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他,雖然他們這一次乃是夜襲,但敵軍的抵抗力度卻不對。而且,越是廝殺,這種感覺越是濃厚了起來。

就以現在這些敵兵展現出的抵抗力度來看,實在是有些太過離譜。若是三王的軍隊隻有這麼一點戰鬥力的話,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有勝過蒼帝的機會,尤隨風的平亂軍也根本就不可能已經在前線大敗了一場。

就以這樣士兵的戰鬥力,給他們造成的威脅還冇有大營之中那些江湖武者們造成的威脅大。

若是隻有幾個士兵,或者幾十個士兵的話,彆說是宗師或天人級的武者,就算是宗師以下也有優勢。

等閒後天好手,對付上幾個士兵,甚至是十幾二三十個士兵,那就是輕輕鬆鬆的事情。到達先天之後,這先天隻要不傻,懂得揚長避短,利用好自身的優勢,就算對付更多的士兵也可以做到。

但若是放在戰場之上,他們幾千人組成戰陣嚴嚴實實地向前衝殺的話,宗師以下根本就堅持不了太長時間,遠遠比不得同級的一流武將或超一流武將。要不然,為何這是朝堂的天下,而不是江湖的天下!

而如今在這戰場之上,這些江湖武者造成的威脅,甚至比那些士兵還要造成的威脅大。若是連這一點問題都冇有察覺的話,那蒙武可就枉為名將了。

況且,直到現在,敵軍中的大將南宮七星仍未出現,這本身就又是一個問題!

“叮,林沖天雄技能發動。

天雄:天雄星命格之人獨有技能,不同人覺醒其具體強弱效果有所不同。

效果一,丈八蛇矛緊挺,霜花駿馬頻嘶。以槍、矛類武器交戰之時,若手持神兵利器,則兵器增幅效果翻倍;若手持普通兵器,亦可獲點1點武力加成。

效果二,單挑之時,根據雙方武力高低,降低對方武力值1~3點。

效果三,當與其餘三十六天罡技能共同發動之時,可組成組合技天罡神將,天罡神將與地煞神將可組成終極組合技之一天罡地煞。

林沖天雄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1,基礎武力97,丈八蛇矛 1,武將 2,當前林沖武力上升至101。”

“看矛!”說話之間,林沖挺矛直刺,但蒙恬對此卻就像是冇有看到一樣,依舊自顧自地向著敵軍的兩名將領橫槍而出。

“找死!”這兩員將領冷笑一聲,二人各自橫刀進行格擋。

剛剛,這兩員將領聯手對上了蒙恬,但即便是彙聚他們兩個人的力量,也最終不是蒙恬的對手。

畢竟,他們兩個人放在三王的軍隊之中,也不是什麼大人物,也就是最底層的那種將領,實力也不過隻有一流罷了。

但縱然是還處於成長階段的蒙恬,這個時候的武力也已經達到了超一流,可不是他們這兩個一流級彆的可以相比的。

眼看著這兩個人即刻喪命於蒙恬的玄雍破陣槍之時,兩名手持鐵鏈的江湖武者參與了進來,雖同樣隻是後天一流,但手段卻頗為詭異!

那兩員三王將領正麵對抗,兩名江湖武者以鐵鏈限製蒙恬手中玄雍破陣槍的發揮,合四人之力,終是將蒙恬壓製在了下風之中。

蒙恬的玄雍破陣槍,乃是一把槍頭為三角形狀的長槍,槍頭之中似乎還鑲嵌了一顆寶石,在月光的照射之下,散發出一陣詭異的紅芒。

這樣的武器,一看就是神兵利器無疑,也並非普通人就可以擁有的,因此,蒙恬這才一再遭到了圍攻。

好在,人群之中的林沖剛好就在附近,並及時發現了蒙恬的窘狀,隨意從戰場上搶了一匹戰馬,便一矛直取蒙恬後腰的位置。

三王陣營的那兩名將領聯手接下蒙恬的攻擊,而此時,不僅是林沖的矛,就連剩下的兩名江湖武者的鐵鏈也呼嘯著向蒙恬纏繞而來。

見此一幕,那兩名將領齊齊在心中暗罵了一聲,蠢貨!

“噗!”矛刃刺穿肉陣,連續兩具殘破的身體被遠遠地拋飛了出去,林沖此人,忍起來真能忍,但狠起來下手也絕不留情。

一矛兩擊,直取要害,冇有給這兩人留下半分的生機,當場便是索了這二人的性命。

話說,好好的豹子頭林沖,現在都變成了背刺小能手了。唯一的兩次出手,皆是在背後偷襲,一次是幫趙雲,而另一次則是幫蒙恬。

“你這混帳!”那兩員將領連聲怒喝,到了此時,這二人又哪裡看不出這林沖分明就不是他們這邊的人。

同時,這二人心頭更是一陣冷汗滑落,心中各自一陣後怕湧出。剛剛這一矛幸虧對準的目標不是他們二人,否則,現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他們兩個人了。

“林軍侯,你我二人,儘快解決這二人!”蒙恬向著林沖招呼一聲道。

就憑對麵這兩個一流的貨色,蒙恬若是花些時間的話,他一個人也有能力解決。隻是,蒙恬並不是一個習慣於逞一人之勇的武夫。能有速戰速決的方式,他卻並不願意在這裡浪費時間。

“不好!”對麵的那兩位將領心頭暗道一聲不妙,正想要“暫避鋒芒”之際,但林沖卻已經配合蒙恬堵在了這兩個人的背後。

“受死!”蒙恬一聲低喝,玄雍破陣槍一閃,以槍為刀,則條長槍重重地劈將了上去。

“叮,蒙恬武將技能發動。

武將:超一流武將特有技能,發動後武力暫時性 2,對於武兵技能擁有者可額外造成1點武力壓製,對於無境界技能擁有者可額外造成2點武力壓製,可進階為武王。

受蒙恬武將技能影響,全德武力-1,當前武力下降至85。”

“呯!”一道重擊,全德直感覺一道大山向自己襲來,整個人的五臟六腑如同被火焚一般,當即便是絲絲縷縷的鮮血從嘴角溢位。

“媽的,老子和你拚了!”這武將雖然本事不怎麼樣,但這樣子卻也剛烈,既然已經無法斷避,那索性便拚死一戰,寧死也要努力拉上一個墊背的。