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闊海綠林出身,自然不會像禁軍那幾位,有資格得到合適且質量不差的功法,甚至是資源也不會缺少什麼。

但雄闊海這樣的出身,大多能有一本基礎內功練就不錯了,有些像雄闊海這樣,作為力量型武將明明是需要陽剛一類的內功,但偏生手中隻有一個陰柔一類的內功。

但縱然如此,冇得選擇的情況下也隻能將就了。畢竟,怎麼也比那種爛大街的那種基礎內功好。

也正是因為如此,纔出現了同樣是達到了天級巔峰,但偏偏出現了雄闊海與那些禁軍將領內功修為完全在兩個不同層次的情況。

“雄兄弟放心,一本功法罷了,雄兄弟既然已入吾鎮東軍中,吾鎮東軍必不虧待了兄弟!”王羽向著雄闊海承諾道。

一本功法罷了,能有什麼大不了的,他鎮東府幾百年底蘊,找不出第二本浮屠鎮獄經這種品質的功法,還找不出弱一點的品質的功法嗎?

用一本功法來收雄闊海這麼一員強將的忠心,王羽並不認為自己會虧本。更何況,這種決定他老爹王常也不會反對。

對於他老爹而言,那些東西不就是這個用處嗎!隻要浮屠鎮獄經等最核心的東西不傳出來,其他的,隻要可以拿到回報,那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而雄闊海這麼一員天級巔峰的將領,這種投資絕有物超所值。

黃供奉做事倒也乾脆,既然說了要抓上一個舌頭過來,那便說乾就乾。當天夜裡就與令東來一同出發,向著林外的營地處摸去,雄闊海與楊再興二人負責接應,隻要令東來與黃供奉一抓上來,雄闊海與楊再興二人立即將其押回來。

令東來與黃供奉既然已經返回了,那鏡流雲與安在天自然同樣也與那些江湖武者聚集到了一處。

這二人自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令東來與黃供奉抓人,到時候免不了要有一番糾纏。因此,這裡就有了可以用到雄闊海與楊再興二人的機會。

而令東來與黃供奉二人原本是準備直接擒下一名宗師過來的。隻是,那些宗師基本都極其靠近鏡流雲與安在天二人所在,一旦他們二人靠得近了,很容易被鏡流雲與安在天二人察覺,反而會可以導致雞飛蛋打。

因此,最後令東來與黃供奉二人也隻能是退而求其次,在其營地邊緣一招打暈了一名先天而將其擒了過來。

“公子,都問出來了!”一大清早,就傳出了祝玉妍銀玲般的柔聲。

王羽揮揮手,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雄闊海與楊再興二人在將那兩人帶回來之後,王羽就將人交給了祝玉妍進行處理。在場的眾人之中,除了黃供奉那老魔頭之外,也就隻有祝玉妍似乎比較擅長這種事情。

“公子,此人地位有限,僅知道此次追兵共有萬騎,由楊素統領,南宮七星亦在其中!而且,這兩天也就應該到了!”說話的同時,祝玉妍的心底也一片沉重。

一萬鐵騎若是衝陣,他們這些人可冇有能力正麵抵擋。而且,南宮七星更是一個天大的麻煩,對方鏡流雲與安在天兩位天人大高手已經足以牽製住己方的令東來與黃供奉這兩位天人級高手了。

可天人級高手不在,他們剩下的這些人中又有何人來阻擋那南宮七星。甚至,可以說他們這些人加起來都不見得可以是南宮七星的對手。

“楊素!”與祝玉妍所關注的點不同,王羽首先關注到的卻是這個名字。

楊堅不愧是僅有的那幾個實現大一統的開國大帝之一,其攜帶的人才質量相當之中,謀士有高熲、統帥有楊素、在武力方麵也有史萬歲與敦煌戍主。

還有一個魚俱羅,雖然在興唐版本中有斬殺李元霸的戰績,但興唐中的李元霸本身就有水分。不同版本的人物實力天差地彆,而在興唐之中李元霸明顯被壓到了一堆人的後麵。

更何況,魚俱羅隻是靠“轉馬刀”出奇製勝,就如同秦瓊也用“撒手鐧”勝過裴元慶,但不代表秦瓊的武藝就比裴元慶高。

說唐之中李元霸自然天下無敵,但興唐之中他卻連前五的水平都冇有。斬殺李元霸的魚俱羅,天級的實力或許有,但神級和他絕不可能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興唐書中李元霸、裴元慶二人比鬥過兩次,各有一勝。根據交手來說,裴元慶甚至隱隱超過李元霸。

李元霸和羅成在書中也有過一次交手,羅成碾壓獲勝,甚至給李元霸打出了陰影。羅成隻用了兩槍,第一槍“梅花七蕊”,李元霸分不清真假槍頭,被挑飛了肩頭的踢庭獸;第二槍被羅成刺中大腿,血流如注。

李元霸嚇得魂不附體,回馬就跑,歸陣後破口大罵,稱“小白臉冇有好心眼兒”,殊不知若非有秦瓊知會使得羅成手下留情,以羅成的武藝,一槍足以將李元霸挑殺。

而興唐一書書中,羅春、東方伯等真正高手的實力就非羅成可比了。那在興唐之中,李元霸對標羅春等人就可想而知了。

高熲的屬性已經出現過了,神級政治、外加天級巔峰的智力與天級的統帥,除了武力之外,就冇有什麼短板。這質量,絕對配得上一個朝代最頂尖的文武之一。

史萬歲的屬性雖然冇有完全出現過,但於史萬歲而言最強的武力屬性卻出現了,妥妥的天級巔峰。

而根據《隋書》、《北史》、《資治通鑒》的記載,敦煌戍主的實力還要隱隱間超過史萬歲,其與史萬歲齊名,史萬歲則被稱為敦煌戍卒。有史萬歲的實力在其,敦煌戍主的實力可想而知。

而剩下的唯一暫時不清楚具體能力的楊素,恐怕接下來就要被他給遇上了。

話說起來,隋文帝楊堅也確實挺慘的,攜帶出來的幾個最高品質的人中,高熲被王羽真接撬走了,楊素也是被植入到了大蒼楊家,而在楊堅的身邊,也就史萬歲和敦煌戍主暫時不知道情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