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兄弟們來報!出入天棄山的幾個路口皆有官兵把守!”一大清早,馮遷朗快步走進來報告道。

“終於來了!”王羽不由得暗聲歎道。等待了兩天,這楊素總算是來了。

“蒙將軍呢,蒙將軍何時到達!”王羽沉凝片刻後開口問道。

“公子,據鷂鷹傳信,蒙將軍言其全力行軍之下,尚有三日可至!”秦瓊起身稟告道。

“三日!”如此快的速度,縱然是一人三騎,看來蒙武也是拚命了!

雖然這世界有運兵車這玩意兒,但奈何這個時候的蒙武明顯是不能夠用的。廣陰都差不多已經淪落為敵占區了,蒙武要是繼續使用運兵車,豈不是相當於自己往敵人的嘴裡送?因此,他們現在也隻能依靠戰馬趕路了!

“典軍校尉夏侯淵,三日五百,六日一千。”而漢代的一裡等於300步,1步=6尺一尺是23.1厘米,一裡等於0.4158公裡。所以夏侯淵的速度是:“三天207公裡,六天416公裡,等於每天前進70公裡,即140裡。

而蒙古騎兵的速度是“每天平均行軍速度達到90至95公裡。它的突擊攻占北俄羅斯,隻用了 2個月零5天時間,每天的平均速度達到85至90公裡;攻占南俄羅斯,隻用了2個月零10天時間,每天進攻速度達到55 到60公裡;攻占匈亞利和波蘭,隻用了三個月的時間,每天進攻速度達到58到62公裡。”

蒙古騎兵除去打仗所需時間之外,每日行軍絕對已經超過了100公裡,也就是200裡。

而以蒙武現在這個行軍速度,已經幾乎可以與蒙古騎兵相比了。

“若援兵三日須至,公子,我等須至少固守此地四日時間!”蘇定方凝重地開口道。

敵人可是有萬騎,再加上大批高手,堅守著四日可不容易!

之所以是四日,蒙武千裡奔襲而來,雖然可以在三日之內到達,但超長時間的行軍也必然會導致這一支部隊疲憊到了極點,戰力幾無。

因此,等到蒙武快到接近天棄山之際,勢必是要先隱藏起來進行一日休整的。不休整一日,這三千黑騎就算來了也根本不可能是楊素的對手。

“公子,這山寨萬不可守,須從長計議!”蘇定方繼續開口道。

“定方所言有理!”王羽點頭讚同道,這山寨雖然險要,但守在這裡隻會是一條絕路。

整個山寨也隻有七百人,而且,這些人可是土匪,在戰力上如何與三王亂軍相比。再說了,這裡也冇有什麼防守器械,裝備也無比簡陋。

除此之外,便是人心了。萬餘騎兵浩浩蕩蕩而來,底下那些匪兵早已人心惶惶,他們何曾見過這般陣仗。

最重要的是,一旦他們決定死守山寨,那可就冇有退路了。

據許褚所言,這山寨之前乃是另一夥強人所建,隻是領頭那人作惡多端,儘是魚肉百姓之徒。在其一日下手劫掠百姓之時,被許褚幾人順手宰殺,之後許褚、馮遷朗他們便占據了此地。

若是一開始由蘇烈建寨,蘇烈定不會選擇此地。此地固然占據了這天棄山最為險要之地,但同樣,進出之路隻有一途。若是楊素破寨,他們根本退無可退。

依靠山寨進行固守,又是麵對楊素這等名將,敵方更是高手如雲,縱然是蘇烈在各種防衛器械幾無的情況下也不敢保證自己可以防守四日。

因此,蘇烈便提出了棄寨。這天棄山這麼大,山寨這裡隻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他們縱然冇有山寨,也可以依靠地利層層進行抵擋。

反而,當他們走出這片山寨的時候,纔有機會將這盤棋走活。這天棄山這麼大,楊素一萬人看似很多,但若是扔進這大山之中,連個浪花都翻不出來,短時間之內根本不可能找到他們。

“這些人恐怕不能全部帶上!”趙匡威走進大堂,凝眉開口道。

兵貴精,而不貴多,這些匪兵有不少人已經人心惶惶,將他們留在身邊,不僅起不到任何的幫助作用,反而會有可能造成反效果。

而且,人數一多了的話,就容易露出破綻,也容易被找到痕跡。

這些話王羽本人不方便說,但趙匡威卻可以。畢竟,前兩日王羽才答應了許褚幫他妥善安置這幫兄對。

隻是,當趙匡威說到這一點的時候,蘇烈卻是雙目之中精光一閃,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麼。

果然,趙匡威此話一出,許褚先是有些不樂意了。當初若不是還冇有安置好這些兄弟們,他早就已經解散山寨去尋找雄闊海了,又何必等到今日!但現如今,卻讓許褚拋棄他的這些兄弟們,你讓許褚又如何可以樂意!

許褚反對,王羽也隻能示意蘇烈一眼。蘇烈與許褚不同,這兩人一個統帥,一個猛將。相比許褚,在許多的時候蘇烈都會更加理智,他知道什麼時候該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大哥,敵軍勢眾,帶上這些兄弟反而是害了他們,與其如此,倒還不如讓兄弟們自行選擇去留……”蘇定方滔滔不絕地勸誡道。

蘇烈的意思倒也很簡單,底下的那些兄弟們若是選擇繼續跟著他們的,那他們就繼續留下。若是不願意再追隨他們的,這些時間以來他們山寨之中也有一些積蓄,到時候分給他們那些兄弟們便是。

“可如今出山之路皆有官兵把守,兄弟們又如何走脫得了!”許褚依然還是猶豫道。

到時候,這些兄弟們就算是想要離開,但各個出山口把守了眾多官兵,這些兄弟們恐怕一露頭就得被官兵們全部拿起來。

“大哥放心!……”蘇定方苦笑一聲,隻得繼續和許褚解釋道。

縱然楊素真的將這些想要離開的兄弟們全部抓起來,可楊素也不會輕易斬殺這些兄弟們的。到時候,楊素的第一反應恐怕是從這些兄弟們的口中逼問出他們的些許訊息來,而不是斬殺他們。

對於楊素來說,斬殺上一窩土匪對於他來說並冇有什麼意義。

當然,蘇烈說是這麼說,可心裡麵具體是怎麼想的那可就不一定了。一將功成萬骨枯,對於這些名將來說,隻要最終可以取得勝利,些許的犧牲也並非不可以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