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棄山,刀鋒般的懸崖拔地而起,上頂雲天,危峰兀立,令人望而生畏。

遠遠地望去,懸崖好似是被人用巨斧劈峭過似的。走近些,卻又雲霧繚繞,猶如一把利劍,聳立在雲海之間。

“準備入山!”

隨著一聲招呼,眾人齊齊快速地鑽了進去。

片刻的功夫之後,一道道黑影浮現,鏡流雲與安在天這些人一直在遠遠地吊著王羽他們,既不動手,但也絕對要掌握王羽他們的行蹤。

顯然,鏡流雲與安在天二人是打定主意等待楊素到來之後再一舉拿下王羽他們了。

“公子!這天棄山中有俺老雄的幾個好友在此,實力不在俺老雄之下,皆是一等一的好手!”一進入天棄山之中,雄闊海便沉凝著開口道。

“哦!雄兄弟的好友,想必亦是不凡,我等既已至此,不知雄兄弟可願為我等引薦!”心中清楚雄闊海說的必然是許褚那幾人了,王羽當即被雄闊海吸引了過來。既然已經將他們幾個召過來了,還是儘快拉攏過來為好。

“公子,俺這幾位兄弟畢是山賊出身!”雄闊海遲疑地開口道,畢竟再怎麼說他這幾位所謂的好友皆是賊匪出身。

雄闊海此時與王羽相交時間尚短,也不知道這位鎮東府的公子會不會計較他這幾位兄弟的出身。

“不過公子放心,俺這幾位兄弟乾的都是劫富濟貧的行當,隻挑那些為富不仁者下手,從不傷及無辜。”雄闊海繼續開口道。

“哈哈哈,既是英雄好漢,又何須計較一時出身,須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幾位兄弟若真是大英雄,大豪傑,又何怕日後搏不得一介功名!”王羽朗聲笑道。

彆說這幾個人還是他自己召喚出來的,就算不是,若他們真有木事,縱然出身不光彩又能如何!

“哈哈哈,公子放心,俺這幾位兄弟必不讓公子失望!”雄闊海大笑一聲,當即為眾人在前方領路。

“公子,這山寨老雄也曾來過,寨外設下三關,周圍密密攢著苦竹槍;關上擺著擂木炮石,硬弩強弓。三處關閘之外,儘布木柵為城。除此關閘則無路可上。由於此地憑險,易守難攻,縱然官府也無可奈何!”

雄闊海一邊向眾前介紹山寨中的情況,一邊領著眾人不斷向前。不久時,眾人便已經到了一座大寨之外。

“上麵的兄弟們聽好了,紫麵天王雄闊海來訪,速速通知爾等幾位當家的!”山門之前,雄闊海低沉的聲音就像一陣陣啞炮一般響起。

紫麵天王的名號一出,寨牆上的那些嘍羅兵們不敢怠慢,招呼了一聲便向寨內而去。

“哢吱”一聲,沉重的寨門緩緩打開!

“天王哥哥,可算是盼到哥哥前來了!”寨門之中,幾名大漢接連湧出,圍著雄闊海互相寒喧道。

“再興兄長!”一道驚喜的聲音響起,原來是一同出寨的楊順在人群之中發現了楊再興的身影。

“延順兄弟!兄弟也在此處!”

楊再興這一脈自從落魄之後與楊延順一脈已多年未見,平日裡也多以書信聯絡,今日遇到這個已經闊彆了多年的兄弟,看起來心情也是相當不錯。

“諸位兄弟,俺老雄為幾位兄弟引薦幾位貴人!”一陣寒暄過後,雄闊海拉著許褚等人道。

幾人之中,蘇烈聽到雄闊海這麼一說之後,當即若有所思,心中已經隱隱有了猜測。

紫麵天王雄闊海實力已達天級巔峰,在綠林之中也是響噹噹的一號人物了,不久前傳來訊息雄闊海與小孟嘗秦瓊一會之後便投軍而出,在綠林中也傳得沸沸揚揚。

而最近江湖上對於王羽與趙匡威二人的懸賞但是在江湖中引起了渲染大波,不少亡命之徒都已經被驚動了。

這麼一結合下來,雄闊海接下來要為他們引薦的這位貴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慾出了!

“公子,這幾位便是俺向公子提到的幾位兄弟,為首之人乃是許褚,江湖上人稱虎癡,有擒龍伏虎之能。”

“此為馮遷朗,一對鐵錘少有人可敵!”

“這是蘇烈蘇定方兄弟,手上的本事雖不如其他幾位兄弟,但也是驍勇之人,且蘇兄弟腦子靈光得很,平日裡大小事務皆是蘇兄弟為大夥做決定!”

“幾位兄弟,這是鎮東府少將軍王羽公子,呈蒙公子看得上俺老雄這點本事,日後俺老雄就跟著公子辦事了!”

雄闊海一一向眾人做著介紹,末了也不忘將其餘幾人向眾人介紹一番。

主要是趙匡威的身份不比王羽差多少,又有令東來與黃供奉這兩位大高手,雄闊海也不能怠慢了這幾個人。

“果然是他!”蘇烈望著王羽年輕的臉龐,心中卻是已經暗暗驚喜了起來。

蘇烈心有抱負,並不願意將這一生都蹉跎在這一個小小的山寨之中,當他聽聞雄闊海攀上了鎮東府這個門道之後,心中就已經有了前去投奔雄闊海的想法。

恰好,許褚、馮遷朗也正有此意,而這個時候又遇到了在廣陰一道之中頗有聲名的豪強出身的楊氏子弟楊順楊延順,而楊順族兄楊再興亦投了那鎮東軍。

因此,眾人一合計,便商量著準備先解散了山寨,之後便去尋找雄闊海他們的蹤跡。

因為江湖懸賞那件事情,蘇烈早已猜到此時王羽他們的情況定然窘迫。這個時候他們若是去找雄闊海的話,不亞於是在雪中送炭。

雪中送炭,再加上到時候拜托雄闊海引薦一番,他們想要順利進入鎮東軍中並不難,彼時他們就算是脫離了這一身匪徒的身份

隻是,還不等到他們出發,雄闊海倒是領著人先一步到他們這裡來了。

說起來,蘇烈他們此前也曾有過投軍的想法,隻是他們這些年劫富濟貧,在有意無意之間招惹上了許多達官顯貴,算是在廣陰之中,將他們的道給堵死了。

如今,這鎮東府中的少將軍既然已經來了,那她就再不能放過這個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