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長,我那匹寶馬雖然不能贈予兄長,不過,這美酒佳釀卻是不缺!”程哲笑著讓手底下的下人們搬來數壇烈酒,這些烈酒皆是他花費重金從大武皇朝求購而來。

“果真好酒!”雖然並未真正品嚐,但僅僅是這略略的一聞,呂神魔便已經準確地判斷出了這些烈酒的品質。

他生平最是好武,其次便是神兵寶馬,而這第三嘛,便是好這天下美酒了。尤其是烈酒,他最是喜歡。

“如此烈酒,你用這些東西怎能喝出滋味來?換大碗來!”呂神魔嫌棄地丟掉案邊的小酒樽。

程哲一笑,便是示意下人按著呂神魔的意思去辦了。

“兄長,這幾天的時間裡,這天下的年輕人才儘皆聚於京都之中,不知兄長可曾發現什麼有趣之人?”一邊品嚐美酒,程哲一邊好像是不經意地向著呂神魔問道。

聞言,呂神魔則是深深地向著程哲看了一眼。他的出生不過是一介草根,但卻如今成為了大蒼第一戰神,自然並不是一個莽夫,有著獨屬於自己的智慧。

程哲這句話一問出,呂神魔便已經猜到了什麼。

“哲弟,我知你速來走的與太子相近,隻是,這件事情還是莫要插手的好!”呂神魔歎了一口氣說道。

“兄長此言何意,小弟實在不懂!”趁著喝酒之中隱去了眼角的那一絲慌張,程哲故作不懂道。

“禁軍少了三百士兵,你當我這個禁軍統領,真的絲毫不知嗎?”呂神魔帶著一絲怒氣說道。

呂神魔,大蒼第一戰神,在冇有戰事的情況下,平日裡便負責守護皇宮的安全,作為保護皇帝陛下的一道防線,乃是禁軍三大統領之首。

而禁軍三大統領作為守衛皇宮、守衛都城的人選,自然都是軍中的佼佼者。其他二位統領雖然遠無法與呂神魔相比,但神將的水平還是有的,即便是初入神將也是神將。

“今日出城之時,我遇到了鎮東將軍府少將軍,其身後有一人,實力深不可測!”數年的兄弟之情,呂神魔終是冇有拒絕回答這個問題,把對方想要知道的說了出來。

“大哥說笑了,以你的實力,有誰可以說上一聲深不可測?”程哲表麵上不以為然道,但是實則上早已打起了精神,準備聽呂神魔接下來怎麼講!

“若吾感應冇有錯的話,那人當有天人後期的修為,而且是極強的那一種天人後期。即便是我,雖有把握勝他,但也僅僅隻是勝他,且還必要經過一場苦戰!”呂神魔回憶著那個看似普普通通的人,也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忌憚。

外功,也就是王羽的係統中武力那一欄,包括硬功、速度、力量、反應力、技巧等各個不同的方麵。而這各個不同的方麵結合起來,這才形成了一個人屬性之中的武力數值。

而由於每個人的擅長也有所不同。因此,外功武者並冇有一個完全的界定。除去那幾個大境界之外,其內並冇有更加詳細的劃分。

或許,也就隻有擁有係統的王羽,可以根據其武力屬性可以準確判斷出不同的人其外功的強弱。

但內功武者不同,根據其內力的高低,每一個境界可以劃分爲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其中,在宗師境界與天人之間還有一個半步天人。而相傳,天人巔峰之後仍有天人極限。

不過,有關天人極限呂神魔瞭解得並不多,隻知道這個階段的天人高手如同在外功修為上達到了最巔峰那般可怕。以他的實力,對戰天人巔峰毫不遜色,可麵對天人極限,還要差上一點。

畢竟,呂神魔的外功雖然當世罕見,但他的內功卻也隻有宗師水平罷了,對於天人級的瞭解,實在是不多!

聞言,一直仔細傾聽的程哲終於露出了一絲驚訝。天人後期,這當真是出於他的意料之外。

根據他們之前的情報,王家之中也不過隻有一位天人初期罷了。而且,此時這位天人初期應該還呆在王家之中冇有出來。現在,從何處又出現了這麼一位天人後期?

當然,即便是如此,對於王羽身邊存在其他天人級的高手,他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畢竟,不該來的人來了,本該返回的人卻至今冇有返回。

隻是,天人後期,這當真是有些令程哲有些意外了。天人初期和天人後期相比,這可絕對不是一個概念。

天人後期,這即便是放在整個大蒼皇朝之中,也已經是最頂尖的那一批了。

“好了,那馬兒雖是你送給充兒的,不過,在送出去之前,我這當老子的趁這個機會再多騎一段時間好了!”

呂神魔起身說道,隨便找了個機會先暫時離開這裡,給義弟程哲留了一會兒獨處的空間。他知道,他會需要這短暫的時間的。

“去,把他交給殿下!”匆匆寫了一封書信,招來一個親信向他嚴肅地說道。

正如呂神魔猜測的那般,今日,他便是已經算計好了王羽進城的時間,並設計呂神魔與之剛好碰上,借呂神魔之手來為殿下試探一下王羽的底細。

以呂神魔那敏銳的感知,若是對方真的有什麼強大的人物自然會注意到。

若是連呂神魔都冇有注意到,那隻能說對方也冇有令他們值得注意的高手了。至於說出現一個實力強大到連呂神魔都無法察覺到的人物,這可能嗎?

隻是,也不知道這個所謂的殿下究竟是哪位殿下了!

……

“這麼多人!”雖然早有聽聞,但即便是王羽,當他來到報名點之前看到這人山人海的場麵,也被這擁擠的人群給震住了。

這段時間是學院入院測試報名的時間,很多地方都開放了報名點,比如京都府、守備府、學院等等,若不以此分流的話,天知道那報名的隊伍要排到哪兒去。

可饒是如此,在每個報名點處也仍舊圍滿了人群。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畢竟大蒼疆域何等廣闊,人口何其繁盛。全國有才之人,無論文才亦或是武才,儘皆聚於此地,又豈能不擁堵!

更何況,此處尚有他國之人,無論是真心四處遊學或者是闖蕩之人,亦或是各國探子,都給此處帶來了更多的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