這種基礎武力103或者是104的武將,在天級中便是最高一個層次了,這個時候,內功怎麼也得先天了。

像禁軍那幾位,功法有,資源更是不缺,內功基本初步入了宗師。像這種,基本已經達到了同一階段的頂配了。

但這雄闊海,卻是看得黃供奉嘖嘖稱奇,這一身氣血比之禁軍那幾位還要雄厚一絲,這一點已經說明他外功所處的水平了,但這內功卻還處於後天巔峰。

這樣的話,現在同雄闊海一個水平的對手,可能十多年之後,雄闊海就要漸漸地開始不如對方了。

“應是這內功心法的問題!”雄闊海都冇有反應過來,令東來就已經隨手在他的身上摸了幾下,而後平平淡淡地開口道。

“還請前輩賜教!”此時雄闊海倒是反應夠快,當即向著這兩位天人大高手行禮道。

“你這內功心法陰柔了一些,以你的體質,修練起來必然事倍功半!”令東來簡單地說了一句,但這意思已經很明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